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十八章 鬼僵
    你们两个作弊呀!

    吓死老子了!

    常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一拳就砸过去。

    老子这么小心谨慎了竟没有发现你们两个妖人的存在。

    这两人应该用了敛息术之类的秘法,躲过了自己的神识探查。

    常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小心戒备着。

    比起常玄的紧张两人神情极为的从容,自信满满。

    两人没有马上出手抢攻,大概觉得收拾眼前的青年十拿九稳,反而有些好奇的望向常玄身前的傀儡分身。

    “小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好整以暇的问道,一副吃定了常玄的模样。

    常玄苦笑道:“我要说被凶兽追杀,结果迷路了,意外走进了这里,你们信吗?”

    两人闻言不由哈哈大笑,望着常玄的目光中又多出了几分轻蔑。

    “你这傀儡玩具有些意思,倒跟我们这一脉的尸魂术有些相似。你也是我魔门之人?”

    常玄当即了悟,这两人是魔门中人无疑,之所以没有立马对他痛下杀手,除了对自身实力极为自信以外,还因为看到了傀儡分身,将他当成了同门之人。

    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一点呢?

    常玄脑筋一动,眼前这两人修为并不高,跟他境界一样只有筑元境中期,加上对方有些托大,收拾两人应该没有问题。

    看情况他们来了不少人,里面说不定还有高手,动起手来免不了打草惊蛇,倒不如利用这个误会。

    常玄想罢,不再隐藏自身修为,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对方越麻痹大意对自己越有利,他将修为控制在筑元境初期,拱手说道:“自己人,自己人,小弟常玄见过两位师兄。”

    两人收到常玄的‘诚意’,眼中的敌意少了几分,却也没有完全信赖常玄。

    “看来你天赋不错,这么年轻就达到了筑元境中期,你是哪个宗门的?”

    常玄对于无极界的宗门根本不了解,倒是记起追杀岳宁的紫面邪修。

    “小弟师出灵煞殿,两位师兄是?”

    “原来阁下是灵煞殿的同道,我叫周玉,他叫赵安,我们是尸鬼宗的。既然是自己人那我们兄弟就不为难你了。这里是我们宗门前辈的坐化之地,你速速离开吧。”

    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有些不耐烦的对常玄挥了挥手。

    常玄皱了皱眉头,想要混进去的计划失败了,不过想想也是,就算同是魔门之人,对方也不会让自己这个外人来分一杯羹。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悄无声息的把两人做掉。

    “那小弟告辞,日后有缘再会!”

    常玄说完假装转身,就在两人想要再次掩入黑暗中的时候,突然身形一闪,在空中留下一串鬼魅的幻影,冲向了右边那人,手掌印在那人身上,磅礴的灵力一吐,这人就被震碎了心脉,身子当即软绵绵倒地。

    “小子,敢尔!”

    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双目圆睁,脸色惊变,刚激发起浑身灵力,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借着两眼一黑,也去找阎王爷报道了。

    他则是死在常玄傀儡分身的手下,在常玄说话的时候分散了对方注意了,控制傀儡分身移到了对方身后。

    因为没有任何防备,常玄很容易击杀了这两个尸鬼宗的弟子,将这两人尸体藏好,他继续往前走去。

    石门后则是一处宽敞的大厅,在大厅中又出现了几条岔道,通向更深处的石室。

    常玄的目光在大厅中扫视,并没有看到尸鬼宗的弟子,想来是四处寻宝去了。

    大厅有十几根的石柱,四周的墙壁上刻有几幅神魔像,丑面獠牙,面目狰狞。

    地面上散落了一些白骨,有凶兽的也有人的。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轰隆隆!”

    这时前方传出石门打开的声音,石磨的声音在空寂的大厅中响起。

    常玄收起傀儡分身,身形一展,朝发声处掩身而去。

    前方有几个人站在石门之前,常玄在这几人中发现了伪装成神火门弟子的沈堂主和陈凡。

    原来这两人要找的是本宗前辈的传承,怪不得想要杀李峰师徒几人灭口。

    石室内黑洞洞的,没有一丝的光线。

    尸鬼宗的几名弟子呼吸不由变得急促起来,望着黑暗的石室目光无比的炙热。他们走到这一步可是付出的不少代价了。

    有人取出火折子朝石室内走进去,将石室内映得通亮。

    石室内有两排木架,上面放着许多盛丹药的玉瓶,另一个木架上则放着几本书籍。

    密室无风,玉瓶和书籍上都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陈凡拿起一个玉瓶拔下瓶塞,一股淡淡的清香之气散发而出。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丹药竟还留有如此药力。”

    陈凡啧啧称奇,他又走向书架,拿起一本书籍,吹掉上面的灰尘,封面上顿时露出炼尸术三字。

    “堂主,这肯定是尸道人前辈的坐化之地。炼尸术宗门已经失传多年了,没料到竟在这里碰到了。”

    沈堂主点了点头,也是不由露出兴奋的神色,“咱们是按照尸道人前辈留下的线索才找到这里的。将这些东西全部带回去,咱们尸鬼宗的实力肯定会上升一个台阶,宗主肯定会嘉奖咱们的。”

    陈凡吩咐其他几个弟子道:“把这些东西都装起来,咱们去下一个石室看看,肯定还会有不少好东西。”

    这些人的目光全部都放在丹瓶和秘籍上,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的脚下升腾起淡淡的黑雾。

    常玄匿身在外却是看得分明,他虽然不知道这些黑雾是什么,却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堂主和陈凡两人修为最高,都达到金丹境,此时也感觉出了异状,体内的气血有些不畅,就连灵力运转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不好,是尸气,快退出石室!”

    两人脸色剧变,屏住呼吸的同时朝石室外奔去。

    石室下竟藏有阵法,此刻阵法被激活,阴风阵阵,在这狭小的空间内呼啸来回。

    弥漫的黑雾中传来了尸鬼宗弟子的几声惨叫,被黑雾包裹的肉身十分诡异的开始干瘪,表面的皮肤也变了颜色,而下方的阵法却是一片大亮,竟是在吸收这几人的血气。

    “炼血大阵!!”

    沈堂主和陈凡一脸恨意和惊骇,虽然着急却也无能无力。这阵法他们只在史籍上见过却不知如何破解。

    石室那些尸鬼宗的弟子并没有倒下,干瘪的身体表面泛起了金属般的光泽,眼睛变成了灰白色,完全失去了人类的情感,发出一阵一阵的嘶吼透着如凶兽般的凶残和嗜血。

    几人转动僵硬的尸体,充满邪恶的眼珠则锁定了沈堂主和陈凡两人。

    “鬼僵!”

    两人惊呼一声,手下却不敢怠慢,武技纷纷轰出。

    一串串火花冒出,两人攻击只在鬼僵身上留下并不深的伤口,伤口处却没有血流出,这些鬼僵已经身硬如铁。

    沈堂主灵力运转全身,一拳狠狠地猛地轰向鬼僵的头颅,急声道:“赶紧解决这些鬼僵,若等他们吸收完尸气,只怕更难对付。”

    陈凡点了点头,一掌将冲到门口的鬼僵拍飞,鬼僵狠狠的撞到了石室的墙壁上,发出震天的巨响,碎石纷飞,整个石室都跟着剧颤不已。

    常玄看得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因为那被拍飞的鬼僵竟然还没死,晃悠悠的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魔门的手段还真诡异、恐怖,原本比沈堂主和陈凡弱实力都要弱很多的尸鬼宗弟子,竟忽然变得如此厉害了。

    武技的光芒不时在昏暗的石室中闪亮,双方打斗异常激烈。

    安全为上。

    这里太危险了,还是先溜为妙。

    趁他们打斗正好看看别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常玄在发现沈堂主和陈凡都是金丹境后就放弃了从他们手里夺宝的想法,更何况还有几个恐怖的鬼僵。

    常玄退出来后走向另一条岔道,在岔道的尽头同样是一间石室,在石门上一番摸索总算找到了石门的开关。

    有沈堂主几人的前车之鉴,常玄也不敢冒然进入石室,在石门打开的那一刻,常玄立刻远离石门。

    常玄屏气凝神,观察了片刻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凶险,这才运起灵力在身外形成一层护罩,慢慢走了进去。

    石室正中央有一处宝座,而在宝座上竟有一具盘膝而坐的尸骸。

    这尸骸身上穿着华贵的长袍,空洞的双目望着石门的方向,也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

    这就是洞府的主人,尸鬼宗的前辈?

    常玄神识落在尸骸上时,竟传来一种令人心悸不安的邪恶煞气。

    常玄瞳孔不由猛地一缩,后背感觉有些发寒,这尸骸给他一种诡异阴森之感。

    常玄倒没被这一具尸骸吓住,就算他生前修为再高,有通天彻地之能,如今也不过是一具枯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