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九章 震慑
    少女岳宁上路了,倩影后面跟着常玄傀儡分身。

    傀儡毕竟不是万能的,虽然能提供给常玄视野,却并不能说话交流。即便如此也让常玄很高兴,算是变相的走出安全区了。

    遮天蔽日的大树还是莽荒山脉的树,在常玄眼中却是比茅草屋边上的更加翠绿欲滴,这完全是心理错觉。

    自由的天空我来了!

    傀儡踩着满地的落叶,扭摆着欢快的舞步。

    一条青蛇如老藤一样挂在树上,大概看着傀儡太过招摇,猛地朝傀儡弹射而去。

    常玄吓了一跳,身在茅草屋的他都往后跳了一步,待他看清手里捏住小家伙是条青蛇时有些哭笑不得。

    忘了自己现在是傀儡了,就算被这小东西咬上一口也不痛不痒更不会中毒。

    常玄不是暴虐的性格,只是提着小青蛇的尾巴晃了几晃略施惩戒,小青蛇被晃的全身酥麻,软绵绵的耷拉着,等常玄把它放到地上,恢复了一会才呲溜一下钻入草丛中。

    常玄控制傀儡追上少女岳宁,见少女突然闪身藏于树后,也不由放慢了速度,只见胖傀儡撅着屁股,鬼鬼祟祟的摸了过去。

    常玄本以为少女发现了凶兽,结果大错特错,他竟在这人迹罕至的莽荒山脉又看到了人。

    人,一种比洪荒猛兽更为罕见的生物,起码在莽荒山脉中如此。

    常玄守株待兔半载之久才等来了少女岳宁和紫面邪修,这才过了几天,他竟又见到了人,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

    对方有四个人,三男一女,穿着统一的宗门服饰。领头的是一名年过半百的蓝衣老者。看来是来莽荒山脉历练的修士。

    不过这几人明显资质太差,系统半点反应没有,要知道少女出现的时候,系统可是强烈要求常玄将她收入门下。

    “谁?!”

    领头的蓝衣老者目视岳宁藏身的位置,发出一声爆喝。

    常玄控制傀儡隐身在暗处,老者虽然发现了岳宁,可傀儡是死物,若是不动任你神识再强也探查不出来。

    常玄决定静观其变,若是岳宁有危险再现身不迟。

    岳宁被道破行踪,吐了吐舌头,从密林中露出身形:“前辈不要误会,我听到有打斗声过来看看,没有冒犯之意。”

    领头的蓝衣老者见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眼中的警惕之意并没有消除,他在四人中修为也是最高,是筑元境中期修者。

    岳宁此时也是筑元境中期,这么一比两人资质高下立判。

    蓝衣老者四人先前围攻的是一头四阶凶兽剑齿兽,四阶剑齿兽实力相当于筑元境初期修士,防御力超高,凶悍异常,四人也是废了大半天功夫才解决掉,打斗声传出去很正常。

    剑齿兽的价值不低,起码能换两三块灵石,在莽荒山脉杀人越货并不少见,甚至因为分配不均大打出手都是常有的事情。

    在发现少女的第一时间,蓝衣老者就放出神识想要查探一下少女的境界,结果神识竟被阻挡在外,这让蓝衣老者心下微微一惊。

    看少女身上穿着奇怪的道衣排除了魔门的可能,再看年纪修为应该不会逆天到查探不出境界的地步,那只能说明少女身上戴着某种隐藏修为的异宝。

    蓝衣老者对岳宁的戒备之意并没有消除,而跟他同行的两个青年呼吸则变得有些急促。

    四人中也有一名容貌清秀的女子,可跟岳宁比起来差别就跟萤火跟皓月一般。

    岳宁的美属于那种人间绝色,尤其穿着由常玄亲自设计的道袍,让这种美多出了惊心动魄的意味。

    蓝衣老者还好点,那两个青年眼神都沉迷了。剩下那名女子也露出自愧弗如的神色。

    蓝衣老者思考一番,虽说不知道少女实力,但从她敢一个人独闯莽荒山脉,修为应该不弱,不得罪还是尽量不要得罪。

    他试探笑道:“不知小友师出何门,老夫天罡宗长老李峰,这三位乃是劣徒杨瑞龙和杨瑞虎两兄弟,女徒尹红梅。”

    岳宁上前见礼,落落大方道:“晚辈通天教的弟子岳宁。见过李前辈和各位师兄、师姐。”

    佛、道两宗同属正道,在外的年轻弟子基本都以师兄、师妹相称。

    李峰闻言不由一愣,从少女的举止和气质上来看,他以为是哪个大宗门的弟子,谁料少女报上一个他闻所未闻的名字,通天教。

    “请恕老夫孤陋寡闻,没听过贵宗的名号。通天教,名字倒是逆天的霸气,难不成是刚成立的?”

    岳宁微微一笑,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十分自豪的点头。

    “算是吧,目前教里只有我和师父两人。”

    李峰闻言洒然一笑,放松了对少女的警惕,面上虽然没有表露,心里却轻视了几分。

    要说这莽荒山脉周围的宗门可谓混乱至极,佛、道、魔三宗都有,可以说这就是三不管地带,占个山头就能开宗立派,要说哪天某个不知名的宗门被灭了,丝毫不足为奇,因为人少啊。

    一般而言宗门再小也有十几人,像这个通天教只有师父、徒弟两个人的估计也只此一家了。

    天罡宗虽说不是大宗门,也是位列九品,宗门内有百十多人,在这一块也算小有名气。

    杨瑞龙和杨瑞虎两兄弟的心有些热了起来,杨瑞虎走过来笑嘻嘻的说道:“师妹,咱们现在还只是在莽荒山脉的外围,再往里就十分危险了。不如你跟我们一起,有什么危险,我们两兄弟也能保护你。”

    他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甚至美滋滋的想着,自己大发神威,少女对他刮目相看。

    杨瑞虎也附和道:“是啊!我看你不如来我们天罡宗好了。”

    常玄在暗处听得火冒三丈,这两个家伙不安好心,竟然还想挖自己墙角!

    岳宁微皱秀眉,听出自己和师门被小瞧了,正想拒绝离开,这时忽然一声愤怒的兽吼响彻山脉。

    “吼——”

    随着兽吼声,一只庞然大物猛地从密林中跃了出来。

    这也是一只剑齿兽,而它比躺在地上已经死亡的剑齿兽体型更为的巨大。

    那双如铜铃般巨眼望了下地上的剑齿兽,露出几分悲切的神情,继而冒出血红的光芒。

    剑齿兽基本都是成对而居,这只显然是外出打猎的雄性剑齿兽回来了。

    “大家小心迎敌。”李峰神色大变,他看出这只剑齿兽已经发狂,要替同伴复仇,更为的棘手,先前四人可是费了半天功夫才解决了雌性剑齿兽。

    李峰身上浮现出淡青色的灵力,首当其冲,挥掌朝剑齿兽劈去。

    达到筑元境就能做到灵力外放,他身形不动,一道青色的掌影已经带着破空之声。

    这剑齿兽竟是不退,径直朝他冲了过来。

    李峰只能鼓足全身灵力,那掌影似乎又粗壮几分。

    剑齿兽凶悍的撞上了青色掌影,传来一阵金铁交击的巨响,冲击波向四周震荡,庞大的剑齿兽冲势一滞,竟被震退了几步。

    李峰脸上却没露出丝毫欣喜的神色,这剑齿兽比他预估还要厉害,虽然把剑齿兽打退,而他整条手臂都传来酥麻的感觉。胸口更是一阵气闷。

    见师父已经交手了,杨瑞龙和杨瑞虎两兄弟也抽刀冲了过来。

    这两人刀法刚烈,刀势宛若潮水般攻出,可惜两人修为只有炼气期七阶,无法做到灵力外放,威力更是不足,虽然砍得剑齿兽哀嚎连连,却没有太大实际性的伤害,反而让它更加的残暴。

    尹红梅用剑,洒下细碎的剑芒,她的修为比两兄弟略低一点,有练气境六阶,而眼前这剑齿兽在五阶左右,等同于修士筑元境中期高手,尹红梅的那点伤害可以说几乎忽略不计。

    三人也并不是盲目的攻击,知道这剑齿兽的弱点,虽然剑齿兽行动敏捷,防御超高,可只要废掉它一条腿,基本就大功告成。四人先前就是这么收拾掉第一只剑齿兽的。

    岳宁观察场中局面,除了李峰一双肉掌,剩下三人虽然都用兵器,却并非高阶的法器,只是比普通刀剑略强一点的凡器。

    四人一波攻击收效甚微,急忙狼狈四窜,躲避剑齿兽的疯狂反扑。

    就是现在!

    岳宁祭出擎天剑,身形在空中一掠而过,追魂剑诀更是在空中洒下一片光幕,悍然冲向发怒的剑齿兽。

    “小友,不可力敌!”

    李峰大叫一声,暗怪这少女太过鲁莽,普通的刀剑根本破不开剑齿兽的防御,冒然冲上去就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追魂剑诀化为一道银色的弧光,击中了剑齿兽的头颅,而那柄长剑就跟切豆腐一样破开了剑齿兽的防御,从它的下颌处冒出一点剑尖。

    剑齿兽不甘的挣扎一下,歪头倒地,气绝身亡。

    “死了?!”

    李峰四人目瞪口呆,一脸不敢置信的震惊。

    岳宁手中可不是凡兵,而是常玄的上品灵器擎天剑,追魂剑诀又是玄级武技,威猛霸道无匹。

    岳宁也没料到自己一击就解决掉了剑齿兽,微微有些发愣。

    过了一会,李峰四人如梦初醒。

    李峰咳嗽两声抱拳道:“厉害,剑诀通神。请恕老夫眼拙,没料到道友修为如此了得。”

    李峰的称呼变了,由先前的小友变成了道友。

    岳宁出手后,他也看出了少女的修为,竟跟自己一样是筑元境中期。两人虽然都是筑元境中期,岳宁只是刚突破,而李峰则在这个境界停滞多年,不论经验还是修为都比岳宁更胜一筹。可若论资质,这样天才般的少女,恐怕在无极界都找不到几个。

    尹红梅也有些佩服道:“师妹你刚才用的什么剑法,竟是霸道如斯?!”

    李峰严肃斥责弟子一句:“休得胡闹,岳宁道友乃筑元境修士,你们要称呼为前辈,还有打听别人武技乃是大忌。”

    若说原先他对少女和所谓的通天教还有点轻视的话,此刻却是深深的忌惮。

    “前……前辈!”

    杨瑞龙和杨瑞虎两兄弟神色尴尬,两人先前还说保护人家,这谁保护谁?

    少女一出手就把四人彻底的给震撼了。常玄在暗处看得直乐,暗赞少女做得好,不愧是自己的徒弟,这脸打得啪啪响。

    岳宁之所以全力出手,就是想证明自己和师门,绝对不能让外人看轻了。

    如今被这师徒几人恭维,她粲然一笑道:“不用称呼我前辈,叫我师姐好了。我这剑诀还没炼至大成,没有李长老说那么厉害,师尊施展这套剑诀才是真的厉害,而且能杀这只剑齿兽也是大家的功劳。”

    还没练成就这么厉害,那这武技是什么级别的?

    李峰已经不敢猜测了,他的青冥掌是黄级中品武技,看追魂剑诀威力可要大多了。

    岳宁上前拔出擎天剑,擎天剑暴露在众人眼中,流光闪动、滴血未沾。

    李峰四人自然也看出岳宁手中擎天剑符文闪动绝非凡品,而是一件上品的灵器,李峰还能好点,而杨瑞龙兄弟和尹红梅眼睛顿时就直了。

    天罡宗只是九品的小宗门,宗主实力才只有筑元境圆满,整个宗门也只有宗主手里有一件中品的灵器,算是镇派之宝。

    李峰对少女重新评估后,不由咳嗽两声,让弟子去处理剑齿兽的尸体,免得丢了宗门的脸面,这才笑道:“但凡凶兽所居之处,一般都有仙草灵药,道友不妨一起找找,若有所得咱们再商议如何分配。”

    他这是在卖好岳宁,一个极具潜力的少女,一个神秘的通天教,这个只有两人的宗门,竟让他有种比自己九品宗门还要强的想法。

    岳宁这才想起凶兽会守护灵药的事,这也不怪她,主要茅草屋后就有座灵草园,天天面对一堆灵药,让岳宁忽略了原本的常识。

    相比凶兽来说,天材地宝的价值自然要更高一些。

    少女反应再次出乎李峰预料,少女兴趣缺缺。

    岳宁见杨瑞文兄弟两个处理剑齿兽的尸体,慌忙大叫道:“等一下,等一下。师父特意叮嘱过,我要装点肉给师父带回去。”

    “肉?!”

    年过半百的老人迷茫了,看少女急切的模样,难不成这凶兽肉比天材地宝更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