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飞剑
    在汪铭气急败坏的怒喝下,那几名汪家护卫凶光毕露。

    几人狞笑着朝常玄围了过来。

    他们在麓山城横行无忌惯了,不敢打残墨府的墨子夜,眼前这个只是依仗法宝防御的青年,他们可没有那么多顾忌。

    有主子撑腰的狗,总是特别的厉害。

    “看来是我太过仁慈了。”

    常玄摸了摸鼻子,略微自嘲的说道。

    受另一世界规矩的影响,他还没能彻底适应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

    本是展露一下实力,让对方知难而退,殊不知对方变本加厉,此时这些护卫有的竟动了杀意。

    阳光映照在他的眉眼间,他的神情从容而平静。

    没有愤怒或恐惧的情绪,让这份平静显得异常的冷漠和冷酷。

    他没出手是因为上天有好生之德,可如果有人不知死活,他不介意给这些人留下点血的教训。

    汪家护卫如猛虎般扑了上来,眼睛里带着残忍的血腥。

    一个人无法打破的法宝的护罩,集数人之力应该可以做到,只要打破法宝的护罩,这个年纪不大青年的下场可想而知。

    各式攻击如狂风暴雨般挥洒而去,一时间光华耀眼,恨不得将场中的青年一起撕成碎片。

    在呼啸而来的劲风和各色光芒中,常玄身形飘逸而起,在虚空中单手掐出一道法印。

    周围的空气猛然一滞,就连天上飘动的云朵似乎都瞬间定格。

    光华敛没,风雨骤停!

    所有的攻击在虚空中诡异消失。

    看到这幅画面,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极其古怪,震撼异常。

    场间一片死寂。

    不等众护卫消化心中的疑惑,比先前更耀眼的光芒猛然间亮起。

    一道狂暴炽烈的气息穿过他们的身体。

    然后他们感受到了痛苦。

    这痛苦也只是极短的一瞬。

    身体变得僵硬,意识变得模糊,睁大的瞳孔望着不远处的青年还带着讶然不解的神色。

    汪铭身边的昌哥神情骤变,匆忙在汪铭身前布下一道灵力结界,这才消弭掉残余的力量。

    几名护卫还保持着攻击的姿势,可是他们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生气。

    在所有人眼前,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几人已经死了,身上没有任何血迹。

    这是境界上的碾压,几个护卫只是练气境,在一瞬间就被磅礴的力量震断了心脉。

    “这……这……他们死了?昌哥,护我!”

    汪铭已经震惊的结巴起来,感觉好似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这次好似招惹到了不得了的人物,急忙向昌哥求救。

    昌哥身形一动,如清风般飘入场中。

    他望着常玄微微皱眉,沉声道:“离剑宗,昌哲。阁下是不是太心狠手辣了一些?”

    昌哲的话一出口,便引发了围观散修的一阵骚动。

    离剑宗可是麓山城周围的第一大派,乃是七品宗门。

    在无极界,七品宗门下会依附了不少八品、九品宗门。

    离剑宗不但势大,而且实力也很强。

    最近轰动麓山城的一件事就是,离剑宗出了个天才弟子单春风,位列人榜八十七位。

    人榜是无极界各大宗门对有潜力的年轻弟子设立的榜单,只要年龄不超过三十岁,境界在分魂境以下的修士皆可入榜。

    单春风虽然排名靠后,可这乃是整个无极界精英弟子的排名,不但他扬名无极界,也让离剑宗出了把风头。

    只可惜,昌哲的自报叫门完全是对牛弹琴。

    常玄神情不为所动,悠闲的说道:“没听说过,他们想杀我,难不成我应该站着给他们杀?”

    这个没听说过,并不单指昌哲这个人,他完全不知道离剑宗算哪根葱。

    昌哲呼吸一滞,被呛的说不出话来。

    他压下心头的怒火,冷笑道:“好狂妄的小子,不知哪个山脚的小门小派也敢无视我离剑宗,坐井观天自傲自大,今天少不得给你点教训,让你知道我们离剑宗的厉害!”

    昌哲骤然出手,身法如电,在场中幻化出六七道残影。

    身形移动中指尖灵力闪动,十数根灵力凝聚成尖刺状带着破空之声从不同方位朝常玄攻去。

    灵力外放,这人起码是筑元境的修为,可论其武技的声势,却不如神火门那名红发老者,也就是说还在金丹境之下。

    常玄心下已有判断,连慧眼都懒得动用,轻巧的避开昌哲这一击。

    瞧见两人打了起来,墨子夜脸色苍白。

    即便没有外出游历两年,他也知道离剑宗的强大,不由暗暗为常玄担心,脸色罕见的没有了玩世不恭的轻佻,凝重到了极点。

    汪铭暗自高兴,有昌哲出手,拿下眼前这青年还不是很容易,完全可以把先前丢的脸面捡回来。

    昌哲一击不中,倒没有丝毫意外,身形追着常玄的身影电射而去,速度竟是奇快。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常玄乃是筑元境的修士,而他可是离剑宗的精英弟子,虽说不像单春风那么变态,可实力也有筑元境初期巅峰实力,放在麓山城也是大高手一枚。

    出身强大的宗门,又同为筑元境,他完全没必要畏惧眼前这小子。

    昌哲不断的攻击,压缩着常玄的活动范围。

    常玄察觉到对方对方的意图,轻轻一笑,这是想要逼自己正面对决。

    两人的身形在场中快速的转换,昌哲终于抓住机会,用灵力尖刺封住常玄的退路,施展出杀招,手掌紧握,一拳狠狠的轰了过去。

    常玄身处逆境,面上依然沉静如水。

    想要硬碰硬?

    那就来吧!

    他一直游斗,只是想看看宗门弟子的实力,仅此而已。

    常玄拳头上的灵力也是狂涌而出,气势上丝毫不逊色昌哲。

    看到两人即将正面碰撞,围观的散修不由一阵哗然。

    两人明显相差一个小境界,游斗或许还有胜机,选择硬碰硬,无疑只有落败一途。

    昌哲暗笑,这是他缜密谋略后的结果,眼前的青年没有选择,只能跟他硬碰硬,否则就会伤在他灵力尖刺之下。

    常玄头脑发热,真的没有选择吗?

    他只是玩腻了而已。

    教主道袍又不是摆设,区区的灵力尖刺能不能破了防御还是两说。

    双方的拳头在空中悍然的相遇,灵力的碰撞吹起了一阵风浪。

    昌哲的神情陡然一变,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他从对方的拳头中感受到了一股凶猛无比、极其霸道的力量,身躯不由自主的被反震出去。

    在场的散修望着诡异倒飞的昌哲,满脸的惊诧,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一幕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怎么可能?你的灵力怎么会比我的还要浑厚!”

    空中的昌哲惊恐大叫,被轰下来后直接砸塌了好几间民房。

    散修们听到昌哲的惨叫,倒抽一口冷气,确认了先前的事实,境界要高的昌哲竟在硬碰硬中落了下风。

    难不成用了什么厉害的武技?

    一道道目光震惊的望向空中青年,场中一时间寂静无比,唯有漫天烟尘飞扬。

    昌哲吃了亏,可以说是很大一个亏,他低估了对手的实力。

    境界并不是实力的全部,对方没有用武技,所以他觉得很憋屈。

    自己的法力明明不弱于对方,却在硬拼中落了下风,这事真的很憋屈。

    此时的狼狈很憋屈,他已经很久没尝过被无名小卒击败的滋味。

    哪怕是在汪家做供奉,他也是高高在上的。

    此时他却在下方,从残破的瓦砾中,从漫天尘土中,狼狈的走出来,很憋屈。

    “我要杀了你!”

    昌哲走出来后神情狰狞的说了这样的话。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道青色的剑光飞出。

    有剑鸣声在场间响起。

    嗡!嗡!嗡!

    青光最终停在了昌哲的身侧。

    众人这才看清,这是一柄短剑,长短大约比普通的三尺长剑要短上一半。

    剑身轻薄,却没有人怀疑它的锋利和威力,因为这是法器。

    雪亮的剑刃在吞吐着剑芒,随着昌哲的法诀在空中划出几道绚丽的弧光,绕着他轻声的嘶鸣。

    这是真正的御剑之术,剑势灵动诡异至极。

    这是真的要拼命了,连法器都动用了!

    周围的人望着盘旋飞行的飞剑,再次被震撼。

    看得出来这飞剑是一柄上品的法器,在普通人眼中已经是难得的法宝。

    常玄只是眉头微挑,望着空中的剑影面不改色,淡然的回道:“我接受,可你一定会先死在我的手里。”

    上品法器在他眼里真不算什么,要论法宝他有上品灵器擎天剑,还有圣器日月珠,哪一个拿出来不比法器飞剑强。

    区区萤火也想与皓月争光?真是活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