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十三章 妙手神术
    岳宁见到常玄,恭敬行礼。

    “师尊!”

    “辛苦了。”

    常玄含笑点了点头,然后望了一眼李峰四人。

    岳宁并不知道傀儡被常玄当成了分身,只当傀儡是师父做来保护自己的。

    少女给常玄介绍道:“这位前辈是天罡宗的长老李峰,弟子杨瑞龙、杨瑞虎、尹红梅。”

    介绍完少女还有些忐忑,怕师尊责怪自己随意带人来了宗门,小脸一片紧张之色。

    常玄看穿少女想法,揉了揉少女脑袋,没露出丝毫不悦神色,微笑道:“本尊常玄,欢迎几位来敝宗做客。”

    他说话不卑不亢,态度不冷不热。

    青年虽然很年轻,可他毕竟是一宗之主,修为肯定是在岳宁之上,李峰也不敢太小看,马上上前见礼。

    “见过常宗主,宗主客气,是我们师徒四人叨扰了。”

    “见过常宗主。”

    杨瑞龙三个徒弟也跟着行礼。

    常玄看了眼李峰,脸色暗红,由两个徒弟扶着,右手按着胸腹,时不时咳嗽两下,看来伤势不轻。

    “李长老受伤了。”常玄招呼几人进屋坐下后,淡淡问道。

    少女岳宁去准备茶水,李峰师徒也算是通天教的第一批客人,宗门虽小,礼数不可失。

    李峰坐下后,老脸一红,叹气道:“小老儿技不如人,受了些内伤。”

    常玄其实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也没多问。他总感觉这老头有些心神不宁,有些欲言又止。

    李峰心事重重的寒暄两句,便有些坐立不安了。

    他原本想借少女宗门躲避这场祸事,可在见到了只有三间茅草屋的宗门、年轻的过分的掌教,他心中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此刻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字,逃!

    这么做又有些不地道,少女是为了救他才杀了神火门的马舵主惹上了祸事,这也是他纠结的根源。

    不管怎么想留下来只能是等死,倒不如找个借口离开,回去求宗主出面,看看这事有没有周旋的余地。

    李峰心中打定主意,强撑起身子苦笑道:“常宗主见谅,小老儿还要赶回宗门疗伤,就不在此叨扰了。”

    常玄听李峰委婉说要离开,暗自寻思了一下就明白了原因,自己这是被人看轻了啊!

    他倒没生气,更不会勉强,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不多留了。”

    岳宁这时端着茶从内堂走了出来,听到李峰要走,奇怪问道:“前辈为何要走?”

    李峰老脸不由又是一红,尴尬道:“回宗门疗伤。”

    岳宁放下茶盏,美眸却是望向了常玄,问道:“师尊,前辈这伤您可能治?”

    在少女心中常玄乃是世外高人,神通广大,博学多才。

    常玄见少女期盼的目光,淡定从容道:“能治!”

    李峰师徒四人闻言心中一震,这青年居然说这伤能治。

    莫非这青年不知天高地厚?

    李峰很清楚自身伤势的难缠,他中了马金光一掌,经脉中被火灵力侵入,要靠他自身炼化的话起码得半个月的时间。

    岳宁开心道:“前辈您不必回去了,师尊说能治就肯定能治。”

    少女对常玄信心满满。

    “呃……那就有劳常宗主出手相治。”

    李峰却是苦笑,认为青年说了大话,却也不好驳了少女美意,只能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留了下来,如果没有效果,再提出离开不迟。

    按他想的故事,常玄和岳宁乃是师兄妹,少女是筑元境中期修为,常玄身为宗主,修为肯定比少女要高,但是也顶多是筑元后期。

    若是他知道常玄的真实修为还不如少女,绝对会拂袖而去。

    常玄本没想管李峰死活,可这宝贝徒弟心地善良,他点了点头走到李峰身边椅子坐下。

    “李长老,请把手给我。”

    常玄根本不会什么医术,可有系统在手,治疗这种内伤还不是轻而易举。

    李峰半信半疑的伸出手,只见青年把手搭了上去。

    常玄记得中医看诊讲究个望、闻、问、切,他也拿来做做样子。

    暗中运起慧眼,李峰身体内的经脉顿时清晰可见。

    “李长老是不是感觉膻中、中庭两处穴道隐隐作疼,灵力更是无法运转。”

    李峰一愣,忙不迭的点头。

    本以为青年在说大话,没料到他真的会医术。

    奇怪的是他根本没感觉到青年的神识,竟只是一搭手就说中了自己的病症,而且说的太准了!

    常玄看到的自然不止这些,马金光的火焰掌在李峰的身体内留下了一股火灵力,火灵力并不是固定不动的,而是在李峰的经脉中流窜。

    别人就算探查出来也无能为力,因为修行的功法不同,外力的镇压反而会令李峰伤势更重。即便功法相同,一个控制不好也会伤到经脉,基本只能凭他自身功法慢慢化解。

    而对拥有慧眼的常玄来说,这却不是难事,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火灵力的位置,并把这个调皮的小东西抓出来。

    “李长老,本尊要为你治疗了,请全身放松。”

    常玄说完,直接渡过去一丝灵力。

    “这……好精纯的灵力!”

    李峰心头震撼,虽然只有一丝灵力,却也让李峰看清了常玄灵力的品质。

    这起码得是天级功法才能修炼出来的吧!

    难不成通天教有极为渊源的传承?!

    “好了!”小片刻后,常玄起身。

    从常玄搭脉、问话、治疗,前后过了不足一盏茶的时间。

    紧张关注的岳宁和杨瑞龙三个徒弟听到这话竟是懵逼了,是治好了?还是这个阶段治疗完了?

    李峰感觉经脉中一阵舒爽、轻松,灵力运行无阻,那丝作怪的火灵力神奇的消失了。

    他震惊的睁开双眼,这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哆嗦着嘴唇说道:“常宗主,真是妙手神术,小老儿感激不尽!”

    杨瑞龙几人看出李峰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尹红梅兴奋的问道:“师父,您内伤无碍了吗?”

    李峰感叹道:“全好了!只需调养一下便可痊愈。”

    也许这青年是有大神通的人!

    李峰脑中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杨瑞龙几人也彻底震惊了,这才过了多大一会功夫。

    这位常宗主可真是神了!

    片刻间就治好了严重的内伤,简直就是仙人的手段。

    “多谢常宗主为师父疗伤!”

    杨瑞龙三人赶紧跪地拜谢,无比崇拜的望着比他们年纪还小的青年。

    岳宁又一次见识到了常玄犹如神迹般的能力,大眼睛里满是星星般的光芒。

    “不必客气。”

    常玄淡然的摆了摆手,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岳宁这时候把几日来发生的事情粗略的讲了一遍,李峰如何受伤,还有她杀了神火门的一个舵主。

    她并不知道常玄早已知道了这一切,觉得给宗门惹了麻烦,偷偷的打量常玄看他有没有生气。

    “常宗主,这件事情全因小老儿而起,并不关岳道友的事情。如果对方找上门来,大不了小老儿一命赔一命。”

    神火门是八品宗门,门下弟子起码有数百人,李峰自讨即便他是天罡宗长老都感觉压力山大。

    通天教只有师徒两人,三间茅草屋,如何能挡住对方的怒火?

    他换到常玄的位置设身处地一想,怎么都会责骂少女一番。

    常玄笑了笑,他并没有责怪少女,自信道:“八品宗门而已,何足为惧。李长老,你尽管在此好生做客便是。宁儿,你也没做错,无需自责,你等会记得安顿好客人休息。”

    常玄说完,便走开了,留下面面相觑的李峰几人。

    八品宗门,何足为惧?

    若是先前,李峰四人肯定觉得这青年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

    一番疗伤后,李峰根本看不透常玄深浅,只觉得这青年高深莫测。

    无形的装逼才最为致命,常玄此时在四人心中形象如神般伟岸。

    常玄其实比几人了解的更多一些,李峰师徒会惹上杀身之祸,全因那两个冒充神火门的堂主和那个叫陈凡的人。

    可惜他现在无法走出安全区,要不倒想看看这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在搞什么鬼,这么怕人知道,只是撞见了他们行踪,便要杀人灭口。

    三间茅草屋只有两间能够住人,中间一间是摆放神像以及常玄自己住的地方,常玄断然不会轻让陌生人进入,这样尹红梅跟岳宁一间,剩下一间则让李峰、杨瑞龙兄弟俩一起休息,好在修道之人并不需要睡眠,三人全都盘膝修炼,凑合一晚。

    常玄太玄经运转一周天,经脉中灵气如流水般流淌全身,全身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一直持续了几个周天后,丹田中再多出一滴液化的灵气,晶莹剔透,散发着温润的光芒。

    常玄感觉又碰触到了某个瓶颈,修为已经不再增加,便停下了修炼。

    如今他修为是筑元境初期,若能越过这个瓶颈,就能达到筑元境中期了。

    从修炼速度来看,并不比拥有特殊体质的岳宁逊色多少。

    可终究还是逊色。

    身为有系统在身的穿越众,常玄觉得很丢人。

    肉身凡体,即便有系统辅助,也无法跟那些拥有特殊体质的天才相比。

    有没有能改变体质的方法呢?

    常玄在脑海中的百科全书中搜索了一遍,看完不禁有些泄气,体质都是天生的,也有后天修炼成功的案例,条件是达到生死境以后。

    生死境,还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境界,根本无法解燃眉之急。

    好吧。作为胸怀大志的穿越众,凭努力也能吊打天才的。

    常玄努力的查看系统面板,看看有没有别的增强实力的方式。

    自从完成了探索莽荒任务后,系统没有再发布别的任务,如今只剩下将茅草屋发展成万界圣地、成为一代道尊这一条。

    而触发任务是每提升一个大境界才会触发,如今修为卡在筑元境初期,触发任务自然接不到。

    常玄心情很糟糕,没有任务,提升不了茅草屋,自己何日才能走出安全区,走向无极世界!

    他睁开眼睛,起身前往偏屋看望李峰等人。

    结果一进门,便看到李峰三人很是讶异的望着自己。

    几人的脸色还很无奈,甚至有些抓狂。

    这是怎么个情况?

    你们不修炼看着我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