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十七章 第一次御剑飞行
    轰鸣声远去,当一切安静下来。

    常玄的眼前已经没有了那无形的护罩,他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伸手。

    他望着阳光下张开的五指,这一刻,他有些想哭。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心头的枷锁打开后,常玄感觉自己就像天空的飞鸟,而无极界则是他飞翔的天空。

    “嘻嘻,师父,你在做什么?”

    岳宁娇躯电射而来,见到造成巨响的是常玄后急忙行礼问候。

    常玄抹了把眼睛,装作伸手弹去肩头的落叶,点头笑道:“嗯,是宁儿啊!为师刚修炼完活动下身体。”

    岳宁目中充满讶然神色,活动下身体就造成这么大声势,再看常玄神情,看着好像是哭过耶。

    “师父,你眼睛怎么红了?”

    常玄伸手挡额,白装了还是被少女发现了。

    他神情严肃的说道:“刚才有只虫子进了眼睛,没事了。为师出去一趟,你继续去修炼吧,可不准偷懒!”

    岳宁撅了撅嘴巴,很是委屈的说道:“知道啦,师父。”

    她也想出去,可是又不敢违抗师命。

    少女走后,常玄迈步朝前走去。

    他走得并不快,走得很用力,也很用心。

    一阵山风吹来,掉下纷纷落叶,如雨般飘飞在空中。

    鞋底踩着堆积的落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常玄顺着山道缓慢而坚定的前行,阳光透过树荫,洒在他孤单前行的身影上。

    山中的风光很美,他顺着清澈的溪流,找到了一片小湖,微风吹过,湖面微波荡漾,反射出道道鳞光。

    盛开的山花随风飘来一缕清香。

    常玄被压抑许久的烦躁和怒气消散而去,内心变得安静而祥和。

    常玄抬头望了眼湛蓝的天空,心想接下来该去哪儿呢?

    当然是找一座最近的城镇,好好领略下这里的风土人情,痛痛快快的潇洒一番!

    寂寞如雪的人生,除了浪还是浪!

    至于系统的任务,浪完回来再做。

    常玄的心儿飞扬起来,感觉身体都轻飘飘的。

    “我欲乘风破浪、踏遍黄沙海洋,与其误会一场,也要不负勇往!”

    常玄快乐的哼着歌儿,正准备迈动脚儿,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恭喜道尊,成功打破结界,允许外出时间五天,如果逾时未归,后果自负。”

    “任务更新,请道尊及时查看!”

    我去年买了块表!

    常玄怒骂出声,心中万千草泥马奔腾,有种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愤慨。

    好不容易可以去领略下花花世界了,系统却给他来了个限时,这特么不是逗爷玩嘛!

    常玄心里骂娘,也只能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五天时间,也能做很多事情了。

    管它什么任务呢,老子先快活了再说。

    至于五天后不会来,常玄还没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他可不敢用自己的小命去试探系统的冷血无情。

    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常玄看了眼寂静而广阔的森林,现在该往哪里走?

    对于刚走出茅草屋五里安全区的常玄来说,这绝对是个让人忧郁,又很迷茫的重大难题。

    回茅草屋叫上徒弟岳宁?

    常玄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有些地方带着少女很不方便,还怎么维持他在少女心目中的高人形象。

    他的须弥袋中倒是有不少从神火门弟子那打劫而来的飞行类灵器,这种飞行类灵器就是用来代步的,上面刻有阵法,对于灵力的消耗也不是很大。

    常玄挑了把巨剑,小说中不都有剑仙在空中飞来飞去,今天倒是可以好好的体验一把。

    他发出神识,抹去原主人留下的印记。

    常玄随意挑了一个方向,心中想着只要一直飞,肯定能飞出莽荒山脉。

    常玄跳上巨剑,灵力一催动,他登时发出一声怪叫。

    巨剑笔直的朝着前面的大树冲了过去。

    常玄急忙刹车,拍了拍自己受惊的小心脏,目光朝四周望去。

    没人吧?

    这要给人看到这一幕,脸就丢大了。

    第一次的试驾很失败,好在没人看到他这个初学者出糗的一幕。

    在尝试了几次之后,他倒是摸索出了门道,已经能轻松的驾驭脚下的飞剑。

    “走你!”

    常玄御剑而飞,黑发飞扬,衣袂飘飘,真是好不潇洒。

    下方的山石、树木在眼前飞速而过。

    这要是掉下去会不会摔死?

    虽说登高望远,可这莽荒山脉连绵数千里,常玄愣是没瞧出边界在哪。

    陡然间,常玄听到一声尖啸,后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唳!”

    一只体型巨大的飞行类凶兽,空中霸主灰羽苍鹰,它那对翅膀展开足有数十米长,尖锐的爪子上还泛着寒光。

    常玄暗暗吞了口口水,乖乖个隆冬,真特么大!

    这鸟翅膀要是烤了肯定很好吃。

    空中的灰羽苍鹰跟常玄诞生了相同的想法,远处人类细皮嫩肉,肯定很好吃。

    双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常玄看到灰羽苍鹰眼中的残暴。

    卧槽!

    这凶兽竟然敢打老子主意!

    常玄凌立在空中,准备好好教育下这只灰羽苍鹰,什么叫吃货都不是好惹的!

    灰羽苍鹰的眼中则出现了片刻的迷茫,远处的小东西似乎想要跟自己叫板,他哪来的自信和底气?

    灰羽苍鹰加速朝常玄冲了过去。

    常玄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小心肝不争气的狂跳起来,忘了自己现在不是在安全区内,没了无敌的属性,而且这庞然大物一看就不好惹。

    这特么就尴尬了!

    娘滴,风紧,扯呼!

    常玄急忙脚底抹油,一个急转弯,朝下方的山林飞去。

    空中的灰羽苍鹰有些发懵。

    这是什么操作?

    刚才不是还站在那挑衅鹰爷吗?

    怎么转眼就开始逃了呢?

    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嚣张的家伙!

    灰羽苍鹰追着常玄的身影俯冲而下。

    “他么的死鸟,再追老子,老子送你上烧烤架了!”

    常玄恨声威胁道,他在山林里逃了半个时辰,这死鸟追了他半个时辰。

    关键这灰羽苍鹰眼睛贼好,常玄想找个地方藏起来都难。

    只要他稍微停留一下,那如钢铁般利爪就抓了下来,每次必飞沙走石间石毁树亡。

    常玄很想跟这空中霸主掰掰手腕,可深知自己小胳膊小腿的掰不过人家。

    好不容易出趟门还落了难,他欲哭无泪。

    前方出现一片茫茫大雾。

    总算找着避难之所了,要是在这大雾中灰羽苍鹰还能找着自己,那就跟它拼了!

    常玄一头扎了进去。灰羽苍鹰在空中飞了两圈,没有找到常玄的身影,双翅卷起阵阵狂风,将周围破坏的一塌糊涂这才恨恨的离去。

    常玄跟灰羽苍鹰在莽荒山脉兜了半天弯早就不分东西南北,此刻又进了浓雾中更是辨不清方向。

    常玄看了看周围,能见度实在太低,外面传来灰羽苍鹰大肆破坏的声响,他只能朝前行去。

    走了一会,雾气稀薄了很多,也能看清前方几米之内的东西。

    常玄没走出多远,赫然在前方发现了一具尸体。

    这人死状凄惨,眼珠子几乎都凸了出来,脖颈断裂,上面有五个紫黑的手指印,而他的右手就放在脖颈上,竟是自己掐死了自己。

    这诡异的死法令常玄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再往前行去,常玄又发现了好几具尸体。

    有残肢断臂的,有脑袋被利器洞穿的,红的白的流了一地。血腥之气弥漫。

    常玄忍着恶心查探了一番,发现这些人应该都来自于同一个宗门,而他们的死因则是因为触动了此处威力强大的禁制。

    在昏暗的光线中,常玄顺着尸体,很快看到一处黝黑的洞口。

    山风灌入山洞内发出呜呜的声响,像是鬼哭狼嚎,有种诡异阴森之感。

    常玄警惕的走进洞内,发现山洞内干燥异常,看起来绝不会是凶兽的巢穴,人工开凿的痕迹很明显。

    死了这么多人破除禁制,看来这些人的目的就是这处山洞,难不成这里是某个高人修炼的洞府?

    传言有很多修为极高的散修会挑选灵气充足的山脉,开辟洞府独自修炼,不管这些人渡劫飞升还是渡劫失败,都会在洞府内留下很多珍稀材料、丹药或者大量灵石、功法、武技等等。这样的洞府完全可以称之为一座宝库。

    当然这样洞府也存在极高的危险性,洞府外会布下威力奇大的禁制,洞府内或许也是机关重重。

    这么想来,先前那奇怪的大雾肯定也是禁制,为了防止凶兽和别人的窥探。

    进还是不进?

    这是一个问题。

    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就算有好东西肯定也都被人拿走了。

    若这真是一处传承洞府,吸引力还是蛮大的,就这么离开又不太甘心。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哥可是系统傍身的男人,怕什么!

    常玄打定主意后,小心翼翼的朝山洞内走去,一边放出神识查探山洞内的情况。

    为了安全起见,他还从须弥袋中召出了傀儡分身在前面探路。

    随着常玄的深入,在两旁的山壁上每隔十几米就有一颗鸡蛋大小的圆珠,圆珠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方圆几丈的范围。

    在山洞内常玄又发现了几具尸体,他不由打起了十二分小心,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洞府内别有洞天,前方出现了一道石门。

    常玄刚走过石门,毫无征兆的从暗处闪出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将他包夹起来,冷眼盯着他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