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十五章 阻止自爆都是小事
    红发老者双目中火光闪烁,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青年竟在扮猪吃虎,这让他气得快要吐血,怒喝一声道:“小子,休得猖狂,老夫来会一会你!”

    红发老者从空中走了下来,每走一步他身上的火焰便更胜一分,就连那天边的白云似乎都被染上了一层火红的颜色。无形的威压更是朝地上的常玄涌来。

    常玄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强者!

    强大的威压如泰山压顶般袭来,竟让他脚跟有些不稳。

    顶住,输人不输阵!

    常玄站在茅草屋前,双手背负在身后,山风拂过,衣炔飘飘,说不出的仙逸。

    “放肆!在本尊跟前也敢称老夫,本尊已经活了四万载,你算什么东西!”

    常玄一句话再次引起了哗然。

    “什么?四万载?!”

    “怎么可能,一听就是假的,这小子肯定在吹牛!”

    “我看他就是在虚张声势,都是装的。彭护法出手,这小子指定完蛋!”

    红发老者被气得直哆嗦,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他恨恨的说道:“无知小儿…你…你……”

    你了半天,却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常玄才不管红发老者会不会被自己气死,趁着这时候偷偷动用了慧眼。

    【人物】——彭杰安,金丹境初期。

    【出身】神火门护法。

    【修行功法】——黄级上品火源心典。

    【修行武技】——黄级上品烈焰刀。

    常玄倒吸一口冷气,金丹境初期,整整比他高出一个大境界。

    他还没跟金丹境的强者交过手,心下忐忑了几分。

    只是瞬间的功夫彭杰安已经走到常玄的十米之外,他身上升腾的火焰似乎连空气都要点燃,强大的威压凝如实质。

    金丹境强者几乎可凭威压就能令练气境和筑元境的修士失去反抗的能力。这一点毫不夸张。

    李峰和岳宁几人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这才让他们感觉稍微轻松一些,吐出一口气。

    常玄站在原地,脚步没有移动分毫,看起来极为轻松的说道:“就这点能力吗?本尊都不忍心欺负你了。”

    “小子,休狂!看招!”

    彭杰安爆喝一声,仿佛平地起炸雷,可见他此时火气有多旺。

    伴随着这声大喝,彭杰安抬手辟出一记烈焰刀。

    暴烈的烈焰刀在空中有十几丈长,带着熊熊的烈火从空中凌厉斩下。

    这一击声势浩大,被打脸了的神火门的弟子又兴奋了。

    “杀了这小子!”

    “这么死太便宜他了,难消我心头之恨!”

    “彭护法,威武!”

    常玄瞳孔猛然收缩,如今真刀真枪干了,他心下也不敢大意,虽然系统提示在安全区内无敌,但上次他跟紫面邪修交手,茅草屋给他的助力也仅仅比紫面邪修强上一筹。

    紫面邪修只是筑元境中期境界,而对面这个红发老者可是金丹境初期高手。到底能不能打过红发老者,常玄心下还真没底。

    他现在只能维持着高人风范,看似不屑的抬手打出一记道法,一道雷光射向火焰刀。

    雷光看起来声势并不如何惊人,起码比起那十几丈的火焰刀根本没有可比性。

    两种力量在空中相遇。

    “轰——”

    恐怖绝伦的力量在空中炸开,那道恐怖的刀芒竟化为漫天流火,四下飞散。

    犹如烟火般的场景美轮美奂,然而在场的众人却无心欣赏,只是震撼于其中恐怖的力量。

    金丹境的含怒一击并没有那么容易化解,他看似轻松的接下了这一击,身体内却已经被火气侵袭。好在问题并不大。

    点点落下的火星映出神火门弟子僵硬的脸庞,他们很怀疑自己看到了什么。

    常玄五内如焚,依然没有后退一步,脸上还带着不屑一顾的冷笑。给人的感觉则是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接下了十几丈的火焰长刀。

    彭杰安一副见鬼了的表情,脸色更是无比的凝重与肃杀,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青年真是个绝世高手不成?

    这怪不得彭杰安多疑,任谁发出这惊天动地的一击,人家却跟没事人一样都会多想。

    让彭杰安最郁闷的一点是,他这一击根本没试探出常玄的实力。这就是信息不对等带来的强大压力。

    “你以为只有你会火吗?”常玄淡淡一笑,道袍轻轻一挥间,一股淡蓝色的火焰从手掌上冒出,最后凝结成一把淡蓝色的火焰长剑。

    淡蓝色的火焰长剑一出现,彭杰安的眼角顿时猛地一缩,心中纳闷,这青年也是金丹境不成,而且恰好跟他一样是火属性?

    他隐约感觉,青年手中淡蓝色的火焰似乎比自己的还要强上一些,这令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十几丈的烈焰刀声势浩大,不能杀敌等于无用,而且对灵力的消耗巨大,以他金丹境初期修为,也只能发出三次。

    彭杰安打算换战术了,他伸出右手,凝聚出一把红色的火焰长刀。

    “今天本座就让你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彭杰安手中烈焰刀直劈而下,手臂猛然一抖,陡然幻化出无数把长刀,刀影虚虚实实,夹杂着炙热的劲风,铺天盖地的朝常玄爆射而去。

    这千万刀影封住了常玄所有退路,常玄面对这凌厉的攻势,脸上不见如何惊慌,气定神闲的说道:“雕虫小技!”

    常玄脚下踏着奇异的步伐,在漫天刀影下左摇右摆,身形闪烁间,淡蓝色的长剑猛然撩出,击中了其中一道红色的刀影。

    “嘭——”

    漫天的火光炸开,爆炸般的力量朝四方席卷。

    “不……不可能!你怎么看穿我千刀幻斩!”

    冲击波将两人分开,彭杰安一脸惊诧的望着眼前实力莫测的青年。

    “你永远不会知道答案了。接本尊一剑!追魂剑诀!”

    一股磅礴的力量冲天而起,淡蓝色的火剑化为从天而降的蓝色火幕,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能量。

    那是比太阳还要耀眼的光芒,也是死神的请柬。

    彭杰安惊恐的抬头望去,感受到其中恐怖的能量,老脸布满狰狞的疯狂,红发乱舞间狂笑道:“想要老夫死,你们也要陪葬!”

    他张嘴吐出体内的金丹,迎着天空淡蓝色的火幕逆冲而上。

    “不好!这老东西要自爆!”

    李峰大骇,金丹境强者若要自爆,这方圆十几里都要被夷为平地。

    刺眼的光束划破空间,两道极为恐怖的能量在无数道震惊的目光下,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嘭——”

    在接触的一刹那,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静。

    半空中,能量呈波浪般冲击而出,天上的云彩被吹飞了,可在快要接近茅草屋周围的时候,一道半圆形的光罩闪烁了一下,这恐怖的能量竟消失不见了。

    彭杰安一口鲜血吐出,狰狞的笑容僵硬在他的脸上,确实到死都没明白,那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茅草屋和周围这些人怎么会安然无恙。

    李峰也以为这次必死无疑,看那青年好似打出一道道诀,自己这些人又一次活了下来。

    常玄见众人都是一副被吓傻的模样,悠闲的挥了挥手说道:“小事,不就是自爆嘛,本尊挥挥手就搞定了。”

    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众人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常玄,心中纷纷在想,这家伙不会真的活了四万岁了吧?要不怎么这么逆天呢。

    神火门的弟子此时在没有嚣张神色,一个个如丧考妣。

    彭杰安死了,他们没死在彭杰安自爆下,眼前这个如天神般青年会放过他们吗?

    回神之后,神火门的弟子们惊悚之余顿时感觉浑身冰凉。

    常玄朝余下这些人望了一眼。

    “噗通!噗通!”

    神火门弟子满脸惊恐和忌惮的跪了一地。

    他们不想死,蝼蚁尚且偷生。

    “啪!啪!”

    这些人狂扇自己的嘴巴。

    “前辈,我们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

    “前辈,我们保证再也不来您的地盘撒野了!”

    “前辈,您一介高人想来不会为难我们这些小辈。”

    常玄冷笑着望着这些人表演,感觉挺有意思。

    杀了这些人容易,可他不想白费力气。

    直到这些人一个个脸颊高肿,他才沉声道:“行了,本尊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来,然后就可以滚了。”

    听到常玄的话,这些人哪敢有迟疑,纷纷把身上家当都掏了出来。

    哗啦啦的一地,真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什么东西都有。

    这些人肉疼归肉疼,想得都很透彻。小命要是没了,这些身外之物还不都是人家的。

    “前辈,我们可以走了吗?”

    “滚吧!”

    神火门弟子哗啦啦全都跑进了山里,如今他们真得靠脚走了,那些低品质的飞行法器也都掏出来,如今可不只能凭两条腿跑路了。

    常玄看着一地的东西心情大好,让岳宁去把东西都收起来。

    岳宁欢呼一声,两眼放光的去收取战利品。

    李峰师徒望了望三间破败的茅草屋,对于常玄这等高人还要变相的敛财行为,竟生出了几分理所应当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