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我有一剑斩天雷
    在场的众人无不被场间透露出来的肃杀气息所感染,压抑而紧张的望着场中的局势。

    昌哲的飞剑终于不再萦绕盘旋,化作凌然的剑光,剑气冲天而起,激射向空中的常玄。

    一时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看虚空中青年如何接下这一剑。

    飞剑化为一抹流光,犹如一条择人而噬的青蛇,转瞬间已经出现在常玄的身前。

    昌哲的眼睛里一片漠然。

    在他产生杀意之后,他就将眼前青年当做一个死人。

    常玄身形滞立半空岿然不动,飞剑行迹虽然灵动诡异,在眼中却依然能捕捉到那抹流光。

    这一剑精气神以至圆满,可惜剑意不足。

    眼见剑锋所至,常玄竟伸手朝飞剑握去。

    周围的空间为之一凝,飞剑的速度明显变慢,最后竟是停在常玄手掌前三寸,不得寸进。

    他望着眼前的飞剑,感受着空中灵力波动很快搞清了这位离剑宗弟子的御剑术。

    御剑术是以天地灵力为线,达到控制飞剑的目的。

    相比需要庞大灵力和神识驱动的法宝来说,御剑术反而要更简单一些。

    昌哲眼见飞剑受困,脸上露出一抹讶然。

    他手捏剑诀,飞剑开始在虚空弹跳不已,想要挣脱无形的束缚。

    然而任飞剑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昌哲脸上终于变色,冷哼一声:“你以为压制住我的飞剑便无事了吗?真是太天真了!”

    常玄洒然一笑,他当然不会认为一个大宗门弟子只有这点手段。

    但他根本无畏无惧,要说你有啥本事赶紧使出来,感觉有点太嘲讽了,他才不发一语。

    昌哲拼命的调动丹田的灵力,透过那条无形的灵力丝线注入到飞剑之上。

    飞剑上猛然青光大盛,天边不知何时汇聚来滚滚乌云。

    隐隐有雷声阵阵从乌云中传出。

    众人这时才发现天生异象,不由瞠目结舌。

    这绝对是威力强大的神通,这时要毁了麓山城吗?

    修士被称为常人眼中的陆地神仙,正是因为具备这种移山填海、撼天震地的神通。

    众人大骇,纷纷飞身而遁,离得更远一些。

    昌哲却不管这些,眼睛里泛起狂热的神色,继续手捏剑诀,嘴中爆喝一声:“雷落!”

    这是离剑宗精英弟子才能习得的御剑引雷法诀,他已有小成之境,足以引下九天神雷。

    转瞬间狂风大作,雷声亦更加清晰可闻,乌云中有电光闪动。

    一声炸雷响起。

    一道刺目的光芒从九天落下。

    这道闪电虽说是由法诀引发,威力亦是不能小觑。

    面对煌煌天威,常玄也不敢大意,道袍无风鼓起。

    剑声嗡鸣而起,却不是昌哲的飞剑发出。

    狂风激荡中,擎天剑出!

    上品灵器的宝光让观战众人眼前一热。

    常玄傲然立在虚空,手握擎天剑,抬头望向天雷,胸腹中升起一股浩然之气。

    “我有一剑斩天雷!”

    常玄朝前踏出一步,周围剑意森然。

    狂风都被剑意斩碎,在他周边竟成了无风地带,他抬手挥剑便朝天斩去。

    惊人的剑气破空而起!

    这一剑,剑气如银河倾泄,自下而上,迎向滚滚天雷!

    先前昌哲飞剑徒有剑势却剑意匮乏,此刻见到如此磅礴的剑意,观战的众人都不禁悄然的张大了嘴巴。

    剑气如匹练,在耀眼的白光中,天雷声消,乌云退散。

    这是何等境界的剑意?

    竟真的把天雷给斩了?

    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事情!

    众人呆若木鸡,只觉得眼前这一幕不太现实。

    昌哲的脸色一僵,满以为虚空的青年肯定要在天雷下灰飞烟灭,结果人轻描淡写,一剑就斩了天雷。

    即便是宗门内长老都做不到这种事情,恐惧、害怕骤然袭上心头。

    常玄一剑斩了天雷,顺势一剑又斩向了飞剑。

    “铛!”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法器飞剑瞬间变得黯淡无光,犹如被打中了七寸的毒蛇,软软的从虚空中跌落尘埃。

    昌哲脸色瞬间苍白,身躯颤抖着,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飞剑跟他之间有灵力所连,这一下竟是被剑意所伤,受了重创。

    他望着从虚空走来的常玄,满脸惊慌失措,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我要死了吗?

    场间变得异常的安静。

    众人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常玄却是已经走到了昌哲的身边,望着狼狈的昌哲,嘴角扯出一个冰冷的笑容。

    “我说过,你会先死在我的手里。”

    昌哲痛苦捂着胸口,此时知道眼前青年的可怕,心中再恼火也抵不过将死的恐惧。

    “我是离剑宗的弟子,你要是敢杀我,我师门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常玄对于这种威胁嗤之以鼻,轻飘飘的一剑就刺了过去。

    管他什么离剑宗,五天时间一到,他就回宗门了,到时候自己就是无敌的存在。

    昌哲睁大眼睛神魂皆冒,这青年竟毫不犹豫下了杀手。

    嗖!嗖!嗖!

    几道人影急速的掠来,眼见长剑就要刺穿昌哲的胸膛,一人御剑险之又险的救下了昌哲。

    “什么人,敢在麓山城行凶!”

    常玄微皱眉头,冷冷的望着飞来的数人。

    这几人是从城主府方向飞来的,领头的乃是城主府的副城主段鑫。

    段鑫感受到天地异象,知道城内有修士交战,匆忙放下手中的事领着人赶了过来。

    昌哲他是认识的,知道是汪府的供奉,筑元境初期的修士,远处手持灵器青年他却不认得。

    而看到的画面更是令他震惊无比,他知道昌哲是离剑宗精英弟子,眼下看起来,他竟败给了对面的青年。

    这青年究竟是什么人?

    常玄被人拦下后一言不发,只是望着眼前中年男子依旧战意盎然。

    有圣器日月珠,即便是来了金丹境的强者他也敢一战。

    若对方有意偏袒,他不介意大战一场。

    段鑫这个副城主心下却有些发苦了,常玄不说话,只是摆出迎战的姿态,不知道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小心的戒备着,毕竟先前的出手已经让双方处于了对立面。

    墨子夜和汪铭看到段鑫出现后却是齐齐松了口气,两人都不希望发生生死冲突。

    墨子夜担心常玄杀了昌哲会引来离剑宗的报复。

    汪铭担心昌哲死了,下一个会轮到自己。

    看到副城主段鑫,两人算是看到了救星,却不知道段鑫此刻头疼、紧张的要死。

    他看不透这青年的实力,能够重创昌哲怎么说都是个高手,他也只有筑元境的修为,能不能压住人家?心里没底怎么办?

    这哥们太霸气了!

    墨子夜心中感叹,一脸崇拜的望着跟城主府几人对峙的常玄。

    常玄展现的越强大,他自然是越高兴。

    表面上他对家族的事物漠不关心,但心底也有替老父分忧的想法。

    只是情况有些复杂,如今墨家面临内忧外患的局面,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突破口才行。

    这时候,墨子夜突然大叫,缓解了场中的尴尬。

    “段副城主,救命啊,我是墨家墨子夜,汪铭这王八蛋要杀我,你们来得真是太及时了,快把他抓起来!”

    不得不说墨子夜那惊慌失措的神情和颤抖的声音很有说服力,都快赶上影帝的演技了。

    常玄头很想装作不认识墨子夜。

    “放屁!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汪铭浑身肥肉抖动,这小子出去游历两年,回来怎么比原先还要贱了。

    墨家!汪家!

    段鑫一愣,本来就头疼的脑袋更加疼了,怎么又把两大家族牵扯进来了?

    墨子夜和汪铭都是两大家族的直系子孙,他们哪一个的分量在麓山城都不轻!

    而且这局面看起来分明是墨家占了上风,墨子夜却在喊救命,段鑫有些看不懂了。

    “先前我在齐天楼就遭到暗杀,现在我怀疑幕后的指使者就是汪胖子,请段副城主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

    墨子夜又是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汪铭不害怕,却感觉相当恶心。

    他怒气冲冲大叫道:“你……你撒谎,我也是才知道你回来,怎么可能提前安排暗杀!你这是诬陷,段副城主请替我主持公道,还我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