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十章 打你没商量
    尸道人没有理会垂死挣扎的常玄,他是真正的强者,早已跨过了金丹境,乃是分魂境的高手,在外面实力堪当五品宗门的宗主,即便如今只有一缕神魂收拾一个只有筑元境的小辈也是错错有余。

    千万道血丝涌入血色火焰,覆盖在尸骸上,组成真正的血肉,模糊的人影逐渐变得清晰,隐约可以看出头颅、眼、鼻等物。

    血池的池水下降了一半,全部炼化恢复人形不成问题,修为自然没法恢复到巅峰期,去外面抓几个修士,吸干他们再登巅峰也是指日可待。

    这也是他拼着损耗一半神魂对常玄使用蛊尸咒的原因,在没有恢复实力前,作为一代魔头,他也不敢轻易露面。

    常玄状态很不好,心中更是发慌。

    任谁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都会如此,可认命等死不是他的性格。

    还没好好领略外面的花花世界,老子怎么能倒在这里!

    不想被夺取肉身的常玄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求生意志。

    识海中的暖流淡化了他的痛楚,让他还有闲暇的时间思考。

    有系统大神在身,就这么被夺了肉身,也太憋屈了。

    喂,系统大神,你的宿主都快给人抢跑了。

    常玄尝试沟通脑海中的系统,然而这坑爹的玩意没有任何回应。

    现实,让常玄明白,系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常玄不清楚蛊尸咒是什么,在内照下他可以看到识海中那团黑色的邪气。

    就是这东西让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吗?

    被逼到绝境的常玄爆发出光棍气质,控制自己神魂就朝那团黑气扑了上去。

    我咬!我咬!我咬!

    打不过也咬你个千疮百孔!

    常玄的神魂看起来远不如这团黑气庞大,可在他疯狂的撕咬下,黑气竟是被融化了一些,汇入到常玄的神魂中。

    常玄不由喜出望外,虽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却觉得自己的神魂和意志力都有所增强。

    常玄有些发愣,难不成这东西还是补品?

    这个发现令常玄爆发出高昂的战意,在无数次的扑击下,识海中黑气竟全都被他神魂吞噬,而他的神魂此刻却是明暗交加。

    常玄活动了一下手指,他终于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血池中传来尸道人惊咦声,猛地睁开眼睛,察觉到跟自己神魂断了联系,有些吃惊和不解的望着眼前的青年。

    这一刻的常玄,浑身上下竟透着一股逆天的邪气。

    他的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疯狂的光芒,嘴角勾起的笑容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常玄慢慢朝血池走去,冲着血池中尸道人狞笑。

    “怎么可能,你炼化了我的神魂!”

    尸道人的声音因为恐慌而变得尖锐起来,望着邪气凛然的常玄竟有些惊慌失措大叫:“你不要过来!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我这人最是恩怨分明了,自然要将先前你加注我身上的痛苦还给你。”

    常玄声音干涩沙哑的说,却难掩其中的疯狂和嗜血。

    “少侠,老夫错了,只要你放我一马,我发誓一定会补偿你的。”

    尸道人惊恐的说道,哀求起常玄。

    他此刻正在炼化血池的紧要关头,如果功亏一篑,先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甚至再无法恢复自己的肉身。

    常玄对于尸道人的求饶无动于衷,他才不相信尸道人的誓言。

    现在知道求老子了,晚了!

    干你没商量!

    此刻他虽然恢复了身体的控制,可那嗜血、杀戮气息却在心头弥漫。

    常玄走到血池旁,原本精致的五官变得有些扭曲,一身的灵力都灌注到了双手之上,在他手上赫然是刚刚炼化的圣器日月珠。

    先前常玄就试过用上品灵器擎天剑去戳尸道人的尸骨,只能在上面留下淡淡的痕迹,可见尸道人将尸骨炼化的堪比灵器。

    “少侠,有话好好说。我甘愿献出神魂立下契约给你当牛做马。”

    尸道人惊恐的大叫,日月珠的威力他太清楚了,眼前的青年虽然境界不高,无法发挥日月珠的全部实力,可要破坏阵法和血池绰绰有余。

    先前只是为了取得常玄的信任借机用了蛊尸咒,没想到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尸道人现在悔恨交加,迫不得已之下更是提出当常玄奴仆的条件。

    常玄却依旧不为所动,继续往日月珠中灌注灵力。

    随着灵力的灌注,日月珠越来越亮,将密室照得亮如白昼。

    整片空间都被这光芒所染,一轮明日高升而起,一轮弯月映射半空。

    这股澎湃的力量令尸道人看清了青年的决心,更看到了时间最恐怖的事情,他惶恐、震怒,声嘶力竭的尖声叫道:“臭小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杀不死我的,就等着我无穷无尽的报复吧!”

    常玄俯视着血池中几乎成形的血影,激发了日月珠。

    日月光芒席卷而出,强烈的几乎让人目盲。

    恐怖的能量令空间剧烈的波动起来。

    尸道人做着殊死的抵抗,剩下的半池血水化为一堵血墙挡在身前。

    血墙跟日月光芒接触一瞬间就告破碎。

    日月光芒下传来尸道人凄厉的惨叫声,尸骸外面那身华贵的紫色长袍变成丝丝缕缕的破布,尸骨上刚凝成的血肉消融,又露出了森白的尸骸。

    “咔嚓——咔嚓——”

    擎天剑都无法破坏的尸骸传来清脆的声音,这就是圣器的威能。

    “不!——不!”

    尸道人如野兽般的吼叫着,眼见自身的尸骸纷纷炸碎,化为灰烬。

    练血大阵被破坏了,血池干枯了,尸骸也化为了飞灰,这时一缕黑气从炸碎的尸骸中飞出。

    “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黑气中透着滔天的恨意。

    常玄皱了皱眉头,没料到这样都没有杀死尸道人,密室正在坍塌,他不得不赶紧逃离这地方。

    先前全身的灵力都被日月珠吸取了,他也不会神魂技,对付不了尸道人的神魂。更何况如此大的动静,肯定会惊动沈堂主和陈凡两个人。

    常玄收起了日月珠,在漫天尘土中掩身而退。

    尸道人神魂此时十分的虚弱,好似被十几个壮汉给轮了的少女,他神魂单薄了许多,仿佛随时都会熄灭的烛火,这一切都是拜那小子所赐。

    他不敢再尝试去夺舍常玄的肉体,先前有半数神魂的蛊尸咒都没能控制住常玄,此时仅剩这点神魂更不敢妄动。如果再被抹杀,那他就真正的身损道消了。

    ……

    ……

    嗷!

    最后一只鬼僵张嘴朝沈堂主攻去,从鬼僵的嘴里喷出一道绿色的光团,这光团带着一股腐烂的尸臭。

    沈堂主急忙闪身,他身后的墙壁被绿光击中,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出一道深坑。

    陈凡这时趁机上前一拳轰中鬼僵的头颅,将这头颅轰碎,那鬼僵身子摇晃了两下倒地,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凡的袖口被撕破一大块,而沈堂主的衣衫也略显凌乱,可见两人也是经过一番惨烈的大战。

    “这鬼僵真是难对付!”陈凡喘息着说,刚才差点被鬼僵废掉右胳膊,此刻想想还心有余悸。

    沈堂主认同的点头,感叹道:“尸道人前辈天纵奇才,据说他把自己都炼成了刀枪不入的鬼僵,宗门的金甲尸就是出自尸道人手笔。当年尸鬼宗令人闻风丧胆,可惜后来尸道人不知道为什么失踪了,尸鬼宗也逐渐没落了。如今咱们有缘寻到了前辈的洞府,若能获得他的传承,定能再创我尸鬼宗曾经的辉煌!”

    “把自己炼成鬼僵!”陈凡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他进入尸鬼宗不久,地位也不高,根本没法接触这些秘闻。沈堂主倒是十分赏识他,将这段秘闻娓娓道来。

    突然整个洞府内一阵地动山摇,陈凡不由神色大变:“发什么了什么事?”

    沈堂主接不上话了,他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不小心碰触了禁制吧。”沈堂主猜测。

    “不对!跟咱们一起来的人除了死在外面的,跟随咱们的不都变成了鬼僵了吗?”

    “难道是周玉和赵安这两个小子?走,去看看。”沈堂主也有些茫然,想起还安排了两个弟子守住石门。

    两人疾掠到石门处,呼唤两声没有应答,四处一找就发现了周玉和赵安的尸体。

    周玉死状凄惨,胸前凹陷,睁大了眼睛没有闭上,显然是没有料到什么事情有些死不瞑目,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沈堂主神色凝重的说道:“周玉、赵安是被人偷袭而死,只怕这里有外人进来了,咱们小心一点。”

    “堂主,我一定将这人找出来,替师弟们报仇!”陈凡恨声说道。

    “快走,若是被别人捷足先登,找到尸道人前辈的传承就麻烦了。”

    沈堂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急忙和陈凡朝先前发声处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