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改革者 > 正文 第21章 骚操作(新书求推荐)
    第二天上午,林姐从床上醒来,起身伸了个懒腰。

    胸前的饱满和纤细的腰肢舒展出诱人的曲线,但下一刻她就愣住了。

    “这是什么地方......”

    “醒啦。”

    坐在阳台拿着一份林倩心脏影像片的陈诺抬起头,“你妹妹心脏病发了,这里在医院。”

    “什么,小倩心脏病发了!”林姐神 情一怔,急忙喊道:“她没事吧?”

    “小心点,别吵醒你妹妹。”陈诺伸手指了林姐身后的病床,摇头。

    林姐下床跑到妹妹查看,在看到林倩脸色如常,旁边的心电监护也没太大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多谢你,陈诺。”

    林姐走出阳台,对陈诺深深感谢道:“我妹妹一出生心脏就不好,经过多次治疗和手术我们都以为稳定了,没想到又突然病发。”

    “这种先心畸形病症除非换心脏,单凭手术还做不到根治。”陈诺扬了扬手中的影像片,摇头。

    论对人体的研究,不管是在都市修仙世界,还会现实主世界,他认第二都没人敢认第一。

    先心患者一般都是心脏先天畸形或者心脏先天发育不良。

    大部分严重的患者都活不过3岁,有些甚至出生几天甚至几月就走了。

    像林倩这样算是比较严重的先心患者,能活到这个岁数就真的是天使,需要在家人和亲朋十足十的爱护下才能长大。

    叮铃铃!

    这时,陈诺放在病房内充电的手机响了起来。

    走进去把和护士妹子借的充电器拔下来,陈诺看了眼手机,邵凯旺打开的。

    “诺哥,救命啊,我把张巧睡了!”

    电话接通没等陈诺说话,邵凯旺救助的声音就喊了出来。

    “咳咳......”

    陈诺差点儿被口水呛到,想起昨晚张巧说的情况,问道:“是你把张巧睡了,还是张巧把你睡了?”

    林姐在阳台听到陈诺的话,也突然来了兴趣从阳台走进来。

    邵凯旺和张巧这两个单身狗她可是撮合一年多都没反应,昨晚大家喝完酒诉完生活的艰苦,当天就有成效了?

    “这个......好像是她把我睡了,我一觉醒来就发现两人没穿衣服抱在一起了,脑海中只有隐约的记忆。”

    电话里邵凯旺的声音有些尴尬。

    这还是一个雏。

    “张巧呢?”陈诺抑制住爆笑的冲动,耐性问着情况。

    “我醒来后就走了......诺哥,床单上面还有血迹......”邵凯旺的声音有些慌张不知所措。

    “......”

    你确定你小子不是在炫耀?

    “赶紧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点的衣服,然后去找人家姑娘家。”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都睡一块了还在磨磨唧唧!”

    “是不是看不上张巧?看不上我还有很多朋友是单身狗,我把张巧介绍给他们。”

    陈诺没好气的说了几句,不顾邵凯旺着急的声音就把电话挂断了。

    麻蛋,有人跟他说过直男终究会遇到属于他的直女,以前他还不信,现在有点儿信了。

    邵凯旺这么怂,睡他的张巧居然也还是雏。

    他真的怀疑到底邵凯旺是主角,还是他是主角。

    “之前大家说撮合你和张巧,你又要拒绝,现在羡慕了?”林姐大概猜出了陈诺和邵凯旺的对话,揶揄着笑。

    “羡慕,我羡慕死了,不过张巧性格比较强势,不适合我,要是换成林姐你那还可以接受。”

    陈诺耸耸肩,他过了看脸就是爱情的年龄了。

    虽然看脸依旧会鸡冻,可真要找女朋友注重的还是两人的性格差异。

    “昨晚这么好的机会你又不动手?”林姐妩媚看了陈诺一眼。

    “林馨小姐,那今晚请你喝酒?”

    酒醒后的女人,陈诺丝毫不虚,挑挑眉目光充满侵略性扫过林姐成熟诱人的身躯。

    “想得美,过时不候。”

    林姐有些承受不住陈诺眼神 中的侵略,白了一眼转过身。

    “不过我真没想到张巧有这么喜欢凯旺,能放下女孩子的面子这么果断。

    我还以为他俩会拉扯一段时间,或者干脆错过了。”

    “这你想太美好了,除了凯旺纯洁一点,大家都不年轻也不单纯了。”

    听到林姐的感叹,陈诺摇了摇头。

    “张巧其实不见得真那么喜欢凯旺,只不过她明白她的性格比较少男人能接受。

    跟其他男人就算在一起了,最后的结果要么她委屈自己,要么就是吵翻分手。

    这样衡量下来,也就凯旺这个在生活上随和的人跟她才最合拍。

    如果说爱情是心灵情绪的共鸣,那还在为物质生活操劳的人是没有爱情的。

    大部分都是妥协在一起,真扪心自问,他们没几个是因为爱情。”

    林姐低头思考了几秒,突然抬头笑问:“那你呢?

    我可是听说之前公司有人分手,是请了一星期假,花了三个月工资去天天当新郎。

    各种学生、护士、熟女、萝莉、教师等体验个遍,号称要用一场洗礼带走分手的痛苦烦恼。”

    “......”

    陈诺嘴角抽搐着,无语道:“亲爱的领导,记前任员工的黑历史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没办法,别人分手要么买醉,要么郁郁寡欢,要么快速找下任代替前任,只有你这个分手操作是我见过最骚的。

    你好像当初还发过朋友圈......我找找看。”

    林姐说着拿出手机,打开陈诺的朋友圈往下拉,想要找到当年陈诺发的朋友圈。

    “别看了,半年朋友圈,那事情早过去了。”陈诺耸耸肩,对林馨的问题最终还是没有回答。

    在两人聊天时,楼上的肿瘤科,昨天寄出的一个本城快递也已经到了。

    “喂,你好,请问是张建平先生吗?”

    “张建平是我爸,怎么了。”

    大学请假回来照顾父亲的张伟良手机,神 情有些疑惑。

    这个时期还会打电话给父亲的,几乎都是一些亲朋亲戚,可这个声音很陌生,对方也不认识自己。

    “张先生你好,我有一个送到市人民医院4楼肿瘤科的快递是你父亲的,请问你现在方便签收吗?”

    “快递?”

    张伟良转头看了眼正呼吸着氧气,一夜没睡现在好不容易睡着的父亲,打消了叫醒他询问情况的念头。

    “可以,你把快递拿上来吧,4楼436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