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第二个徒弟人选
    听到灵儿的声音,常玄三人都来到院中。

    常玄通过感应知道来人不止灵儿一个,不由朝小萝莉身边望去,这一望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好一个绝代佳人!

    小萝莉身边站着一位比少女岳宁略成熟一些的女子,眉如远黛,发若流云,一袭白色纱裙,宛如天上仙女。

    她美则美矣,只是眉宇间带着三分冷傲,俏脸上也写满了生人勿近的疏离感,整个人的气质犹如傲雪寒梅,看起来十分的不好打交道。

    “呦——,这位是?”

    墨子夜嬉皮笑脸的问道,那双桃花眸不停在女子身上打转。

    岳宁看了这冷傲女子两眼,便走到灵儿身边,笑着说:“灵儿,好几天没见到你了。”

    “岳姐姐。”

    灵儿脆生生叫了一声,接着给三人介绍身边女子的身份。

    “这是灵儿的姐姐凌寒烟。姐姐,这是常哥哥、墨哥哥还有岳姐姐。”

    凌寒烟点了点头,眉头不易察觉的皱起,朱唇微启道:“寒烟见过几位,今日冒昧登门,乃是登门致歉,也要感谢几位前些日子收留灵儿。”

    她的声音有些清冷,正如她冷傲的气质。

    常玄没有说话,反而是直愣愣的望着这位绝代佳人。

    那眼神说不上色眯眯,也绝不是纯粹对美丽事物的欣赏,终究透着几分的古怪。

    如此作态明显很是失礼了。

    凌寒烟被一个青年直勾勾的盯着,冷傲的眉眼间不由透出了几分厌恶之色,虽没说什么,可心里终归是不舒坦。

    墨子夜和岳宁都察觉出常玄的异样,场面有些许的尴尬。

    “那个……寒烟姑娘进去坐,进去坐。”

    墨子夜干咳着说道,上前偷偷拽了把常玄。

    常玄回过神来,除了脸上还带着几分讶然之色外,已然恢复了宗主的风范和气度。

    “寒烟姑娘,请入内坐着说话。”

    凌寒烟看了眼这三间破败的茅草屋和宗门内仅有的几个人儿。

    她听灵儿说起蛮荒山脉中出现个宗门的时候也感到十分的吃惊,来感谢是真,好奇心驱使她来看看也是真。

    进入中间那间常玄所居的大殿,内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上方供着一座模糊不清的雕像,下面摆着供桌,供桌的香炉中香火袅袅。

    宾主落座,少女岳宁端上香茗。

    灵儿老老实实坐在冷傲女子旁边,没了往日的顽皮,乖得像只小猫。

    墨子夜和岳宁望着小萝莉努力摆出乖巧懂事的模样,两人使劲憋着笑,肩膀抖动不已。

    常玄都有些忍俊不禁,只是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又落到了冷傲的凌寒烟身上。

    因为就在刚刚,他的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的声音。

    “提醒道尊,发现上古皇脉,请尽快收入门下!”

    常玄内心怎能不激动,以至于凌寒烟说了什么都没怎么听清。

    上古皇脉、特殊体质!

    这可是系统提醒要收入宗门的徒弟。

    从收少女岳宁为徒后这都过了多久了,终于碰上第二个被系统认证的天骄了。

    虽说凌寒烟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接触,可事在人为,绝不能放过。

    只有完成系统的任务才有奖励、才有抽奖,才能去外面的世界。

    在听到系统提示的那一刻,常玄已经诞生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凌寒烟拜自己为师的念头。

    当然,这个拜师必须是徒弟主动、自愿的,不能威逼也不能利诱。

    常玄默默在无极界百科全书中又查看了下关于上古皇脉的介绍,看后不由眉头皱了起来。

    所谓上古皇脉属于二十四皇体之一,与普通的修士修炼方式略有不同,以修炼自身体术为主,灵力为辅。

    通过打熬自身筋骨、血气,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力量和神通,修炼至大成时一脚下去可碎山河。

    而体术通俗一点讲,就是将身体当成法宝祭炼。这一点倒是跟魔门的功法有些类似,但两者一为正,一为邪,不可相提并论。

    少女岳宁的玄阴魔体也是二十四皇体之一,在渡劫飞升之前特殊体质都属于二十四皇体中的一种。

    渡劫飞升之后先天体质就会晋级为无垢的仙体。

    拥有特殊先天体质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往往也拥有极强的天赋和悟性,比起普通修士修炼速度自然要快很多。

    而他们又是不幸的,每种特殊体质都存在不为人知的弊端。例如天残地缺;例如岳宁每次晋级都要忍受极端的痛苦,若是熬不过去唯有自毁一途。

    而上古皇脉的弊端却是让沉稳如常玄都面露震撼,皱眉久久不语。

    凌寒烟这时瞪了眼调皮捣蛋的灵儿,语音清冷的教训道:“姐姐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却为了一己私欲置他人于险地,还不跟人家道歉!”

    她说这事是灵儿让墨子夜和岳宁当诱饵的事情,做法的确有些出格,鬼丫头虽然成心却没有害人之意,事前还测试了一番墨子夜两人修为。

    灵儿站起身,耷拉下小脑袋,对两人躬身道:“灵儿错了,请求墨哥哥、岳姐姐原谅。”

    呦——这冷傲女子好厉害!

    她这一怒,连整个房间的温度好似都降下几分。

    墨子夜忍不住缩了缩身子,他对这种冷若冰霜的女子可不敢兴趣。急忙摆手道:“没事的,小孩子的玩闹而已,我们也没出什么事情,用不着道歉的。”

    岳宁也是认同点头,并没有责怪灵儿的意思。

    凌寒烟依旧冷着脸,颇为不认同的摇头,严肃道:“正因为她还小,才需要教给她正确的是非观。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这话说的没毛病,可是好像墨子夜和岳宁一起被训了。

    墨子夜和岳宁面面相觑,也有些知道灵儿为什么这么怕这个姐姐了。

    凌寒烟无疑是那种极为认真的人,并且眼睛里容不得一点沙子。

    “灵儿,你记住了没有?!”

    凌寒烟说话的声音很轻,却又一种让人无法法抗的味道。

    “记住了。”

    灵儿面对姐姐的询问,小脑袋如小鸡啄米般点头。

    “那好,姐姐便罚你每日来此打扫宗门一个月以示惩戒。”

    凌寒烟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是!”

    灵儿委屈巴巴的点头。小萝莉垂头丧气,可又一想每天能出来玩又偷偷开心起来。

    真是一个爱较真的人啊!

    常玄感叹,这种人大都有一种通病,那就是认真、执拗。

    虽然说有点摸清了凌寒烟的性格,但怎么能让她主动拜自己为师还需要动动脑筋。

    首先自己要做的自然就是怎么能让女子常来宗门,毕竟他无法外出,就算是装高人,两人也得有接触不是。

    常玄皱眉想了想,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他微眯起眼睛,黑色的瞳孔中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隐秘,坐在主位上淡淡的说道:“寒烟姑娘,你好像忘了问问我的意见。”

    凌寒烟有些诧异的望向这位年轻的宗主,隐隐的有些不悦。

    如何处置自己的妹妹为何要问你这外人的意见?

    而且让灵儿来打扫宗门也是对你有好处,你怎能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

    凌寒烟心有怒意,语气不由又冷了几分:“常宗主,您对我的处置有何不满?”

    常玄瞥了凌寒烟一眼,自然看出了她的不悦,心下不以为然。

    自己只是想收她做徒弟,又不是要找她当媳妇,自然无需看这女人的脸色。

    常玄收回目光,从容的说道:“本尊觉得你对灵儿的处罚重了些,而你自己也有管教不当的过失,是不是也应该一同受罚?”

    凌寒烟的胸前起伏不定,显然没料到这位年轻的宗主会对自己发难,可再一想这话又有几分道理,自己的确有过失。

    “那以常宗主的高见呢?”

    凌寒烟并没有逃避的打算,眼睛紧盯着常玄,要听听他会怎么说。

    墨子夜和岳宁瞪大了眼睛,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情况。

    在两人眼中,常玄虽然严厉一些,待人对事都极为的大度,这种小事常玄先前只是一笑置之,今日为何要为难这两姐妹?

    两人正想上前说情,却见常玄摆了摆手。

    常玄哪能让墨子夜和少女破坏自己的计划,自己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接近女子的由头可不能错过,能不能收女子为徒,可关系着他的身家性命。

    他慢腾斯礼的从容说道:“高见算不上,寒烟姑娘就跟令妹一样,每日来本尊的宗门打扫杂物即可。”

    常玄这话一出,墨子夜和岳宁就感觉有些太过分,换自己这时候只怕要发飙了吧。

    凌寒烟俏脸上确实有些挂不住,让自己来给他打扫宗门,这青年还真敢口出狂言,有些欺人太甚。

    她凌寒烟是何许人也,她可是身怀上古皇脉的天之骄女,乃是她们族内的骄傲,全族上下都对她抱着极大的期望。

    凌寒烟和灵儿其实出自上古遗族中的一脉,因为某些原因,她们隐居在蛮荒山脉中,因为她的特殊体质和绝世容颜,全族上下对她都极为尊重,可以说是众星捧月,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和委屈。

    凌寒烟气得娇躯直哆嗦,许久没有说话。

    常玄见到这冷傲美女吃瘪心里暗笑,他并不清楚凌寒烟的身份,就算知道也不会改变主意。

    他咳嗽两声,火上浇油的继续说道:“寒烟姑娘,你若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大可领着灵儿一起回去,免得别人说本尊强人所难。”

    凌寒烟在袖下的玉手都紧握起来,看起来随时都会领着灵儿转身而去。

    常玄心下也不由忐忑几分,不知道自己这激将的法子管不管用。

    他虽然看出凌寒烟性格中的弱点,可也没有十全的把握,若是就这样把凌寒烟气走了,再想收她为徒难度无疑就更大了。

    凌寒烟银牙紧咬,深呼吸了几口让自己平静下来,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很好,那依常宗主建议。今日就此别过,明日寒烟自会跟灵儿前来!”

    凌寒烟说完便领着灵儿离开了,她来这里本来是带妹妹来感谢的,可看到常玄这态度,在实在是有点待不下去了,坐上那位常宗主怎么看怎么可恶,本来她对常玄就没有好感,此刻更是觉得他面目可憎。

    她倒是忘了,她是来感谢人家的,却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换谁都没好脸色,毕竟这不是她所在的家族,把她众星捧月的捧着。

    当然,常玄对此却浑然不在意,未来的徒弟,有点小脾气也不错。

    虽说气走了凌寒烟,可接下来的一个月每日都能再见到她,目的已达到。

    不过,经此一激,常玄也知道自己在女子心中的形象,要想收她为徒只怕困难重重啊,看来只能从长计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