笔趣云享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改革者 > 正文 第8章 治疗
    论对人类身体的了解,陈诺自称第二没人能称第一。

    他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不过他却知道怎样去刺激暂时打开人体的潜能。

    看着吃下人参丸子进入修炼状态的魏傅,陈诺用手指夹起两根细长的针走到魏傅伸手,手中寒光一闪两根针灸刺进了魏傅的腰侧。

    那里是肾上腺的地方。

    在掌握神 通法术之前,人体的控制如果说是靠神 经,那人体的生理活动包括细胞分化分裂则是靠激素和内分泌物质进行调节。

    这也是现代原本很多无法治疗的疾病,在激素药物发展起来后纷纷得到攻克的原因。

    肾上腺受到刺激分泌出更多的肾上腺素,魏傅的心跳和血液流动加速,全身血管扩张,人体的活动速率开始加快,能量水平在提升。

    “接下来是肝胆胰,加快身体储备脂肪的分解为接下来的修复准备好能量供应,同时也提高肝的解毒功能。”

    通过呼吸和皮肤毛孔的变化,陈诺一双眼睛仿佛看透了魏傅体内正在发生的事情,在肾上腺扎下两根针后,等待了几秒手中的寒光闪过,3根细针相继扎到了肝胆胰上面。

    “这是......”

    张文斌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骇,如果陈诺第一步扎肾上腺还看不懂,那现在这3针扎下去他就明白了。

    “这种治疗思路不可能,人体这么复杂怎么可能有人能了解一切,这不可能!”

    张文斌慌乱的样子,让旁边的魏老三看到心绪也是提了起来,忍不住问道:“张医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做不到,这种方法和治疗思路不可能成功的!”

    张文斌依旧不敢相信的第摇头,原本他以为陈诺是依靠修炼者的手段刺激细胞加快分化治疗魏傅的伤势,那这就超出了他范畴就无法理解,可他没想到陈诺居然采用常规针刺法来达成这个目的。

    这根本不可能,人体奥秘是何等的深奥,人体的具体运转机制至今人类了解都还没有一半。

    “不可能成功,那失败了会怎么样?”魏老三听到不可能成功脸色骤变,急忙问道。

    “失败了可能身体会消耗严重,更大可能是猝死。”

    猝死?

    魏老三急了,脚步往前想要阻止,但却被张文斌阻止了。

    “魏三爷,现在老爷子的情况已经无法阻止,他储备脂肪分解产生的庞大能量必须要消耗,现在停止那只会心力衰竭而亡。”

    张文斌看着皮肤在发红,呼吸也越来越重的魏傅,摇摇头表示并不看到陈诺的这个治疗手段。

    “该死!”

    魏老三看着呼吸如同拉风箱般看起来就快要不行的老父亲,看着神 闲气定的陈诺神 情有些发狠,可张文斌的话却又让他不敢过去阻止,生怕过去阻止魏傅直接就挂了,只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在转来转去。

    “第3步,肺部经络血管......”

    陈诺没管魏老三的着急,专心在看着魏傅的状态,在魏傅的呼吸节奏到达某个程度后手突然在针套上面拂过。

    一根接着一根闪着寒光的细针被他刺进了魏傅胸口胸侧以及后背上,针刺入的深浅不一,分别对应了心脏还有肺脏的主血管网和神 经网,更进一步刺激调节肺脏的血运速度和细胞活动速度。

    观察了一会儿,陈诺的右手宛如幻影般在魏傅胸口四周移动,用手指轻弹着刺在上面的针。

    这一下仿佛有了奇 效,原本呼吸如拉风箱般看起来快要不行的魏傅呼吸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虽然呼吸依旧又重又大,但节奏却是变得平顺缓和。

    这!

    张文斌在这一刻仿佛见了鬼,魏老三快要杀人的样子也愣了愣。

    “前期准备工作完成,第4步,脑域的刺激调节......”

    陈诺抽出3根最细也是最长的针,神 情也变得严肃。

    这一次治疗不单是交易,更是一个验证他身体root能力的机会。

    无论怎么样,要想通过刺激细胞快速分化修复治疗魏傅的伤势,脑域是一个怎么都避不开的地方。

    可哪怕身体root了,陈诺对大脑的运转机制了解也不深,大脑也是他不怎么敢随意去触碰的领域。

    他知道大脑会分泌多巴胺等各种内分泌物质,这些内分泌物质是身体活动和神 经活动必不可少的物质。

    他知道在什么情况会进行分泌,也知道当他想要控制身体某个部位细胞快速分化时大脑的分泌反应和神 经反应。

    只是大脑为什么要这样分泌和反应,他也还没搞懂。

    这就跟手机root后,他拥有完全控制权限,面对系统底层代码的却还是懵逼一样。

    他现在对自己大脑唯一的改变,那就是在缓慢提高大脑的神 经元密度,缓慢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和智商。

    耐性观察着魏傅的状态,陈诺深呼一口气,轻轻转了转手中的长针。

    就是现在!

    在魏傅呼吸节奏更进一步加快的时候,陈诺的手仿佛闪电般挥出,长针闪烁着寒光刺穿了魏傅的头皮穿透了从头骨缝隙中以不同地角度扎了进去。

    “啊!”

    看到这么长的针刺入了爷爷的头颅,正在观看的魏子卿忍不住惊呼出声。

    成了。

    陈诺观察了魏傅的反应,发红的皮肤在消退,密密麻麻的汗珠从皮肤上滚下来,带走身体代谢废物也降低体温,原本又重又急的呼吸也开始平缓。

    只有那心跳越来越快,把血液中来自身体各处的营养物质泵入肺脏以满足细胞快速分化分裂的消耗,也把肺脏细胞快速分化修复产生的废物通过血液带走。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身上衣服都被汗水浸湿的魏傅一直保持在200以上的心率开始缓缓下降,这揭示了魏傅肺部的暗伤被在细胞快速分化中完全修复,大脑司令官开始控制把身体的活动降下来。

    如果说开始陈诺是趁大脑司令官不注意,利用针刺刺激魏傅肾上腺、肝胆胰、心脏、肺脏,那当3根长针刺入大脑,大脑就完全苏醒了。

    大脑醒过来,第一时间肯定是想降低这种对身体负担伤害很大的剧烈激素分泌和过快心率,可紧接着它就发现了体内分解脂肪堆积产生了几乎要爆炸的能量。

    这股能量不快掉消耗掉,这具身体直接就要挂了啊。

    没办法,醒过来的大脑也只好配合着陈诺的意图,释放内分泌物质调动身体完成肺脏的修复。

    现在修复完成,能量危机也解除,一切也该回归正常了。

    在苏醒的大脑司令官面前,肾上腺、肝胆胰哪怕扎了针也要乖乖听话。

    “这段时间老爷子喝多点水加快体内废物的代谢,再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陈诺看到魏傅睁开了眼睛,伸手一一把他身上的针摘了下来。

    针摘完后魏傅才敢大口呼吸,感受肺部通畅舒服的感觉,激动地撑着有些虚弱透支身体站起身,向陈诺躬身感谢道:

    “多谢陈先生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