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四十章 还有遗言吗
    常玄带着疑惑走出茅草屋,站在山头朝远处望去,这一看之后不由令他勃然大怒。

    五里的距离外,少女岳宁和墨子夜狼狈飞奔,不时慌张的朝后张望。

    两人身后有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紧随而至,陡然间从他手中射出一道白光,射向少女的后背。

    少女反应十分的迅速,在白光临身前的刹那轻巧的转向,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道白光。

    什么人,竟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追杀自己宝贝徒弟!

    常玄看到这一幕正是他勃然大怒的原因。

    普通人肯定是无法望见五里外景物的,可修士本就耳聪目明,加上有道观的加持,常玄轻而易举的就拥有了类似千里眼的能力。

    岳宁虽然只有筑元境中期修为,她天赋极高,修炼太玄经和追魂剑诀后,越阶战斗不成问题。

    如今她竟被人追得狼狈逃窜,说明这人起码是金丹境以上的修为。

    追杀岳宁两人的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家伙,头脸都蒙在黑袍的帽子里,显得十分的神秘。

    他露在外面的手掌却是枯廋如骨,手掌中握着一件黝黑的事物,外形像是圆环,威力极强。

    “桀桀,你逃不掉的,乖乖跟我回灵煞殿,韩长老若是相中你的话,或许还能留你一命。”

    这人声音嘶哑的怪笑,难听至极。

    他手上圆环一动,又是一道白光打出,朝岳宁疾射而去。

    岳宁感受到来自身后的强大气息,激活了防御法宝翠玉镯,一道光盾顿时挡在她的身后。

    咔嚓一阵脆响,光盾在攻击下化为碎片飞舞而去。

    岳宁身形一个踉跄,唇角溢出一道鲜血!

    她和墨子夜采药的途中碰到了这名灵煞殿的来人,这人来蛮荒山脉是调查紫面邪修的事情,据他所言紫面邪修乃是什么灵煞殿韩长老的得意弟子。

    紫面邪修最后留下的线索就是在追杀少女岳宁,发给韩长老的信息上言明少女是玄阴魔体,乃是成为炉鼎的绝佳人选。

    韩长老看到信息,紫面邪修又许久未归,也猜测到肯定是遭遇不测,当即派了比紫面邪修实力更高的弟子前来,为了弟子报仇是假,想把少女岳宁抓回去才是真。

    少女能一路逃到茅草屋,也是因为这人没有痛下杀手。

    这人打伤了岳宁,身影一个加速,拦住了两人去路。

    岳宁顿时脸色一变,眼见就要回到宗门了,却被对方拦了下来,只盼刚才的那番交手能被师父发现,却不知常玄早在他们踏入五里范围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了这边情况。

    少女脑中灵光一闪,得说两句话拖延时间。

    岳宁擦了把嘴唇的血迹,不屑的说道:“你那个同门早死在我师父手里了,你也就比我厉害一点,等我师父来了,看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这不是威胁,而是在说一个客观的事实,在少女眼中,自己的师父就是无敌的存在。

    黑袍男子缓步走了过来,并没有被少女的话激怒。

    放到整个无极界他不算很强,但也不属于弱者,而蛮荒山脉属于无极界偏远地带,他这样修为境界已经足够在这里耀武扬威了。

    以少女的年龄来看,能在他手下屡屡逃生,并拥有极高的战斗力,说明她天赋极高,若非是韩长老知晓这件事情点名要活抓少女回去,他都想占为己有了。

    墨子夜心里发苦,眼前的黑袍男子无疑很强大,他只恨自己修为不足,无法保护岳宁。

    他听着少女的话,当即明白了她是在拖延时间。

    墨子夜修为不高却足够光棍、无耻,与人对骂这种事情他很擅长。

    他看着这黑袍男子,一身痞气的说道:“你顶着个大蒜头就把自己当根葱了?我劝你若是不想灰飞烟灭,还是赶紧滚蛋的比较好!”

    黑袍男子闻言却是大笑,对方骂的越狠他似乎越开心,这说明对方黔驴技穷,他很享受看对手狗急跳墙、无计可施的模样。

    他望着两人,居高临下的说道:“师父?就这偏远之地能出什么高手?只怕他听到我灵煞殿的名头,反而会乖乖的把你交出来。”

    墨子夜大概是不想再看这家伙嚣张的模样,干脆用出了他的大招。

    他望了眼远处山头的茅草屋,气运丹田朝那边大喊道:“师兄,有人欺负你徒弟!”

    其实常玄见岳宁受伤时已经施展神通朝这边赶来,他一步百丈,墨子夜话音刚落,他已经出现在场间。

    一串虚化的身影由远极近,最后凝化为实质,骤然的出现在双方中间,将岳宁和墨子夜挡在了身后。

    “什么人?”

    常玄的骤然出现,令黑袍男子声音中透出了几分惊疑,他竟没察觉到眼前这个青年是如何出现的,这是怎样的身法!

    常玄面沉如水,冷哼道:“本尊通天教宗主常玄,不似你这宵小,藏头露尾不敢露出真容。”

    “师父!”

    岳宁叫了一声,被常玄挡在身后,她只能看到一个伟岸的背影,内心充满了安全感。

    “啊——师兄,你总算来了。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墨子夜也是松了一口气,被黑袍男子拦下的时候,他以为今天自己肯定凶多吉少。

    “放心,这里交给我了。”

    常玄看了墨子夜一眼,见他脸色苍白如纸,受得伤看起来比岳宁还要重得多。

    “藏头露尾?可笑!小子,听好了,我乃是灵煞殿彭海。”

    黑袍男子缓缓解下了帽子,露出一张极为普通的脸庞。

    这是一名中年男子,除了那双手如枯爪外,没有其他特殊的地方,那张脸也普通到让人记不住他的模样。

    他看了眼远处那三间破落的茅草屋,眼睛里充满了讥讽之意。

    “通天教?只有三个人的小宗门?算了,我也不与你废话,既然你是这个女娃的师父,识趣的话,就乖乖把她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毁了你这道观,再送你们两人上路!”

    “这正是我想对阁下说的话,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常玄语气平静的问,而他望着黑袍男子的目光则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黑袍男子被常玄的态度激怒了,那张平凡无奇的脸渐渐的狰狞。

    这跟他想想的有些大不一样。

    只要自己亮出宗门和身份,这些人不是应该感到绝望和恐惧吗?

    灵煞殿凶名远播,少有修士或宗门敢招惹灵煞殿,即便碰到同样为五品宗门的弟子,那些修士也唯恐避之不及,因为他们报复的手段极为的残忍、血腥。

    “我看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好,大不了杀了你们后再把这女娃擒下。”

    黑袍男子震怒的说,心中想着该用哪一种残忍的方式,让对方痛苦的死去。

    他愤怒的爆喝一声,浑身灵气激荡,黑气向四周散发,竟笼罩了方圆几十丈的范围。

    黑袍男子本就穿着一声黑衣,此时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隐藏在这如墨的黑色雾气中。

    岳宁和墨子夜神色大变,看不见的敌人才最为的可怕,因为你不知道攻击会来自哪个方向。

    常玄却对这种隐匿身形的法术嗤之以鼻,在安全区的无敌范围内,别说这人只是用法术藏匿身形,就算他真的变成了一只苍蝇,也逃不过常玄的耳目。

    “给我滚出来!”

    常玄抬手打出一道剑诀,由灵力幻化的长剑朝着黑暗中激射而去。

    黑暗中猛地传出一声痛哼,随着痛哼溅出一道血水。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看破我的方位!”

    黑袍男子的声音中带着震惊与愤怒。

    他本以为隐藏在黑暗中常玄无法捕捉到他的行踪,结果大意之下,竟被对方一击所伤。

    这让他很不解,更多的却是震惊。

    刚才那一击常玄只是随手所发,结果却令他受了轻伤。

    就算他没有防备,也不应该如此,难不成这小子真是一个高手?

    黑袍男子知道对方肯定有什么手段看穿了自己的法术,无法再隐藏自己的踪迹,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他身上的那身黑袍变成了无数的布条,看着极为的狼狈,而在他右肩的位置,有一道被刺穿的伤口,伤口处还不停的淌着血。

    黑袍男子运功止住血,望着常玄的眼睛里流露出强烈的不安。

    常玄自然不会回答他这个愚蠢的问题,敢在他的安全区装逼的人,那就先打趴下再说。

    这人既然是来自灵煞殿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人,都已经结成仇家了,更没有放过他的必要,杀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

    黑袍男子见常玄不答,依旧不知死活的阴冷说道:“小子,别以为看破我的行踪,就吃定我了。看来不给你点厉害瞧瞧是不行了。”

    黑袍男子为掩饰心中的不安,只想尽快的结束这场战斗。

    他说完这句话,举起手中的圆环法器,随着他手上的结印,圆环升上了空中,一道极为恐怖的气息从天而降。

    这圆环乃是一件下等的灵器,名曰黑冥环。

    黑冥环通体黝黑,主要材料是深海黑冥石,经过邪宗手段祭炼之后,不但威力巨大还蕴含剧毒。黑冥环所经之处,草木尽枯,鸟兽俱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