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十九章 尔欺我诈
    常玄目光在阴森的石室内一扫,便发现了那宝座上有一颗发亮的圆珠。

    这珠子大概有拳头般大小,跟通道内用来照明的有极大的不同,上面闪动的分明是灵器秘宝的霞光。

    这珠子竟达到了圣器的级别,虽然只是下品圣器,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常玄不为所动没被圣器所迷,眯起眼睛警惕的观察四周。他总感觉暗处好似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

    常玄身上的绿玉镯猛然一亮,平和的道韵传出,有些恍惚的心神重复清明。

    常玄的神情不由猛地一变,就在刚刚他竟莫名遭受了神魂攻击。

    绿玉镯是中品防御灵器,能抵挡筑基境圆满修士的全力一击。而它更大的功用却是在防御神魂攻击上。

    安静的石室内陡然响起了一道惊咦声,“年轻人竟然带着防御神魂的秘宝。”

    常玄心中怒气冲天,爆喝道:“什么人在这装神弄鬼?!”

    “桀桀——”

    一阵怪笑声响起,声音飘忽不定,令人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老夫便是尸道人,你小子还不过来见过前辈!”

    “前辈你个鬼!”

    “你个阴险无耻的家伙刚偷袭完老子还有脸自称前辈!”

    “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将你挫骨扬灰!”

    常玄指着尸骸破口大骂,若自己所料不差的话,这尸骸定是尸道人,只不过这家伙肉身已经泯灭,不过徒留一缕神魂而已。

    刚才还得意张狂的尸道人不笑了,一时间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想他纵横无极界这么久,还没被一个小辈如此辱骂过,谁听到他尸道人的名号不是胆战心寒、战战兢兢。

    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且不论自己在外面的凶名,身为宗门弟子也不该是这态度!他此时的心情那是一个相当的忧郁。

    怒归怒,可不能因为这小子坏了自己的计划啊!

    尸道人之所以在宗门内留下这洞府的线索,就是预防自己有一天遭遇不测。

    他几百年前陨落,没想到等到现在才有人寻到了这里,更没想到碰上这么个混小子,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常玄这时候却是祭出了擎天剑,对着尸骨戳啊戳。

    尸道人再次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你在做什么?!”

    常玄嘴角噙着不屑的冷笑:“疼不疼?”

    那不过是死去的肉身而已,肯定不会有痛感,可被眼前这小子一问,尸道人真觉得有些疼。

    “有话好说,先前是老夫做到不对。这样吧年轻人,只要你帮我把尸骨安葬了,老夫便送你一场大造化。这件下品圣器日月珠和老夫的传承都送与你。”尸道人循循善诱的说,这两样东西不论哪一种放到外面都能引起修士界的腥风血雨。

    常玄却是鄙夷的一笑:“你的传承老子又不稀罕,至于这日月珠我自己拿就是了,还需要你送吗?”

    尸道人闻言一阵气结,厉声道:“好一个狂妄无知的黄毛小儿,你可知得了老夫的传承就等于拥有了不死不灭之身。这日月珠被老夫祭炼过,你不怕死就拿拿看看。”

    常玄皱了皱眉头,尸道人传承他没兴趣,这种邪门功法他才不会修炼。圣器可是好东西,可却被这老鬼下了禁制。

    一大一小两只狐狸都没有说话,心中盘算着如何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怎么样,想好了吗?”

    尸道人声音再次响起了。

    常玄嘿嘿笑道:“想好了,前辈我该如何帮你。”

    “孺子可教!”尸道人大笑,继续说道:“在这石室后有一间密室,你只需要把我的尸骨放到……啊!臭小子,你好大胆子!”

    常玄在尸道人说话的时候,突然间一拳轰了过去,直接打在尸骸上。

    他这一拳少说有千斤之力,那尸骸虽然被轰的一震,却并没被轰碎。这尸骸比起先前的鬼僵还硬。

    常玄暗暗咋舌,这尸道人不愧是一代强者。

    “臭小子,你偷袭我。你是如何知道我神魂隐藏在枯骨中?”尸道人大怒,尸骸上冒起一团黑雾,汇聚成一张狰狞的人脸。

    熟读系统赠送的百科全书的常玄没有太过吃惊,淡然道:“很简单,日月珠内蕴含日月灵气,激发时威力巨大却不适合修炼鬼道的前辈藏身,那就剩下眼前的尸骨了。”

    “你竟知道日月珠。”尸道人有些讶然。

    常玄淡定道:“知道一点。前辈不必动怒,先前您不也偷袭过晚辈,咱们也算扯平了。”

    “年轻人不要太猖狂。这次老夫就不与你计较,若有下次,老夫拼着神魂受损也要灭杀你!”尸道人冷冷的说道。

    “不知晚辈该如何做?”

    常玄老实的点头,他刚才攻击尸骸除了要逼出尸道人外也有试探的意思,看尸道人还剩下多少能力,如今听他只是说了两句狠话倒是放心不小。

    “那密室的开关在这宝座的下面,你打开密室将老夫放入里面的血池中,到那时候老夫就将日月珠和传承都交与你。”

    尸道人漂浮在空中,指挥常玄如何去做。

    常玄移开宝座,在中间那块石砖上一踩,果然传来了机括声,密室的门缓缓打开。

    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面而来,常玄等了一会,这才单手拿起宝座,慢慢朝密室走去。

    “前辈,这密室中没有埋伏吧?”常玄似乎想起了什么,走到门口就停下了脚步。

    “你小子可真够小心谨慎的。没有,进去吧。”尸道人没好气的说。

    常玄可不会全信尸道人之言:“前辈,这阵法是什么?”

    “炼血大阵,普通的练血大阵能增加自身气血,而高深的练血大阵则能生死人而肉白骨。你小子不是我尸鬼宗弟子吗?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尸道人疑惑的问道。

    常玄敷衍一句:“晚辈入门不久。”

    他想起先前那些被吸干了精气和血气的尸鬼宗弟子,原来在阵法下全都流到这血池中来了。

    血池上方闪烁着诡异的红芒,一个个气泡在血池中鼓起破碎,看起来就像是沸腾一样。

    “桀桀——,等了这么多年,这血池终于吸够了精血,老夫也能重塑肉身了。好了,快点把老夫放进去。”尸道人有些兴奋和着急的说道。

    常玄走到血池边,却没有把尸道人尸骸放下去,沉声道:“前辈,按照约定您现在是不是先把日月珠交给晚辈。”

    尸道人略显气愤道:“你小子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没办法,晚辈实力低微,前辈您若是恢复修为,到时候反悔晚辈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常玄默默的说。

    “好吧。我传你法诀。”尸道人无奈的说道。

    常玄听完,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在日月珠上,按尸道人传授的法诀破除禁制。

    尸道人的鬼脸突然发出一声厉啸,啸声入耳,令他的识海犹如被针扎一般的疼痛起来。

    常玄一直提防尸道人在日月珠上做手脚,没料到尸道人在这时候对他发动了神魂攻击。

    “前辈你要做什么?!”

    常玄惨哼一声,略显惊慌,防来防去,还是被这老鬼给阴了。

    尸道人哈哈大笑道:“小子,你中了老夫的蛊尸咒就不要反抗了。等老夫吸收完这血池精血,重见天日之时,你就当我的先锋。放心,老夫不会抹杀你的意识,你小子心智不弱,到时老夫再指点你两下,保你受用无穷。”

    常玄感觉有什么东西钻入自己的识海,神魂的痛楚比起肉体还要难挨,仅仅一会他全身就被冷汗湿透了,更是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尸道人控制常玄的身体将自己放入血池,尸骸顿时被血雾吞没。

    血池翻滚不已,煞气更是冲天而起。

    血色的光芒朝尸骸上汇聚,与煞气彼此交融在一起,里面传出尸道人沉醉而享受的声音。

    在这几股气息的牵引下,尸骸发出一阵颤动,外表升腾起血色的火焰,血池中的血气和精气形成了一个漩涡,不断的涌入尸骸中,一道模糊的人影正在逐渐的形成。

    常玄此时无心关注尸道人这边的情况,识海处于崩溃的边缘,蛊尸咒邪恶无比,令他的意识都有些飘忽起来。

    老子要在这倒下了?

    不!决不能屈服!

    想让老子当奴隶,当牛马一样死缓,门都没有!就算是仙、神也休想奴役老子!

    常玄因为充血而布满血丝的眼睛中透出执着和倔强的神色,就在他苦苦支撑的时候,识海中突然有一股温热的暖流流过,动荡的神魂安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