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刺客
    这人还真是大方,不但请吃饭还请姑娘。

    常玄明白过来这话的意思悚然一惊,他可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作为地道的穿越处男,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把第一次交出去。

    常玄急忙摆手道:“不用客气,我就是来看看。”

    公子哥眯起桃花眸,盯着常玄看了许久,恍然大悟道:“明白了,平常的庸脂俗粉肯定不入兄弟法眼。看来跟我的目的一样,都是奔着如烟姑娘来的吧。小弟在外游历两年,归来方知齐天楼的花魁已经变成了如烟姑娘,若是不亲眼目睹一番,当真是遗憾的紧。”

    卧槽!

    感情这小哥儿归来后家都没回,直接奔着青楼来了。

    常玄听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这种奇葩的风流人物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常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在此时一楼台上有人打破了他的尴尬。

    “接下来由如烟姑娘弹奏一曲。”

    楼内的宾客顿时爆发出如雷般的掌声。

    常玄和对面公子哥的目光也不由都朝下望去。

    后台的帷幕掀起,一个身穿青绿纱裙的女子袅娜娉婷的出场了。

    这女子不愧是百里挑一的美人,看起来也就二八年华,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剪水秋眸,香肩露出如雪般的肌肤,身段极为妖娆。

    她坐在琴架前,伸出青葱玉手,随手拨弄下琴弦,响起一阵叮咚音律。紧接这玉指如飞,一曲高山流水让楼内宾客如痴如醉。

    常玄不懂音律,眼前却仿佛看到了青山秀水。

    嗯?这琴有问题。

    这花魁竟是个修士,而那琴也不是普通的琴,才会让宾客如坠幻境,如痴如醉。

    常玄只是恍惚一下,随即恢复清明。

    杀气啊!而且是冲着自己这桌来得。

    他朝对面公子哥看了一眼,发现那双桃花眸也正看着自己。

    “兄台,这是准备动手了吗?”

    “动手?”常玄有些愕然。

    公子哥说完后沉默不语,仔细观察着常玄。

    常玄若有所思之后,猜测公子哥应该是误会自己了,他从容的拿起桌上的酒壶,搬着椅子坐到了一旁,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俊俏的公子哥望着常玄的目光充满了疑惑不解,伸手敲击着桌面,似乎与琴音暗暗契合。

    若说此时没被琴音蛊惑的除了身具神通的修士外,还有齐天楼跑堂的小厮。

    一个小厮端着酒菜‘蹬蹬蹬’走上了二楼,走到这公子哥身旁的时候,他猛然从盘子下抽出一柄寒光乍现的匕首。

    匕首携带一股凌厉之气,直刺公子哥的头颅。

    一场暗杀就在常玄的眼皮底下展开了。

    这小厮身上没有灵力波动,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有一个合理的身份,更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才不会引起别人的警觉,更不会有人怀疑。

    他是受过训练的刺客,知道怎样以普通人的手段杀死一名修士。

    他离目标很近,时机把握也很好。

    当匕首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和角度刺出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成功了。

    俊俏公子哥仿佛没看到刺来的匕首,似乎在想,是谁不想他安全归来呢。

    他没有动,他身后的老道人动了。

    老道人一伸手便握住了小厮的手腕,然后那把匕首转向刺入了小厮的喉咙。

    过程说不上惊心动魄,甚至平淡无奇,老道人做得只是比刺客小厮更快而已。

    小厮的眼眸中闪过愤怒与不甘,却只能在痛苦和绝望中倒了下去。

    楼内依然安静,没有紧随而至的刺杀,只有琴音盘旋。

    常玄大感无趣,先前他能感应到杀气,老道人和公子哥自然也能,用普通人来暗杀修士,也不知道哪个白痴想出来的主意。

    俊俏公子哥依旧警惕望着常玄,好奇问道:“你刚才怎么不趁机出手?”

    常玄苦笑,看来他是真把自己当成敌人了。

    这人也是白痴吗?

    老子出手你还有命在?

    他从老道人刚才的出手看出他也就筑元境的修为,公子哥嘛,暂时未知,他可不想浪费他的慧眼神通。

    常玄起身,不再隐藏自己的修为,淡淡吐出两个字:“白痴!”

    感受到常玄身上澎湃的灵力波动,身后的老道士如临大敌,公子哥脸色也一变,再不负先前的淡然。

    常玄起身离开,他没兴趣知道这公子哥是谁,也没兴趣知道谁要暗杀他,只要这些人不来招惹自己就行了。

    “呦——是个高手!”

    公子哥桃花眸望着常玄的离去的背影对老道士激动说道。

    老道士嘴角抽了抽,收起猥琐的神情,郑重道:“公子,这花魁也看了,咱是不是该回去了?”

    公子哥神情古怪起来,桃花眸中充满了思索的神色。

    “你不觉得这人很有意思吗?这么年轻就有筑元境中期的修为,还敢说公子我是白痴。我很确定他不是麓山城的人,不如跟上去去看看?”

    老道人揉了揉布满皱纹的眼角,大感头疼。

    他对于俊俏公子哥这种见猎心喜的神情似乎司空见惯,只能硬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公子,若被族长知道您回来了不去看他,只怕不妥吧。”

    公子哥皱眉,心生一计,嘿嘿笑道:“那你回府帮我带个信,就说我碰上个高人想要拜师。”

    老道士脸上笑容顿时僵硬了。

    本想抬出族长压压这位公子,却不料人连自己都想给打发了。

    “那可不成,老奴还得护卫公子安全。”

    公子哥起身拍了拍老道士肩膀:“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这次刺杀不成,他们肯定也不敢轻举妄动。想想在这麓山城敢对我出手可没几个人,你回去也闲不着,好好查查这次是谁幕后主使的。”

    老道士苦笑,心中却难以决断,到底是该留下来还是回府报信。

    “不与你多说了,再晚就追不上他了。走了,走了。”

    公子哥急冲冲的说,他说走就走,可怜的老道士想拉的时候人已经没影了。

    老道士想想,还是算了,回去报信,让族长头疼去吧。

    ……

    ……

    常玄刚走出齐天楼不远,就听后面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

    “高手兄,等等我!”

    常玄回头一望,脚步却没停,继续埋头走。

    这扫把星跟着老子干毛!

    公子哥也有些修为,竟是追了上来。

    “兄台别生气,我知道那是一场误会。”

    常玄停下脚步,恶狠狠的说道:“别跟着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公子哥仿佛没看到常玄脸上的怒气,死皮赖脸的继续黏了上来,嘿嘿笑道:“兄台,小弟只是想交个朋友。要不这样,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让你出了这口恶气如何?”

    常玄愣愣的望着他,还有人会提出这种要求?

    这小子有神经病吧?

    赶紧走,免得被他传染了。

    常玄皱眉,搞不明白这家伙跟着自己有什么目的,也不准备搭理这个神经质,继续走自己的路。

    “呦——有个性,我喜欢。兄台——”公子哥锲而不舍的跟了上来。

    常玄终于知道了月光宝盒中孙悟空的痛苦,这家伙就像只苍蝇,嗡嗡嗡在你耳边说个不停。

    常玄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撸起袖管就朝公子哥冲了过去。

    “兄台,兄台,我兄你妹啊!”

    一阵噼里啪啦拳脚打击乐响起,夹杂着公子哥的痛呼。

    “呦——别打脸!”

    打完收功,常玄终于神清气爽了。

    这公子哥也有修为在身,被揍得狼狈,也没受多大伤,颤颤巍巍的爬起来,望着常玄远去的背影,咬牙道:“真狠,都说别打脸,还专往脸上招呼!”

    常玄随意找了家客栈休息,谁知他前脚刚进门,那公子哥后脚就跟了进来。

    常玄懒得理这奇葩,拿着门牌就去找自己的房间。

    公子哥揉着鼻青脸肿的脸颊,含糊说道:“给我开一间刚才那人旁边的。”

    客栈掌柜看了看桌面上的金币,二话没说就递上了门牌。

    公子哥心满意足的上楼,在房间内对着镜子照了照,郁闷的摇了摇头。

    他不是受虐狂,本想试试那家伙深浅,谁知道被揍得真是惨不忍睹。

    他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些白色的药粉,在脸上抹了抹,那些青紫的淤伤以肉眼可见速度消退了。

    他对着再次照了照,这才推开房门走到旁边敲了敲。

    常玄开门看见公子哥很是无语,恼火问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公子哥咧嘴笑道:“自然是化干戈为玉帛,先容小弟解释一下为什么怀疑你,首先去喝花酒哪有不点姑娘的,其次你坐的位置是我以前常坐,点的那桌酒菜正符合我的口味。”

    “不用解释,我原谅你了,还有其他事吗?”常玄头疼道。

    公子哥却没有走的意思,眯着桃花眸继续说道:“别这么生分嘛!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至于跟着你的原因更简单了,你看我真诚的眼神,我欣赏你!”

    常玄真心佩服这厮,被自己胖揍一顿还能说出我欣赏你这样的话。

    他没从那桃花眸中看到真诚,倒看出了妩媚。

    他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古怪的看着这个不像男人的男人,想起了一个词叫基佬。

    他再次威胁道:“你离我远点,否则我会忍不住再揍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