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bx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bx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女战神的黑包群》正文 第3206章 原配罢工了5_女战神的黑包群_科幻小说_笔趣云享 笔趣阁
笔趣云享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女战神的黑包群》正文 第3206章 原配罢工了5

《女战神的黑包群》正文 第3206章 原配罢工了5

 热门推荐:
    其它人听了东姝的话,心里若有所思,面上却是半分不显。

    侯府水深,谁又会轻易的将真实的情绪表露呢?

    大家都端得很紧,心思也埋得很紧。

    这个时候,便是有些想法,也不会真的表现出来。

    大家和气一团,还是说说笑笑,不过侯夫人贾氏面上的笑意,却是不自觉的减轻了一些。

    贾氏自然要笑不出来了。

    新婚妇人,如今还很有精神,这说明什么呢?

    要么说明这妇人,身体过于康健,十分耐造。

    一般情况下,将门出身的姑娘,可能会是这样的体质。

    可是东姝出自吏部员外郎的府上,那是正经的文官。

    而且也没听说过,这魏小姐从前学过武艺。

    所以,身体过于康健,不太可能。

    那么便是另外一种……

    自己的这个二儿子,是个不中用的。

    为人母亲,便是二儿子不得自己偏爱,可是还是会关心几分。

    真不中用,这可不是长久之计,万一对子嗣有碍,那……

    贾氏忧心不少,其它人心里也是猜测纷纷。

    不远处的宋绮云一直竖着耳朵,在听这边的热闹呢。

    一听这些妇人说起了荤话,心里说不清是何种滋味。

    偏偏,东姝这个时候,又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

    明明……

    表哥说了,他与那女人没发生过实质的关系,可是如今听东姝的意思,这是已经发生了?

    表哥不是说,准备了香料,会让人产生幻觉,只是听东姝这意思,似乎她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感觉了?

    宋绮云不太明白,心里乱糟糟的,偏偏还需要应付着侯府上这些娇小姐们。

    东姝可不管自己扔下的这些水雷,会将这些人炸成什么样,也不管薛易会因为自己这些话,而遭受怎么样的异样的目光?

    相比他算计原主的,东姝如今还的,万分之一还不及呢。

    不急呢,刚新婚而已,时间还早,慢慢来。

    不服就在线掰头,没得怕。

    而且,以为给薛易扔下一个疑似不行的锅就完了?

    东姝微微一笑表示,大招已经好了,这就准备开了。

    这个话题,不经意的错了过去。

    之后,因为薛老太太精神不济,所以大家也便散了。

    东姝倒是与世子妃小贾氏,关系紧密,一直拉着手没散,离开之时,还在说着悄悄话。

    “长嫂,我初来,也不是很懂府里的规矩,长嫂可别嫌我愚笨才好。”东姝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完之后,还低下了头,留下耳尖的一抹羞红。

    小贾氏被拍了马屁,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虽然说她已经是世子妃了,但是也不想遇上难缠的弟妹们。

    原本薛易刚成婚,她这心里还有些担忧,就怕碰上个厉害,又会挑事儿的弟媳妇,那还真是麻烦。

    她是世子妃,总得大度一些。

    可是过于大度,最后委屈的还是自己。

    如今一看东姝这样,谦虚有礼,对自己不管是真实的讨好,还是虚假的,至少表面上还过得去,小贾氏也便满意了不少。

    “咱们府上也没太多规矩,你慢慢熟悉了就知道,如果实在拿不准,便来问过我与母亲,都是可以的,母亲为人和善,你多说些软话,她保准什么都愿意教你的。”小贾氏笑着开口,倒是把一边的余氏看得眼热。

    “瞧瞧,这妯娌俩相处的多好。”余氏其实就是调动气氛的,倒也没有什么别样的心思。

    她对自己如今的生活很满足,便是平时与其它两房有些吵嘴之类的,不过事情过去也便翻篇了。

    如今,也不过就是调笑一句。

    其它人听完,善意一笑。

    倒是东姝有些不怎么好意思的小声问道:“长嫂,就是,我们院子里的仆人,是不是还需要另外打点一番?”

    一听东姝这样说,小贾氏还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道:“弟妹怎么这样问,咱们侯府虽然规矩不太多,但是对于仆人的管束还是严格的,你是主,他们是仆,哪里来得,需要你来打点,他们才服管的道理?这话要真传出去,那母亲怕是要被非议了。”

    “原是如此,早上夫君与我说,一早起来去打点了一下院里院外的仆人,说怕打点不到位,以后再对我这个新妇不敬,我这才想着多问一句,怕自己不懂规矩,再冲撞了母亲的脸面。”听小贾氏这样说,东姝不太好意思的再次开口。

    小贾氏听完,面色微变,好在她调整的很快。

    “你且安心,府上的仆人,管束的很好,断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二弟许是过于关心你,怕你受了委屈,才这样说的。”小贾氏想了想,圆了一下这个话头。

    只是心里,却已经想到了别的地方去。

    薛易有些心思,而且心思沉,这一点小贾氏知道,世子薛晏也知道。

    只是如今一看,这心思会不会过于多了些?

    而且,他这样跟自己的新媳妇说话是什么意思呢?

    小贾氏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东姝却是深藏功与名,不怎么好意思的应了声。

    这一早上,状也告了,关系也挑拨了,东姝觉得还是圆满的。

    东姝就不信,薛易有心思的事情,世子会一点也没察觉,不过就是看着是亲弟弟,所以不多设防罢了。

    不过,万一觉得这个弟弟,心思过于深沉,世子还会一点也不设防吗?

    东姝就是要用这件事情,让小贾氏和世子知道,薛易这个人,心思深的很呢。

    而且,还可以利用小贾氏与侯夫人贾氏之间亲密的关系,将薛易的举动告诉侯夫人。

    至于侯夫人会怎么样想,那又有谁知道呢?

    薛易敢做,东姝就敢不动声色的告状。

    原主辛苦为他打江山,他翻脸不认人,还想甩锅出去。

    如今到了东姝这里,东姝会让他知道,看到吃不着,不仅吃不着,最惨的时候,还闻不着,到底有多难受。

    至于宋绮云?

    慢慢来吧,东姝又不是没有这个人的把柄。

    先给小情侣一点机会罢了,之后别的事情挑开了,看看两个人还怎么在一起?

    成全?

    我可去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