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章 看到活人了
    “你个傻缺系统,老子饿不死也能给憋疯了!”常玄一边吃着烤牛肉,一边骂着系统。

    “几个月不见一个人影,老子找谁去弘扬道法!天天自言自语,早晚有一天老子成不了道尊,成为疯尊倒是不远了。”

    “没有娇滴滴的小娘子,给我个糟老头说说话也好啊!”

    常玄抓狂的咬着牛肉,就像在咬系统,然而无论他怎么咒骂和呼唤系统都毫无反应。

    突然间,密林间飞鸟惊起,有阵阵光华由远及近而来。

    常玄猛然起身,侧耳倾听不像是凶兽打斗的声音,那么来得十有八九是……人!

    常玄从来没想过仅仅是人这个字,就能让他心情紧张而激动,凝目望去,只见十几里外有两个黑点一边打斗,一边朝他的方向飞驰而来。

    追杀?

    常玄的心脏砰砰跳动起来,不管怎样,总算见着人了。

    他的愿望是实现了,只可惜在前面逃命的还真是个老头。

    “叮,发现玄阴魔体,请道尊务必收入门下。”

    啥?什么魔体?

    沉寂许久的系统此刻突然发声了,让常玄一脸懵逼。

    刚才全身灌注的盯着那飞奔而来的俩人,他一时没听清楚系统前面的提示内容,但是最后‘务必收入门下’倒听到了。

    这老头就是我未来的开山大弟子吗?

    常玄有点蛋疼,糟老头的尊容真是不敢恭维啊!

    再看后面那个,他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什么鬼,特么还不如那糟老头呢。

    常玄想狠狠抽自己一嘴巴子,然后重新许愿。

    算了。

    任务就在眼前,绝对不能错过!

    怎么能救下那老头,让他主动拜师才是自己要考虑的。

    常玄在‘系统’加持下,目力可达三四十里。

    前面被追杀老头脚踩一柄霞光流转的玉如意,身材矮小,头发花白,神色慌乱的躲开对方一记攻击,歪歪扭扭飞行,一副力所不逮的样子。

    常玄看得一阵提心吊胆,就怕老头从天上掉下来摔咯毙了,那自己任务就泡汤了。

    后面追杀那人身材魁梧,浑身被一股淡淡黑气笼罩,红发紫面,脚踩一根白幡,隐有鬼哭狼嚎声从中传来。

    常玄心下一凛,这竟是名邪修!

    紫面邪修因动用邪功,脸庞愈发狰狞恐怖,好似猫捉耗子般戏虐狞笑。

    “嘎嘎嘎,跑了一天一夜,你的灵力就要枯竭了吧。竟敢打死本尊弟子,抢走属于我的宝物,你就是万死也难消本尊恨意!待你灵力耗尽,本尊必活生生抽取了你的魂魄,炼入这百鬼幡,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老头不答话,双眸里蕴含浓浓的恨意和不甘,因为怒意灵力又有絮乱的迹象,自知落到这邪魔手里生不如死,当下全力催动身下玉如意,低空狂掠而去。

    两人飞行速度极快,三十里距离眨眼即到。

    整理好发型和道袍的常玄眼见两人要绕过茅草屋向北而去,被孤单、寂寞折磨了半年之久的他气运丹田,发出一声爆喝。

    “呔……何人敢惹本尊清修!”

    这一嗓子犹如晴空炸雷。

    在山间回音荡荡,如天际奔雷滚滚。

    一追一逃的两人在空中身形一滞,两人漂浮在空中朝茅草屋边的常玄望去。

    自称本尊的青年道士负手而立,神态、气度非凡。

    两人被那一嗓子吼得都是心神一震,看到常玄后更是疑窦丛生。

    难不成是个返老还童的高手?

    两人在这茫茫莽荒中飞行了一天一夜都没见过半道人影,此人能在这危机四伏的莽荒边缘结芦而居,该是何等修为?

    两人神情各异,老头原本绝望的脸庞上浮现出惊喜的神色,望着常玄就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

    紫面邪修脸上则是充满了警惕和焦虑神色,收敛起猫捉耗子的心态,决定速战速决,先把眼前老头解决了再说。

    紫面邪修灵力快速运转,身上黑雾登时浓郁几分,却也不敢怠慢,大声解释道:“在下无意打扰阁下清修,此乃私人恩怨,还请阁下不要插手。”

    嘿,真给唬住了。

    常玄嘴角抽动两下,心下偷笑。待看出紫面男子要痛下杀手了,不由心下大急。

    这个傻老头,你倒是赶紧过来啊!

    两人距离茅草屋还有七八里范围呢,他想插手可插不上!

    老头也算机灵,一见对方气势急剧攀升,也看出对方要施展秘术,脸色不由骤变。

    他从怀中掏出一物,竟是一张黄灿灿的灵符。

    老头把灵符往身上一贴,灵符化为一道玄光隐入他的体内。

    “嗖——”

    老头飞行的速度竟是提高了一倍。

    就在老头刚离开的地方,一只阴森的鬼爪从虚空浮现,恐怖的威压从鬼爪散发出来,周遭的云彩都被这一爪拍散。

    威压造成一道庞大的龙卷风暴,鬼爪轰入山脉,山间顿时响起轰隆隆的闷响。

    好恐怖的威力!

    装作高人的常玄偷偷抹了把额上留下的冷汗。

    老头也是面色煞白,庆幸自己用了灵符而逃过一劫。

    紫面邪修气得三尸暴跳,浑身黑气滚滚、阴森至极。

    他堂堂筑元境圆满修士,动用了秘术,竟然没能一招灭杀一个才进阶的初期修士,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老头保命手段不少,拼命催动玉如意,在空中留下道道残影,朝常玄疾掠而去。

    紫面邪修眼见老头要逃到常玄身边,厉啸一声,竟是祭起了他本命中品灵器百鬼幡。

    天际登时乌云滚滚,乌云中隐见血池,百鬼飘浮其中,那鬼泣哀嚎声竟能乱人心神,令人闻之心惊胆寒。

    百鬼幡划破虚空,一闪而没,速度极快,转瞬就追到了老头的身后。

    老头如同真见鬼了一般,浑身毛骨悚然,中品灵器的威能足以开山裂地,自己无力再躲开这一击了,他求救般的朝常玄望了一眼。

    常玄见老头终于飞进三里范围之内,终于出手,“无量天尊,妖魔邪佞竟敢在本尊面前猖狂!”

    也不见常玄如何动作,挥手间竟是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这惊天一击。

    老头安全落地,紫面邪修也随之而来。

    “阁下,私人恩怨请莫插手!”

    紫面邪修心下暴怒,眼底却闪过几分忌惮,对方能轻描淡写化解自己一击到底是什么境界?

    紫面邪修暗暗查探常玄修为,不查不知道,一查还不知道。

    常玄身上竟没有丝毫灵力波动,他心下暗暗吃惊。

    能化解那一击对方肯定不是普通人,难不成比自己高出几个大境界?

    这下有些棘手了。

    紫面邪修虽吃惊和忌惮,却并非惧怕,怎么说他也是有名号的人,加上出身也有几分底气。

    常玄不知道,自己这个空壳子,竟把一个真正高手给吓住了。

    “本尊正好无聊,就要插手你待怎样?”常玄有恃无恐的说。

    紫面邪修怒极反笑:“阁下可知我出身灵煞殿,跟灵煞殿作对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紫面邪修脸上闪过一丝傲慢,灵煞殿乃是无极界五品宗门,筑元境修士就有六七百人之多,实力非同小可,在方圆万里都凶名滔天,是一方霸主般存在。

    “啊——”

    “灵煞殿?”

    “没听说过。”

    常玄一脸迷茫,他是真不知道。

    蔑视!

    这是赤裸裸的蔑视!

    紫面邪修笑容尴尬而僵硬,冷笑道:“我们灵煞殿是五品宗门,单单金丹境界的修士就有上十人,殿主更是分魂境后期圆满修士……”

    常玄有些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他的话:“本尊管你几品宗门,只要敢来本尊这一亩三分地,是虎你得卧着,是龙你得盘着,在我的地盘,就要听我的!”

    这话太狂了,狂到没边了。

    紫面邪修直接被怼得无话可说,看那暴跳的青筋,是快被气疯的节奏。

    “那我只能向阁下讨教两招了!”

    紫面邪修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瓶中有一粒嗜血丹,这是他敢于挑战常玄的凭仗。

    嗜血丹能激发气血令修为提升战力翻倍,不过副作用也很大,身体要虚弱一个月才能恢复。

    吃下嗜血丹紫面邪修气势再次攀升,黑色雾气浓郁犹如实质,百鬼幡祭起,在空中变得巨大无比,上面竟浮现出诡异的黑色火焰。

    百鬼幡悍然击下,狂风激荡,带起黑色的火焰漩涡,朝着常玄卷去。

    这声势比起先前更加骇人,常玄内心忐忑,虽说茅草屋三里范围内系统告知过他基本无敌,可他最多也就杀过一些低级凶兽,至今还没跟这个世界的修士交过手。

    别提交手了,今天常玄还是半年来第一次看到活人!

    他本意是想吓退对方,没想这家伙疯了,非要跟自己动手。

    系统大哥,你可千万别坑我啊。

    第一次跟人斗法的常玄内心还是有点怕,表面还得维持高人的形象。

    他冷笑一声,脸上多出几分轻蔑,看似闲庭信步般朝前走去。

    常玄道袖轻抬,一手伸向虚空。

    这时虚空陡然出现一张金光灿灿的巨手,直接握向百鬼幡。

    常玄低喝一声。

    “爆——”

    百鬼幡发出一阵哀鸣,还没坚持片刻,咔嚓咔嚓的碎裂,化作无数碎片掉落下来。

    这不是真的!

    中品灵器竟被直接捏碎了?!

    老头瞪大的眼睛,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

    而此时的常玄内心也是异常吃惊。

    没想到还真被捏爆了!

    紫面邪修更加不敢置信,如遭重击,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神色瞬间萎靡下来。

    本命灵器被毁,那里面可有他的一缕神魂,他受到反噬,起码要好几个月才能修复过来。

    紫面邪修惊骇之下身形暴退,自知不敌,飞身就要逃走。

    “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岂是那么容易!”

    常玄信心大增,只听他一声冷哼,周围的空间猛然波动起来,一道蓝色的光幕出现在天地间,宛如银河瀑布。

    紫面邪修才飞出去十几丈远就撞上了这道蓝色光幕,有雷霆电光自光幕中闪现,直接将紫面邪修打得口鼻喷血,倒飞而回。

    落地后只见他浑身焦黑如炭,身上还冒着白烟,抽搐两下竟是不动了。

    这是煌煌天威,人力怎可力敌!

    一旁驻足观望的老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眼前的青年道士身上仿佛披上了彩色的霞光,此时竟犹如天神下凡。

    老头一时竟有些痴了。

    常玄走到紫面邪修看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惜了,没收住手,少了一个玩具。”

    玩具?

    什么鬼?

    老头竖着耳朵倾听,顿时警惕无比的偷瞄着常玄,脑海里将他与变态的老妖怪联系到了一起,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常玄转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头,揉了揉鼻子,淡淡说道:“挺精妙的易容术。”

    “啊——”

    “前辈怎么看出来的?”少女见被常玄识破,也不再掩饰。

    她自认自己的易容术毫无破绽,却不想竟被常玄一眼识破。

    她内心也不由紧张起来,祈祷千万别才逃虎口又进狼窝。自己只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要是死在这里,家里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想想先前她差点丧命紫面邪修之手,她此时才感到后怕,自己这个所谓的天之骄女跟眼前神秘莫测的青年比起来,差距是何其之大。

    常玄微微一笑没有解释,他是靠鼻子闻出来的,闻香识美这招怎能轻易道破。

    这个前辈还得继续装下去,任务指出他身为道尊身份,不能强制收徒,得对方主动拜师才行,少女灵力枯竭,加上受伤,起码也要在这里休养几天,倒是不急于一时。

    他指了指三间茅草屋中的一间,沉声道:“这间是我的,其他两间你随意挑,记住一点,我不出来,不要打扰我修炼。”

    “是,小女岳宁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岳宁躬身拜谢,起身眼前已经没了常玄的影子,只听到茅草屋的木门传来了轻响。

    原来是自己想多了,岳宁拍了拍胸脯暗暗松了口气。

    “耶!哥的春天终于来了!终于不用再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单机了。”常玄关上房门,泪牛满面!

    半载时间都没和第二个人说过半句人话,简直比坐牢都痛苦啊。

    他很想找少女彻夜长谈,可为维持在少女心中的形象,为了任务,他又必须得忍。

    这一夜,常玄辗转反侧,彻夜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