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麓山城
    常玄有点懵。

    这情景好像电影中看到的那一幕。

    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万中无一的学武奇才……以后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嗯,感觉是一样的坑逼。

    你死就死呗,还要给我找点事干干?

    正道存亡,关老子啥事?

    常玄在陈凡的腰间找到了须弥袋,并不客气的把它归为己有。

    至于里面的那封密信,先不论他不知道紫阳宫在哪,就算知道了他目前也没时间去。

    他可不敢挑战系统大神五天的时间限制。

    想想陈凡这种人也挺可敬的。

    打入魔门只凭勇气是不够的,还要足够的智慧和随机应变能力。

    可惜最后功败垂成,有句话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周围环境的影响还是让他产生了贪念,这才被尸道人有机可乘。

    常玄最后挑了出山清水秀的地方把陈凡遗体葬了,至于他最后的那点污点,常玄觉得如果有机会上紫阳宫还是替他隐瞒掉比较好。

    这事也算是一个警钟。

    以后别看到好东西就想往自己兜里揣。

    常玄做完这一切,收拾心情重新奔向无极界的花花世界。

    有灰羽苍鹰的前车之鉴,他放弃了潇洒的御剑飞行。

    有身法在身,常玄速度倒也不慢。

    当他走出莽荒山脉的那一刻,激动不已、心儿飞扬。

    常玄飞上高空辨别一下方向,在前方百里之外有一座巨大的城池。

    在落日前总算走上了官道,官道上也有不少往城里赶的人群。

    有乘坐马车的商贾,有推车的老汉,也有佩着刀剑的修士。

    “老乡,这是麓山城吗?

    常玄拉住一个老人家问道。

    “对滴,年轻人第一次来吗?”老汉和善的笑道。

    常玄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近处看麓山城很雄伟,灰色的城墙全是由巨大的石块组成,高足有十二米,在城墙上还可见巡逻的佩甲兵士。

    城门口处进城的人都排着长队,有数个兵士站在城门两旁,还有几个兵士负责收钱。

    他们才不管你带什么进城,只要把税交了就行。

    进城税也不高,需要二十个银币。

    不管是普通民众还是修士,全都得乖乖交钱进城。

    当然对于身怀神通的修士来说,十二米高的城墙根本不算回事,可有高手坐镇的城主府还是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

    在交了二十个银币后,守城的兵士连看都没看就把他放了进去,常玄很顺利的走进了麓山城。

    麓山城内很热闹,主干道上商铺林立,路旁有卖糕点、玩具的小商贩,有在街上玩杂耍的艺人,有青衫佩剑的剑客,有四处疯跑的娃娃。

    常玄打量着这里的建筑风格,打量着行走着、交谈着的人群,打量着大姑娘、小媳妇。

    原来自己给徒弟岳宁设计的道袍还不算暴露,瞧瞧那边穿着紧身皮衣的美艳少女,上身只有一件类似抹胸的皮革,露出的胸口白嫩煞是惹人注目。

    纤细的小腰和平坦的小腹,下身类似热裤的装扮,勾勒出圆润的臀部和修长的美腿。

    常玄看见她就想到了一样东西,床。

    无量道尊,罪过,罪过。

    邪恶了一把的常玄赶紧收回了目光,要是某些地方起了生理反应那就太尴尬了。

    这惹火的身材竟令人忽略了少女的相貌,等常玄想再去仔细看的时候,少女已经泯没在茫茫人海。

    当然要看这里的风土人情不一定非要像傻子一样站在大街上。

    有好菜、好酒,加上二楼最好的位置再来欣赏才更加的享受。

    常玄随便问了个商贩,得知这里最大的一家酒楼叫齐天楼,便按对方所描绘的路线找了过来。

    常玄寻寻觅觅,甚至有些奇怪这么有名的酒楼怎么不是开在最为热闹的街道上,反而有些偏僻幽静。

    渐渐日头已落,麓山城变得通火通明。

    本是安静的街道上无数人出来掌灯,然后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门前,从楼间的倚栏,从四处八方钻入了常玄的耳朵。

    这……这……这……

    常玄激动了。

    蓦然回首,佳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一个自己想问却问不出口的地方。

    这是男人的英雄冢、温柔乡。

    常玄心想先前告诉自己地址的那汉子真是个同道中人。

    漂亮的小姐姐们,我来了!

    常玄意气风发的走进了这家名为齐天楼的风月之所。

    他也终于明白了这名字的涵义,不是洪福齐天的意思,而是艳福齐天的齐天楼。

    常玄是第一次踏足青楼这种地方,对于青楼的想象还仅限于有限的电影和电视剧中。

    在原先的世界他也没有体验过,这倒不是因为他囊中羞涩或者有什么偏见,只是性格使然。

    如今走进来大部分是因为好奇心作祟,只想瞧一瞧有什么不一样的。

    齐天楼门口没有手摇香帕,花枝招展的姑娘,倒有几个殷勤的小厮。

    常玄一走进来,小厮便上来招呼。

    常玄跟着小厮,走过前庭小院,走进通火通明的楼里。

    或许是时辰尚早,大堂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几个清秀的女子如蝴蝶般穿梭其间。

    前面有一处用于表演歌舞的高台,高台上也有几名姿色不俗的女子在调试乐器。

    常玄在二楼挑了一张桌子,小厮这时问要不要给他安排两个妙人儿。

    常玄有些不好意思的摇头:“不用,不过有个事儿你给我去办一下。去最好的酒楼给我置办一桌酒菜回来,嗯……大约需要多少金币?”

    常玄本意并不是来喝花酒,而是好好的大吃大喝一顿,谁知阴差阳错给送进了这齐天楼。

    小厮闻言轻笑问道:“公子是第一次来齐天楼?”

    “你怎么知道?”常玄纳闷问道。

    都说酒楼小二、青楼老鸨眼招子都亮的很,记忆力非凡,难不成眼前这小厮看出自己不是常客?

    “你可不能欺生,若被我发现,当心拆了你齐天楼招牌!”

    常玄的第一反应是,决不能被当成凯子宰了!

    装得强势一点肯定没错。

    小厮果然一脸忐忑,心中暗讨这位爷口气不小,那肯定是不知道齐天楼是城主府的产业。

    即便有城主府撑腰,他也不敢怠慢,急忙解释道:“不敢,不敢。小人之所以知道公子第一次来,是因为这里的熟客都知道,我们齐天楼有全麓山城最好的厨子,也有最美的姑娘。”

    常玄一个大棒打下去,又送上一颗甜枣,拿出一枚金币放到小厮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我错怪你了,这是赏你的。那就不用出去买了,给我安排一桌最好的酒菜。嗯……要最好的。”

    小厮点头哈腰谢过之后,赶紧跑向后厨。

    这位大爷肯定是初生不怕虎的牛犊,要小心伺候啊!

    一桌酒菜很快就上齐了,常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入口爽滑美味,食材也很新鲜,烹饪技术无可挑剔,虽然辨别不出是什么东西,与曾经吃过的美食比起来,还是别有一番风味。

    常玄很快运筷如飞,吃着满桌的美味,频频点头。

    来齐天楼的大多是来寻欢快活的,常玄一个人在那吃得不亦乐乎,身边还没有一个美人儿相陪,顿时显得有些鹤立独行,与场间的气氛格格不入。

    不管是场间的客人,抑或是齐天楼的姑娘们瞧见这一幕不由都露出些奇怪和有趣的目光,时不时朝这边瞥上两眼。

    常玄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目光,径自吃得不亦乐乎。

    只是酒的味道稍微差了些,不过能感觉到其中有丝丝灵气,想来酿制过程中加入了某些灵药,虽说对修为增进没有多大裨益,强身健体却是可以的。

    “兄台一个人吗?在下可否来凑个桌?”

    常玄抬头,发现来人竟是一个极为俊俏的公子哥。

    这人二十岁左右,身段修长,穿着一袭白袍,丹凤眼桃花眸,如若不是先前说话和喉间的喉结,被人误以为是女子的几率在百分之八十。

    这样的人就不能用英俊来表述了,只能用俊俏。

    常玄略微讶异之后,神色恢复如常,看看二楼周围不知何时都坐满了人,只有他这一桌就他一人,便笑笑拱手一礼:“随便坐。”

    这人坐下后招来小厮,让小厮照样再上一桌酒菜,出手比常玄还要大方,给了小厮两个金币。

    常玄肚子已经有七八分饱了,也没介意,目光倒是看向青年身后站着的护卫。

    没想却是个年过半百的道士。

    道士也能逛青楼?

    常玄却是忘了他自身也是一身道人打扮。

    这老道士身穿一袭灰色广袖道袍,没什么仙风道骨的神仙模样,眼睛有些小,不由多出了几分猥琐的气息,之所以给常玄这种感觉,是因为这道人的两只小眼睛一直在姑娘们的胸前和屁股上打转。

    酒菜重新上了,对面公子哥招呼常玄:“兄台,打扰之处还请见谅,尽管动筷不必客气,为表歉意稍后的姑娘我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