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十二章 这,就是你的宗门?
    常玄控制傀儡分身正想上前拍死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岳宁却是先他一步站到了前面。

    大概是受常玄的影响,哪怕面对比自己高出一个小境界的马金光,少女脸上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俏脸含煞,仗剑立在前方,气鼓鼓望着神火门这几人。

    “师尊说过,弱者用善良来掩饰内心的软弱,而强者从不畏惧对手的强势。”

    李峰几人不由被少女这番话所折服,他们有勇气反抗是因为面临必死之境,而少女的勇气则不同,也更加难能可贵。

    师尊?

    马金光这时也注意到了少女穿着,不是天罡宗的弟子,年纪轻轻就有筑元境中期的修为,手里还有罕见的上品灵器,难不成是某个大宗门的弟子出来历练的?

    他心下顿时咯噔一下,闹不好有可能惹来灭门之祸,想到此他不由收敛了几分凶气,谨慎问道:“小丫头你师出何门?若是有渊源,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通天教!岳宁!”

    少女皱了皱好看的秀眉,噘嘴说道:“放我一马?可是我没打算放过你呀!”

    马金光听到少女这句话,一脸错愕之色。

    什么意思?

    不打算放过我?

    这是吃定自己的意思吗?

    这丫头有没有搞清楚情况,现在到底谁占上风!

    李峰几人也觉得少女口气有些大了,不过看到马金光吃瘪,心里头还是暗爽。

    最开心的还是控制傀儡分身的常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第一点是这个宝贝徒弟没有忘记他说过的话。

    第二点是这话真是说到他心坎上了。可是我没打算放过你呀!这话说的多么目中无人,多么霸气,不愧是我常玄的好徒弟。

    神火门的弟子却不这么觉得,少女的一句话引起了一阵喧哗。

    居然被一个少女轻视了,这让他们哪能咽下这口怨气,纷纷出口反讥。

    “通天教?哪个旮旯角落蹦出来小宗门,听都没听说过!”

    “可不是嘛!要不怎么会在这大言不惭!”

    “哼,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没吃过亏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呗!”

    “不知死活的东西!马舵主,兄弟们知道你怜香惜玉,今天千万别给这小丫头放水!”

    少女一句话惹了众怒,神火门的弟子全都怒视少女,好像被轻视的是自己一样。

    这场面把李峰吓了一跳,一句话就让神火门的弟子愤愤不平、怨声载道,若不是知道少女确实有两把刷子,他都怀疑少女是不是狂妄自大过头了。

    马金光作为被轻视的当事人,更是气得全身发抖,怒火冲天。

    先是被这个小丫头一剑逼退,又被少女语言轻视挤兑,对他而言简直算是奇耻大辱。

    马金光目光一寒,杀气腾腾道:“好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本舵主好心想要放你一马,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大言不惭!既然你如此狂妄无知,就让本舵主好好的教训、教训你,好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今日定让你为所说的话付出代价!”

    岳宁浑然不把对方威胁当回事,悠然道:“要动手就快点,别浪费我时间,师尊还等着我回去呢!”

    她手中长剑一指马金光,娇声道:“来,动手吧!”

    马金光被少女如此藐视,气得浑身直哆嗦,咬牙切齿爆喝一声:“混账!受死!!”

    狂怒之下,他浑身火气翻腾,火焰掌狂拍而出,掌如奔雷,端是凌厉霸道。

    岳宁不退反进,手中擎天剑宛如灵蛇一般点出,追魂剑诀一式展开如行云流水,撒下一片剑幕。

    马金光不敢以肉掌尝试上品灵器的锋利,只能以劲气拍击长剑,殊不知追魂剑诀连绵不断,饶是他见机的快,抽身飞退,腰侧还是中了一剑,丝丝鲜血渗出,染红了外面的衣袍。

    两人交手仅在电光火石之间,旁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呢,就见马金光飞退而回,竟还受了些外伤。

    怎么回事?

    才开打呢,马舵主怎么就受伤了?

    神火门弟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马金光在神火门内也是有数的几个高手之一,本以为对付一个小丫头肯定手到擒来,哪知道竟然闪了自己的眼睛。

    “该死的!这丫头的剑法这么厉害!”

    马金光头皮有些发麻,刚才那一剑他要是反应慢点,就要被穿心而过了,幸亏他用劲气弹开长剑,却还是伤到了腰侧。

    几个神火门的弟子还在一旁叫嚣,他们根本不知道少女乃是筑元境中期的修为,都以为马金光大意之下才会失手。

    “马舵主,你再手下留情可真要败了!”

    “对呀,要我们兄弟一起上,保证让这小丫头欲仙欲死!哈哈!”

    “你知道什么,马舵主这是为兄弟们着想,想要生擒她,嘿嘿,马舵主,我支持你!”

    马金光此时却是有苦难言,终于意识到少女不凡,受伤后倒也激发了他的凶气,厉声道:“混账东西!给我去死!”

    筑元境圆满的灵力浑厚无比,强烈的劲气带着滚滚热浪,朝岳宁席卷而去,地上的绿草都被烤的枯萎、焦黄。

    岳宁一剑建功,信心倍增。

    她先前心下还是有几分忐忑的,犹记得当初她面对紫面邪修,对方也是比她实力强大许多的筑元境圆满修士,她修为不足,功法和武技也不如对方厉害,被人追得犹如丧家之犬,如今拜得常玄为师,她已非昔日阿蒙。追魂剑诀虽说只有小成之境,却能力压这个神火门的舵主。

    岳宁娇躯仿佛失去了重量,在狂风热浪中飘荡,手中长剑再次布下一道剑幕,剑气披荆斩浪,红色的掌影承受千万剑斩击,慢慢在空中消弭。

    漫天的剑光同样消失了,追魂剑诀三式化为一式,凝聚成更为霸道的一击。

    马金光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力,眼神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恐惧,双脚在地面一蹬急忙飞身后退。

    后退中的马金光喉咙突然沁出了一缕的鲜血,退了几步后身体直挺挺的后仰倒地。

    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他分明看到了剑尖那一点寒光,怎么会躲不过去?!

    马金光至死也没明白,火焰掌只是黄级上品武技,如何能更玄级中品的追魂剑诀抗衡,更何况岳宁手里拿的还是上品灵器擎天剑。

    哄笑声戛然而止!

    一时间场面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神火门弟子嘴巴张的大大的,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马金光就这么死了!?

    哪怕看到了结果这些人也不敢置信。

    这也太颠覆众人认知了,他们的脑袋有些短路,一时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岳宁有些遗憾的说道:“我剑诀的火候还是差了些,若是师尊出手只怕一剑就够了。”

    见少女目光朝自己望来,剩下几个神火门的弟子感受到危机,瞬间就清醒过来。

    “杀了他们,为马舵主报仇!”

    神火门的弟子嘶声喊道。

    这名弟子刚冲上来,就发现一个斗大的拳头出现在自己眼前,他匆忙中挥出一拳,然而对方拳头上的劲气远超乎他的意料。

    双方仅是乍一接触,这名神火门的弟子瞬间脸色惨白,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惨叫着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

    神火门弟子骇然的望了过去,这次出手的是少女身边的傀儡分身,先前那名神火门弟子也有练气境八阶的修为,竟被傀儡分身一拳打得吐血倒飞。

    有人过去想要扶起地上的同伴,却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气息。

    又被一招秒杀?

    神火门弟子心底慌了。

    杀神般少女,恐怖的傀儡分身,神火门弟子彻底失去了斗志,扔下一句狠话后,掉头就跑。

    “你们等着!得罪我们神火门的不会有好下场!”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李峰张了张嘴,本要提醒少女除恶务尽,再看对方已经跑远,而且少女一人也无法把所有人拦下,只能恨恨作罢。

    “哇!岳师姐好厉害!”尹红梅拍手称赞。

    杨瑞龙两兄弟也是一脸崇拜的望着少女,暗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达到这样的高度。

    老者李峰却是愁眉苦脸,哀叹一声大祸临头了。

    不管跑了的几个神火门弟子回去怎么说,天罡宗都逃不了干系,更没法置身事外。

    少女岳宁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师父,自己几人免不得被当成泄气桶,如何才能躲避这场灾祸?老人急怒攻心下不由又吐了一口血。

    岳宁收剑回鞘,她本有伤在身,刚才那两剑几乎耗尽了她体内所有灵力,要不岂会让对方轻易逃走。

    常玄傀儡分身的灵石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对方真要一拥而上,结果难料。

    岳宁走过来望了眼身受重伤的老人,关切的问道:“前辈你伤势如何?”

    “应该死不了,只是无力再战了,得疗养一段时间。”

    李峰额上满是汗水,不但胸前有个焦黑的掌影,脸色都透着诡异的赤红。

    岳宁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不瞒前辈,我也无力再战,此地不宜久留。我师门通天教正在这莽荒山脉,前辈若不介意可随我先去师门,若能请得师尊出手救治,这伤应该会好得更快一些。”

    李峰一听这话喜出望外,他也深怕此行回去时候怕被神火门的人堵个正着,肯定会遭受打击报复白白送命,去少女的宗门暂避倒是一个稳妥办法。

    “如此倒是叨扰了,只是神火门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只怕会给你们惹来祸事。”

    岳宁老神在在的说道:“这倒不必担心,只要回到师门,有师尊在,神火门不足为惧。嘻嘻,我师尊可厉害了!”

    少女已经被常玄的诸多神迹折服,在她眼中自己的青年师父很厉害,很强大。

    常玄听得老脸一红,自己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没想到在少女心目中却成了近乎无敌的存在!

    高手不好装啊!

    谁装谁知道,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常玄很忧郁,很忧伤,很蛋疼。

    翻过两座山,掠过一条河,三间破败的茅草屋就这样出现在李峰师徒四人面前。

    一路上李峰都在想少女宗门会是什么样子,是青瓦白墙、古色古香的江南庭院,抑或是雕梁画栋、富丽堂皇的宏伟建筑。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想象和现实差别着实大了些。

    “这……这,就是你的宗门?”

    惊诧之下,李峰说话都有些结巴,别说他的九品宗门天罡宗,就算随便找个山头立派的小宗门,卖相也绝对比这通天教好太多。

    宗门驻地可相当于人的脸面,他从没见过哪个宗门混得这么惨的,产业只有三间孤零零的茅草屋,连药堂、练功房这些基础设施都没有。

    李峰本想来少女宗门寻求庇护,可这宗门看起来很不靠谱啊!

    “是呀!”

    岳宁纤手指了指茅草屋门前挂有通天教三个字的牌匾,心说这老头眼神不好,这么大的三个字都看不见。

    李峰咽了口吐沫,心里头也泛起了嘀咕,不知道这趟跟随少女回师门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常玄站在茅草屋前。岳宁在外人面前很注重礼节的称呼常玄为师尊,俏生生行礼道:“师尊,徒儿回来了。”

    常玄点了点头,一路的事情他都知道,倒没有什么好说的,见李峰几人望着茅草屋古怪的神色,也能猜到他们心中所想。

    他眼睛半睁半闭,好似浑不在意。

    李峰压下心头疑虑,赶紧过来见过少女口中那个神秘莫测的师父。

    相貌气质不凡,羽衣星冠,一身道不尽的出尘气。只是也太年轻了一些吧!

    常玄看起来比少女岳宁大不了多少,甚至都不如李峰的徒弟杨瑞龙两兄弟大。

    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却成为了一教之主?

    李峰心中一叹,一个故事就在他心中形成了。

    故事中常玄和岳宁本是师兄妹,老教主与世长辞后便由师兄常玄继承了教主之位,由于没有多少产业,又收不到徒弟,师兄妹两个日子越过越是拮据,只好搬到这莽荒山脉一边修行,一边猎杀凶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