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改革者 > 正文 第23章 遗嘱
    “癌症特效药?”

    刚开完会回来的院长,听到秘书的汇报脸色有些古怪。

    “这具体什么情况?”电梯按下四楼的肿瘤科,院长转头问道。

    虽然他转向行政从一线退下来很多年了,可作为曾经的医生和现在的医院院长,他落后的只是外科技术,一些医学知识还是深入骨髓不会忘记。

    癌症是细胞突变增殖的恶性肿瘤,癌细胞的分化变异能力很强,这从逻辑上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特效药。

    任何一种药物,刚开始或许药效不错,可持续一段时间癌细胞没完全灭杀干净,那很快就会变异进化出耐药性,肿瘤就又会死灰复燃。

    “有病人收到了快递,里面有一封信和两张CT照片还有3颗药,初步辨认两张CT照片是同一个人,一份有肿瘤,一份没肿瘤。

    其中有肿瘤的照片影像科那边确定是3天前一位病人过来拍的片,照片的信息情况也属实。”

    秘书跟在后面,快速汇报今天发生的事情。

    不止张成兵受到快递了。

    除了张成兵,人民医院肿瘤科还有其他4位癌症病人也都受到了快递。

    快递中的东西一样,信封和照片的内容也一样,消息在病人之间传开直接就引起了轰动。

    “另一份没肿瘤的CT照片是在哪间医院拍的?”

    院长问起了一个关键信息,如果另一份没肿瘤的CT照片能确定是否真实,又是否是同一个人,那这事情就完全明朗了。

    “第二人民医院,拍片时间比在我们这里拍片晚了3个小时。

    我们调取了3天前的监控录像,再对比第二人民医院的监控录像,确定是同一个人。”

    秘书拿出几张监控录像截图照片,神 情古怪道:“并且第二人民医院也有癌症患者收到了快递。”

    “.......”

    院长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嘴角隐晦抽搐的几下。

    录像中的陈诺既不戴墨镜,也不戴口罩。

    在这边医院脸色苍白,一副快要死的样子,在第二人民医院那边又是生龙活虎,手插裤兜吹着口哨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大哥,您要搞事情那能不能麻烦认真一点?

    不说带个手套隔绝指纹,您好歹也配一个墨镜口罩啊。

    “快递过来的药物送去检验了吗?”

    “没有,病人根本不愿意交出来。”

    “先跟公安机构报警有人卖假药,然后提交一份资料给上级单位,我们现在看看这到底是神 还是鬼......”

    叮咚。

    电梯到达4楼,电梯门刚打开,外面就传来了阵阵罕见的热闹讨论声。

    “张先生,你们这不符合规定,在医院除了医院的供药,其余来历未知作用不明的药物不允许服用这是最基本的规定。”

    436病房外已经站了一位位病人家属或者其他病房的病人,大家都在看着里面医生和张成兵一家人,看着张成兵手中的药眼中闪烁着火热。

    正如陈诺在信上说的:快死了,应该不会害怕吃下它吧。

    他们已经是癌症晚期,已经被现代医学宣判了死刑,这时候有一种可能治疗他们癌症的药物,这怎能不激动。

    也就现在药效没有被确定大家才能这么安分,真要药效确定,那为了活命恐怕早就已经疯狂了。

    “你还吃不吃,不愿意吃那把药卖给我,我出20万药给我吃!”

    等待了许久,门外一位左手带着价格不菲的腕表,在家人搀扶下的中年病人等不及了。

    “爸。”

    中年病人旁边搀扶的女儿听到自己父亲想要试药,下意识喊了一声。

    “虽然不明白寄快递的人有什么目的,但从CT照片和逻辑推测这药物疗效是真的可能很大,胰腺癌转移医生说我活不了几个月,这样爸还不如赌一把。”

    在商场中厮杀出来的中年病人揉了揉女儿的脑袋,看着病房里面被医生拦住服药的张成兵一家人。

    “老哥50万你把药卖给我怎样,我来吃帮大家试药效。

    你现在身体这么差,药物有效果恐怕也经不起折腾。

    医院这边我让律师跟你们签订免责协议,不管我服药后是死还是活,这都和医院无关。”

    “爸!”

    张伟良看着张成兵面对中年病人开出来的50万露出犹豫意动的样子,在坚决的摇头。

    他明白父亲的心思,无非是怕这药是假的,就想多留下一些东西,在走后让子女妻子能少吃点苦。

    但这很可能是父亲唯一的活命希望,他怎么可能接受为了50万就去放弃。

    “成兵,把药吃了吧,我们不要50万。”

    早上煲了汤过来医院的张伟良母亲红着眼眶让丈夫把药吃了,至于另一边刚被从学校接过来的张伟良妹妹早已经流着泪说不出话。

    已经赶到医院站在病床边的张成林,伸手揉了揉眼睛。

    “二哥,咱们张家还不差这点钱,跟医院签订免责协议服药吧。

    真要有意外,以后小琳上大学我这边帮衬,你不用太过担心。”

    这时,刚才在劝阻的黄医生等人听到免责协议也不再说话了。

    他们是希望张成兵试药,毕竟这事情是真的可能性挺大,都已经在等死了,去拼一把又何妨。

    不过为了避免被牵连,面对张成兵开始想要服药的行为,他们又不得不劝阻。

    没谁容易,没谁是圣人,都是为了生活,做不到那么高尚的损己利人。

    “伟良,小琳,你们把手机录音打开吧,爸也没什么力气写字了。”

    沉默了一会儿,张成兵还是决定服药,示意儿子女儿打开录音准备把后事交代下去,以防吃了药醒不过来留下纠纷。

    劝阻围观的黄医生和一众患者家属看到这在准备交代后事,也都很自觉的离开病房。

    “录音打开了吗?”等了十多秒,张成兵问了一声。

    “爸,打开了。”

    “我也打开了。”

    张伟良兄妹俩哽咽的回复。

    “成林也听一下吧,二哥真要没醒过来,今天这事情你就当个证人。”

    “爸这辈子也没赚到什么钱,你们母亲陪我吃了几十年的苦家里住的房子就留给她,小琳还要读大学,前几年家里投资买的那套公寓就给你,家里的存款加一部车就给伟良,另外......”

    张成兵靠在床上,神 情疲倦,把心里面想了许久的遗嘱缓缓地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