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改革者 > 正文 第22章 CT照片
    “是什么快递?”张伟良接过快递看了一眼,询问道。

    “寄件标注的是照片和信封。”

    快递员伸手把撕下来的快递单号放好,回了一句就脚步匆忙的离开了。

    肿瘤科死气沉沉的病房和走廊,脸上不言苟笑的护士医生,楼道隐约的哭声,这对他来说感觉太恐怖了。

    “照片和信封......寄件人是陈德彪?”

    张伟良看着快递单上面的信息,摇头回去病房把快递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

    “伟良,是谁啊?”

    这时,睡下去还没有40分钟的张成兵虚弱地转过身,看着儿子眼中有疑惑,更多的留恋。

    癌细胞已经扩散不可控制了,这些癌细胞除了侵占正常组织的空间影响器官功能,每天还从身体上吸取大量的营养。

    这种情况,病人的身体会一天比一天差,或许今天还好好的,晚上人就要不行了。

    癌细胞增殖的数量越多,营养掠夺的就越快,病情越到后期就越是如同山崩。

    面对这种超过身体正常代谢的营养掠夺,医生对张成兵的病情给出的时间是20天,差的话估计就一两个星期。

    “爸,怎么不睡多一会儿。”

    张伟良走过去扶着父亲帮忙坐起来,肺癌,躺着呼吸更难受。

    “眯一下就好了,睡不着,喘气难受,胸骨痛。”

    张成兵缓缓摇头,举起手摸着儿子的头,眼中闪烁着泪光。

    “爸应该看不到你大学毕业,以后成家立业了......”

    “没事的......爸,会没事的.......”

    这些天偷偷哭过很多次的张伟良在父亲一句话之下又几乎要泪崩,声音哽咽地在摇头。

    病房一时陷入沉静,过了一会儿张伟良拿过床头柜上面的快递。

    “爸,陈德彪是谁,您认识吗?”

    “陈德彪?不认识.......”张成兵想了几秒,摇头,“怎么了?”

    “这有个快递寄给您的,寄件人写着陈德彪,我拆开看看。”

    张伟良撕开密封包装的塑料袋,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嗯?

    东西一拿出来,张伟良就发现了不对劲,照片上面的图像是CT影像。

    把照片拿起来看了一遍,张伟良脸色骤变。

    他看过父亲的CT影像片,明白上面这样大的阴影是什么东西,可两张照片,一张有阴影,一张却是没有。

    PS恶作剧?

    张伟良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这个念头,把快递件里面所有东西拿出来,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3颗白色药片,一张折叠起来的信纸。

    伸手打开信纸,几行手写的文字映入了眼帘。

    【每个人的体型不同,肋骨间隙、肋骨直径、胸腔大小等数据也不一样,我相信你们可以找医生辨认出这是同一个人的CT片。

    这是一份治疗癌症的药物,还没有通过临床试验,快死了,应该不会害怕吃下它吧。

    温馨提示:吃药之前吃多几块巧克力,喝至少1升水,另外让亲人准备好葡萄糖以备不时之需。

    一个把你们从死神 手中抢回来的好人留,勿谢。】

    “这......这,这!”

    张伟良神 情充满了不敢相信,伸手拿过那两张照片,仔细比对着上面的数据。

    很多人都没注意到,其实在每一张CT片除了影像图,上面都还标注了一些数值和字母。

    这些字母代表了扫描厚度,扫描机器号,扫描组织的密度参数,扫描间距等信息。

    张伟良看不懂这些数据的意思,不过这不妨碍他对比两张照片的参数是否一样。

    几分钟后,对比了3遍,张伟良确定除了CT影像阴影区两边的数据不一样外,其他部分的数据都相差无几。

    “伟良,怎么了?”张成兵看到儿子神 情不对劲,喊了一声。

    “没什么,我找下医生看今天什么时候查房。”

    张伟良愣了下摇头,把那3颗药品放口袋,拿着照片信纸去找医生。

    事情还没确定,他不敢跟父亲说。

    就生怕这是谁的恶作剧,让张成兵大喜后又大悲身体承受不住。

    “黄医生......黄医生!”张伟良跑到办公室,找到父亲的主治医生。

    “怎么了,是不是你爸有什么意外?”

    看到张伟良急匆匆的样子,刚开完早会的黄医生下意识一位张成兵要不行了,急忙站起身。

    “不是,我爸今天早上收到了一个快递,上面寄了这两样东西。”

    张伟良把信纸和照片交给黄医生,药则放在口袋中没拿出来。

    虽然这是托家里亲戚关系找的医生,但事关父亲的生命他还是谨慎保留了一份戒备。

    “这是......”

    黄医生接过信纸看了几眼,脸色立马就变了,急忙把两张照片拿起来放在眼前查看。

    “黄医生,这是不是真的?”张伟良迟疑喊了一声。

    “我也不确定,看样子很像是同一个人的CT片,可这内容......”

    黄医生感觉自己20多年的医学经验知识发生了崩碎,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照片上两张CT片的内容。

    如果说是真的,那这就是奇 迹。

    如果这是恶作剧,谁又会吃饱了撑着P这么逼真的照片来戏耍一个将死之人。

    黄医生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拿过桌面其他几位病人的CT片,对比了上面的机器识别号。

    “有肿瘤的CT照片,上面的机器号是本院的......”

    得到这个信息,黄医生拿过手机对着照片拍了照发给影像科的医生,然后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喂,黄医生?”

    “吴医生,我发了一张机器号是我们医院的CT照片给你,典型的重大肺癌晚期,你查一下片号看是不是近期来我们医院拍的片。”

    “等等,我看看......不用查了,这个片有印象,前几天门诊蒋医生开的拍片单。

    肺癌晚期,胸骨胸膜转移,甚至怀疑腹腔也被转移侵袭了。

    记得那还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这两天我们都还在讨论可惜。

    现在他是来住院了吗?听蒋医生说当时对方得知自己肺癌晚期,离开医院就没回来了。

    要我说这样的晚期肺癌住不住院都没意义了,趁身体还走得动,劝他别花冤枉钱了,把钱留给家人最后去多看看世界,这也不枉来世间走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