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精神折磨
    常玄在神识大战中虽然获胜,却也染了部分邪气,为了灭杀尸道人尸骸,又全力催动圣器日月珠。

    死里逃生后,他的心境依然很不稳定,他极力的压制那股杀戮的意志,身体滚烫犹如火山在体内爆发。

    尸道人没死,常玄也没敢继续留在洞府内,出了洞府一连奔出百余里才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恢复下体力和几乎消耗一空的灵力。

    此时灵液的好处就显现出来,在化掉数滴灵液后,空乏的经脉内重新注满了灵气。

    那股残暴的杀戮意志却比较难清除,常玄紧闭双目,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常玄识海中神魂化为一个小人的模样,也如常玄此时一般无二的打坐,唯一不同的是识海中的小人座下是一朵莲花。

    小人的身上有氤氲的光华,而那朵莲花却是黑色的。

    林中突然射出数道劲气,直接轰向盘坐中的常玄。

    常玄眼睛猛然睁开,目中寒光乍现,身子腾空而起,险之又险的避开这几道攻击,双足轻巧落地,凝视着袭击而来的方向。

    噗!噗!噗!

    几道劲气打在常玄先前坐的地面上,瞬间出现了几个深洞,若非常玄反应快,他身上少不得出现几个血窟窿。

    常玄见状,脸色不由阴沉起来。

    在吞噬了一些尸道人神魂后,常玄感知力有所增加,他修为只有筑元境中期,神魂却已堪比金丹境。

    先前他就感知有人过来了,他自认藏得挺隐秘,竟还是被对方发现了,而且毫无征兆的出手偷袭。

    “藏头露尾,出来吧!”

    常玄盯着劲气射来的方向森冷说道,手上的灵力也是激射而去。

    大树后跃出一道人影朝常玄走了过来。

    常玄皱眉,偷袭他的人竟然是尸鬼宗的陈凡。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常玄寒声问道。

    “臭小子,你想不到吧!老夫说过,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陈凡厉声说道,盯着常玄的目光杀气腾腾。

    “尸道人!”

    常玄心下一惊,眼前的陈凡不是陈凡了,他被尸道人夺舍了。

    “哈哈!没错,正是老夫。臭小子,去死吧!”

    尸道人一掌拍了过来,用得竟是陈凡的烈阳掌。

    一股炎热之气扑面而来,常玄急忙闪身。

    “嘭!”

    烈阳掌打在他身后的巨石上顿时炸出一个大坑。

    常玄心下一沉,神色凝重了几分,如果是尸道人的话,倒是可以准确的找到他的位置。他虽然吞噬了尸道人的神魂,却没有完全炼化掉。

    “怎么样小子,如果你求饶的话,老夫可以考虑考虑留你一命。”

    尸道人戏虐的望着常玄,他利用传承夺舍了陈凡,虽说陈凡刚经过一场大战,可他毕竟是金丹境中期的强者,眼前青年只有筑元境中期,收拾他易如反掌。

    他觉得轻易杀了常玄难消心头之恨,只有好好的折磨他才能解气。

    常玄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老子就是死,也不会向你这个魔头求饶!”

    尸道人闻言大怒:“臭小子,嘴还挺硬。待老夫擒下你,让你尝尝万鬼蚀骨的滋味,看你能嘴硬到几时。”

    尸道人双手一抬,对着常玄就攻了过来。

    常玄不敢大意,这是他出了安全区后的第一场恶战,双方境界也差很大,要说没有畏惧那是不可能的。

    可他也知道双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除了拼命别无他法。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常玄祭出擎天剑,寒光一闪,毫不迟疑一剑劈了过去。

    “凭你的修为根本就伤不到老夫。”

    尸道人在身前布下一道灵力护罩,双掌闪烁着红色的光轮,身形如电,狠狠的拍向常玄的胸膛。

    这一掌极为的霸道,还未近身就让常玄感觉到脸颊发疼,如果被拍中,起码得断几根肋骨。

    常玄脚踏禹步,身形化为一道残影。

    掌影不断飘来,追着常玄而去。

    常玄犹如狂风巨浪下的一叶扁舟,好似随时都会覆灭。

    尸道人眼中满是震撼的情绪,眼前的青年看似狼狈,却躲过了他所有的攻击。

    本以为一招就能击败眼前的青年,看来得费点功夫了。

    “该你接我一剑了!”

    “追魂剑诀!”

    常玄右手高举擎天剑,灵力灌注到剑身之上,剑光如开闸的洪水奔腾不休,带起周边的气流朝尸道人汹涌斩去。

    尸道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自大而轻蔑的说道:“我说过,你根本就伤不到老夫。”

    剑光在护罩外停了下来,虽然在不断的斩击着护罩,威力却也在不断的消退。

    “是吗?追魂剑诀共有三式!”

    “斩!”

    虽着常玄的这声爆喝,一道粗大无匹的剑气出现,瞬间撕裂了虚空。

    地面上出现了道道的裂痕,令尸道人的面色一变。

    尸道人眯起了眼睛,这一剑的威力比第一剑大了何止一倍,而那青年身上的锋芒之气似乎更盛,隐隐有剑意之境。

    这小子,不能小视啊!

    剑光接触尸道人灵力护罩,灵力护罩轰然破碎,这令尸道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心情略显复杂,他能化解这一击,可是下一次呢?

    尸道人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因为第三剑紧随而至。

    这一剑很缥缈,却又给人感觉真实存在。

    这一剑也很美,仿佛寒星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这一剑的威力也很大,这是三剑叠加之威!

    尸道人难以抑制的害怕起来,因为他感觉自己接不下了。

    尸道人身体化为一道红色的流光向后激射而去。

    尽管他诡异的变向,可依然没躲过那抹寒星,鲜血从他的肩头伤口处流了出来,渗透了他的衣服。

    尸道人又飞了回来,眼中除了匪夷所思外还有受伤的震怒。

    “很好!”尸道人咬牙说道。

    好个屁呀!

    常玄无奈苦笑,最强的一击只是伤到了尸道人,令他有些焦躁。

    “我想你的灵力应该消耗的差不多了吧。”尸道人阴冷的说道。

    常玄心脏猛然一紧,面上闪过一丝不安的神色,好似自己的弱点被敌人发现了,眼神也开始飘忽起来。

    “桀桀——想跑吗?可没那么容易。”

    尸道人狰狞的笑了起来。

    三番两次在这青年手下受挫,他必须把这些债全都讨回来。

    不但要折磨这青年的肉体,还要狠狠摧残他的精神。

    “如果你现在还能灵力动用日月珠的话,说不定你还有机会哦。可惜了,你只有筑元境中期的修为,如果你没损耗灵力倒是能动用一次,此时却做不到了吧。”

    这老鬼说什么?

    灵力?

    老子丹田内灵液还有很多啊!

    常玄激动的掏出日月珠,催促道:“谁说我不能动用日月珠了,不怕死你尽管上!”

    尸道人大笑道:“急什么?你再怎么虚张声势都没用的。”

    “说实话你不信,这年头做个诚实人真难。”常玄无奈的摊了摊双手,虽说丹田中灵液修炼不易,如今可不是吝啬的时候,他当即炼化掉数滴灵液,灵力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是的,他的灵力储备量是同境界修士的几倍,这就是天阶功法的过人之处。

    尸道人无法从常玄的神情中分辨出真假,心中虽有判断,攻过来时依然小心翼翼。

    一轮明日高升而起。

    一轮弯月映射半空。

    “嘭——”

    在巨大的威力下,尸道人刚冲过来就撞上了一块铁板,瞬间倒飞而回。

    日月珠的威力比起追魂剑诀犹有过之,尸道人几乎全身浴血,模样好不狼狈。

    他死盯着常玄,惊呼道:“你竟然还能动用日月珠。”

    “这次真没灵力了,要杀要剐你随便吧。”常玄光棍的说道。

    尸道人脸色阴晴不定,对于自己的分析也不自信了。

    先前人家说了实话他没信,结果吃了大亏。

    虚虚实实、真假难辨,论阴险、狡诈,比起活了几百年的老狐狸一点也不差。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让人头疼呢。

    刚才已经激发一次日月珠,就不信这小子还能再激发一次,尸道人愤怒出手。

    一轮明日高升而起。

    一轮弯月映射半空。

    “嘭——”

    尸道人大惊,这尼玛什么人啊!

    这次他更惨,被击退后更是一口血喷了出来,竟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次真没了!”常玄痛苦的说。

    “小子,竟然敢骗老夫!老夫不信你能连着激发三次日月珠!”尸道人气得脸色涨红,披头散发,再次飞身而上。

    一轮明日高升而起。

    一轮弯月映射半空。

    “嘭——”

    令人窒息的能量冲天而起,尸道人哭了,在空中更是狂喷血雨。

    “杀了我吧。”尸道人自知命不久矣,如果神魂不损、尸骸不毁他或许真可以长生不死,可如今他被迫夺舍陈凡,如今更是身受重伤,如果陈凡肉身死了,也意味着无极界再无尸道人。

    常玄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拿擎天剑戳了戳尸道人,警惕的说道:“你该不是装的吧,告诉你,别想偷袭老子!”

    尸道人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狂笑道:“桀桀——,你竟然也会怕!臭小子,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噗嗤!

    常玄一剑刺中了尸道人心脏,嘀咕道:“真是的,不知道老子最怕威胁。”

    陈凡嘴里涌出无数血沫,翻了翻白眼,生命弥留之际竟是恢复了神智,他回光返照道:“这位小兄弟,等等……请听我一言。”

    尸道人同样是用蛊尸咒控制了陈凡,他没有完全炼化掉陈凡的意识,就跑出来追杀常玄,这才让陈凡有了夺回意识的机会。

    常玄有些讶异的停下脚步:“你是谁?”

    陈凡喘息着说道:“我本是紫阳宫弟子,发现魔门异动才打入他们宗门以探虚实,结果被贪欲蒙心,想要获得尸道人传承而被算计,枉负师门教诲。我身上有件密信,还请少侠带去紫阳宫,此事关乎我正道存亡……仙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