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你就收我为徒吧!
    常玄看了墨子夜一眼。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可不想随身带着一个惹事精,若是墨子夜是女人,长的这么貌美如花或许可以考虑考虑。

    他没搭理墨子夜,继续抬步朝前走去。

    墨子夜以为常玄没有听到,快步走到他身边,神色严肃的说道:“常师兄,我要拜你为师,随你修行!”

    常玄不得已停下脚步,不解问道:“为什么?”

    他知道墨子夜已经断了修行的念头,只想当个逍遥快活的纨绔子弟。

    现在这是又要闹哪样?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系统根本就没给他提示,墨子夜有啥突出的天赋。

    潜意识里,常玄还是将系统的提示当成标准。

    系统会给出提示,同时也有个要求,不能由他先开口收徒,必须得弟子自愿才可以。

    墨子夜想了想说道:“师兄,我突然间又有所顿悟。你是真正的逍遥,而我是假逍遥。打铁还需自身硬,没有实力只能处处被人屈辱。在麓山城我都做不到真正的逍遥,更遑论广袤无垠的无极界。”

    常玄深以为然的点头,直白的说道:“我不能收你为徒。”

    墨子夜有些受伤的问:“为什么?”

    常玄沉默,有些头疼。

    因为你小子太呱嘈!

    因为你小子资质太差!

    还是因为你小子长的太美?

    系统倒是没有限制不能收普通人为徒,可墨子夜这人能收吗?

    常玄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们通天教真的只是一个小宗门。目前呢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徒弟。我修为不高,也没有教徒弟的经验,我觉得你拜师的话,不如找个大一点的宗门。”

    这话说得很婉转了,意思表达的很明确。

    这里不适合你。

    墨子夜狐疑的看了常玄两眼:“可是我觉得你很厉害!”

    常玄无奈的举手解释道:“你看到只是表面,比我厉害的大有人在。嗯,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常玄抬脚欲走,却发现自己迈不动脚步。

    “师兄,你就收我为徒吧。”

    墨子夜竟是一屁股当街坐了下去,紧紧抱住了常玄的大腿。

    他抬头,那双桃花眸满是幽怨的看着常玄,楚楚可怜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若是一个女孩子这么说,这么做或许会让人觉得楚楚可怜,可墨子夜一个大男人,当街抱着另一个男人大腿,这情形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常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哪怕大战昌哲和段鑫都没动容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连声音都有些颤抖道:“你快放手,你这样子像什么话。”

    “不放。”

    墨子夜为了拜师显然不准备要脸了,用出了很无赖的招式。

    “你先放手。”

    常玄已经感应到周围各种惊诧、异样的目光。

    “师兄,你答应收我为徒,我就放。”

    墨子夜坚持,一副深怕自己松手,常玄就会跑掉一样的神情。

    常玄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强忍着一脚踹死这家伙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

    他颇为无奈的说道:“好吧,你松手,起来再说。”

    墨子夜这次二话没说,从地上爬了起来,笑嘻嘻的喊道:“师傅。”

    常玄没好气的说道:“你先别喊师傅,首先你还没正式拜入师门。然后你年纪也比我大些,被你叫师傅,感觉太别扭了。若你能通过考验,加入宗门咱们还是以师兄弟相称吧。”

    “还有考验?”墨子夜惊讶问道。

    常玄点了点头。

    这也算是一条缓兵之计。

    墨子夜心性跳脱,行事……你永远猜不到他下一刻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跟他相处除了呱嘈一些,欢乐倒是挺多。

    嗯,恐吓也是不少。

    墨子夜明白常玄能够松口已经很不容易,也不敢逼得太紧,试探问道:“师兄,能不能透漏下,具体要考哪些东西?”

    “你要是再多嘴,就没有所谓的考验了。”常玄沉脸说道。

    墨子夜脸色大变,急忙捂上嘴巴,哪里还敢说话,默默的跟在常玄的身后。

    常玄走在车水马龙的麓山城,这座城依旧热闹得无以复加。

    他松口答应墨子夜并不仅仅是因为这家伙不要脸皮上杆子拜师。

    因为他话里提到了无极界,这是志向。

    一个人眼界决定格局,而格局将影响未来。

    这时候,一辆马车朝两人驶了过来,在两人身边停下,在车辕上有着明显的城主府的徽记。

    墨子夜看见这辆马车的时候极为的震惊,在常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

    来得只有两人,副城主段鑫都当了马夫,那车内来人的身份已经昭然欲揭。

    车帘掀开,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走下车。

    四五十岁的年纪,国字脸,不怒自威。

    他看了眼墨子夜微微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向了常玄。

    “赵城主。”

    常玄行礼致意。

    墨子夜刚才说的正是这位身份,赵辉。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毁我一栗,我夺人三斗。

    这是常玄的行为准则。

    一城之主亲临,常玄还是保持了该有的礼数。

    “看到道友才知道段副城主所言非虚,道友竟然这么年轻。”

    赵辉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异色,望着眼前这个平静从容的青年。

    段鑫站在一旁倒是有些不安,他可是在常玄手下吃过亏,更知道常玄手里有足以毁掉麓山城的圣器,神情带着几分紧张。

    他飞往城主府时倒是留下了一人继续关注场中形势。甚至派了一人前往汪府报信。

    段鑫得知汪铭俯首买命,常玄没有对两人痛下杀手,这才松了口气。

    赵辉得知有个年轻的高手,身怀圣器也很惊诧,更为好奇,才有了两人驾车前来这一出。

    常玄笑道:“实力的高低从来都跟年纪无关。有句话叫少年可期,可不是少年可欺。赵城主这是来兴师问罪的吗?”常玄这句话问得有几分大胆,好似完全不将这位一城之主看在眼里。

    场间瞬间充满了火药味,段鑫和墨子夜都不由紧张起来。

    赵辉微微蹙眉,随后一笑。

    “有道理。我可没有兴师问罪的想法。只是来看看能让汪家低头,段副城主吃亏的少年长得什么模样。”

    “真的只是为了来见一面?”

    常玄挑眉,这个赵城主的态度耐人寻味。

    墨子夜先前说这位赵城主背后有大靠山,让他小心应对,常玄却懒得跟这位城主打机锋,直接问了出来。

    赵辉笑了笑:“看一眼是真,来问问道友何日离开麓山城也是真。若是时间允许的话,可去城主府盘横几日,让本城主略尽地主之谊。”

    墨子夜有些发愣,只觉得这位常师兄牛掰的可以,赵辉这是在抛出善意和橄榄枝。

    他并不知道常玄身怀圣器才是赵辉屈身来请常玄的原因。

    常玄却是摇了摇头,平静的说道:“我明日便会离开,还有些琐事没能处理,只能辜负赵城主好意了。”

    算算时间,自己躲避灰羽苍翼追杀偶遇尸道人洞府用了两天时间,赶来麓山城用了一天时间,领略麓山城风光加上先前发生的事情又是一天时间过去了,还要有一天时间用来赶路,自己明早就得赶回茅草屋了。

    他可不想因为逾时未归,而被系统再次坑惨,系统说的后果他想想就觉得后怕。

    此时天色渐暮,这一晚倒是可以去城主府做客。

    只是常玄懒得应付杯觥交错的应酬,直接找了个理由婉拒。

    赵辉眼里的情绪有些复杂,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既然道友事物繁忙,那本城主就不强求了。下次再来麓山城,务必到城主府做客。”

    赵辉拱手告辞,坐进马车后,脸上浮现出怒色,冷哼一声。

    “不知好歹!”

    墨子夜望着马车渐行渐远,脸上的紧张这才缓和了不少。

    也不知道他是迫于这位城主的威严,还是因为他对人家闺女心怀不轨。

    “常师兄,你可得罪了这位赵城主。”

    墨子夜叹了口气,他修为不高,却也是个人精,看出这位赵城主离开时步伐快了很多。

    “那又如何?”

    常玄无所谓的笑了笑,望着远处的景色依旧惬意悠然。

    墨子夜心神一震,这话说的忒霸气。

    他不是一个傻子,心有七窍玲珑,原来地位尊崇的城主都不在常师兄眼中。

    他决定好好抱住这位师兄的大腿,这条腿看起来好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