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云享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间茅草屋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教徒
    “呦——师兄,难不成你对寒烟姑娘别有用心?寒烟姑娘的确是个美人,比起齐天楼的花魁如烟姑娘也是毫不逊色。寒烟、如烟,名字都差不多哈。”

    墨子夜等凌寒烟走后,挤眉弄眼有些猥琐的笑问,一副看穿了常玄小心思的模样。

    对于凌寒烟竟然接受了常玄这个明显刁难的建议,他感觉有些匪夷所思,这女人难道是胸大无脑?

    常玄摆了摆手,淡然说道:“我可不像你想的那样,日后你自会知道。”

    岳宁听墨子夜这么一说,心中莫名的烦躁,美眸瞪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师叔一眼。

    “师叔,你若是无事的话,陪我练功可好?”

    墨子夜感受到少女目光中的凶意,没敢继续跟常玄开玩笑。

    “有事,有事。师叔我这就走了。”

    乖乖,看少女脸上不爽的表情,自己陪她练功,那还不被都成人肉沙包给收拾了。

    墨子夜尴尬的打了个哈哈,赶紧溜之大吉。

    常玄坐在那里沉思如何才能将凌寒烟收入门下。

    岳宁想着先前墨子夜的话,再看常玄这幅魂不守舍的神情,莫不是真被那冷傲美女勾了魂去?

    “师父?!”

    岳宁气呼呼的叫了一声。

    常玄听到声音疑惑的抬头:“宁儿,你还在呀,没去练功吗?”

    完了,师父眼中已经没有自己了。

    少女感觉好似听到心儿碎了的声音。

    “我……我这就去!”

    岳宁委屈的一跺脚,气呼呼的跑走了。

    常玄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哪里招惹她了?女人果然是种善变的生物。

    ……

    ……

    第二日,晨间。

    凌寒烟和灵儿如约来到了茅草屋。

    常玄站在房门处,望着两人认真的打扫着庭院。

    地面上积着很多落叶,昨夜下了场小雨,落叶沾了雨水根本不易打扫。

    “灵儿早呀,寒烟姑娘早。”

    常玄上前打招呼,揖手施礼。

    “大哥哥早。”

    灵儿应了声,看了眼姐姐,继续愁眉苦脸的打扫落叶。

    凌寒烟见到这个可恶的家伙,黛眉不易察觉的微皱,依然冷着一张俏脸,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常宗主,我们没有那么熟悉,请不要叫得那么亲昵。”

    凌寒烟没有转身就走,也没有不搭理常玄,却是小小的表达了一下自己此刻的不满。

    常玄尴尬一笑,摸了摸鼻子。

    心想昨日喊你寒烟姑娘你咋没说什么呢?

    自己果然被人家嫌弃、厌恶了,真是挺难搞的。

    “凌姑娘,若是打扫完落叶,后院有些灵药需要浇水了。”

    常玄也没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像是吩咐仆人般对凌寒烟下达了后续任务。

    凌寒烟再次被这青年一句话气到无语,冰霜般俏脸升起了几分气愤的粉意,胸前剧烈起伏着。

    这人也太狂妄了,当自己是什么?

    仆人?

    真是气煞她也!

    她可是上天的宠儿,天之骄女。

    不说她绝世的容颜,单以天赋和身怀上古皇脉来看,不管去无极界哪个宗门都会被当成上宾对待。

    有多少的年轻俊杰对她倾心?有多少长老、宗主想要收她为徒?

    可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呢,对自己美貌无动于衷也就算了,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仆人了!

    这打破了她的常识,颠覆了她的观念,让她争强好胜的心理不由迸发出来。

    绝对不能被这可恶的家伙小瞧了,自己也有自己的骄傲!

    一个只有三间茅草屋,三个人的宗门,竟敢如此轻视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凌寒烟内心中忿忿不平,有机会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乃是天之骄女,是凤凰,不是他可以随意驱使的仆人!

    常玄跺着脚回到自己的住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刺激的凌寒烟差点暴走。

    当然,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

    对付这样的女人你怎么讨好、献殷勤是没用的。

    只有展现出比她更强大的实力,磨平她的棱角,才能彻底的征服。

    常玄在地球位面的时候能混得风生水起,不仅仅是因为他过人的才华,还因为他懂得心理学,懂得人性的弱点。

    他从窗户望了眼外面打扫的凌寒烟,十分惬意的一笑,喃喃自语道:“徒儿啊徒儿,看你怎么能逃出为师的手掌心!”

    凌寒烟清扫完落叶,走向了后院。

    她还未走近就闻到了一股股浓郁的药香。

    本以为这小宗门能侥幸的寻到一两株灵药就算不错了,可闻起来好像种类有不少。

    凌寒烟带着疑惑推开了木栅栏,美眸朝院中一看不由得怔住了。

    这片灵草园种竟种植了几十株的灵药,这当中竟然还有很多珍稀的奇珍异果。

    这是……千金藤、龙葵花、冰箭草、龙参果……

    这些奇珍异果随风轻轻摇晃,宛如二八少女,摇曳多姿。

    灵药的药龄也从几十到上百年不等,这等于一座灵药的宝库,让凌寒烟心跳不已。

    凌寒烟又被刺激到了,这个小小的宗门怎么会有这么多好东西?

    好想把这些灵药都采进自己的须弥袋,凌寒烟不断的在内心告诫自己要克制,要克制。

    不就是一些灵药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凌寒烟拿着水洒浇灌着灵药,内心渐渐平和下来,也对这个不起眼的小宗门稍微重视了一点。

    她心中更多的还是不以为然,毕竟无极界是实力为尊的世界,一切都要以实力说话。

    凌寒烟拥有上古皇脉,而且一直以来族里都在不计资源的培养她,而她凭借自身的天赋和努力已经修炼到了筑元境后期,这等成绩即便是放到大宗门里也是超然的存在。

    她不觉得这个只有三间茅草屋的小宗门里会有比自己优秀的人,要想出气的最好办法当然是用实力打脸那个狂妄的年轻宗主。

    凌寒烟给灵药浇完水,走到前院正碰上常玄正在教导墨子夜和少女岳宁。

    她有心想要看一下三人的实力,站在一旁没有言语,而是默默的观察。

    凌寒烟一现身,其实常玄就已察觉,却没有朝她方向看上过一眼。

    “再将武技演练一遍!”

    常玄站在院中,神色淡然的望着墨子夜。

    在教学的时候,常玄浑身充满了凛然不可轻视的气质和威严。

    岳宁则很严肃的站在一旁认真的听着。

    墨子夜听到常玄的话,没有丝毫的迟疑,微微点头后打了一套普通的拳法。只见场中拳影重重、拳风呼啸。

    常玄挑眉道:“做得还不够好,你现在的身体比以前更加强悍,力量增长下,你要尽快适应这股新的力量,身体的敏捷和速度也会较快,你还能做得更快一点。嗯……现在还一点,注意发力,如何才能打出最强的力量。”

    墨子夜脸上一红,这师兄真是严格。

    他在修炼了通天护体神功后,肉身得到极大强化,力量也是暴增,他确实现在无法适应现在的新身体。

    “嗯,这样还不够,应该好好帮你锤炼一下!”

    常玄说着便走下场中,朝墨子夜招了招手:“来,放手攻过来!”

    “呦——师兄,那我可真不客气了!”

    墨子夜望了眼场外的美人,在美女面前他总是干劲十足。

    他如今境界为练气境五阶,而且修炼到五阶巅峰,这修炼速度放在以前他连想都不敢想的。

    他知道常玄厉害,却没有交过手,加上刚修炼通天护体神功就收获巨大,这自信心就有些膨胀。

    “千万别客气。”常玄意味深长的说。

    他对墨子夜的情况很清楚,别说在安全区内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单凭实力、境界就能压得这小子死死的。墨子夜进境虽快,可道基并不夯实。

    目前来看并没有什么问题,可若施展威力强大的道术,弊端就会显露出来。

    常玄最近忙于炼丹,可也没拉下修炼,而且炼丹也消耗灵力,若不是因为这一点他差不多也可以跨入筑元境后期的境界。

    墨子夜没敢大意,运起通天护体身体在体表结成一层薄薄的防御。

    他并没有进入筑元境做不到灵力外放,这纯粹是锻体功法带来的防御力。

    他出手也算警惕,试探性的对常玄攻出一拳。

    常玄身上忽明忽暗,隐隐有雷光闪动。

    墨子夜这一拳还未接近,就感到极大的压迫力,展开身形犹如一股狂风冲了过去,十成力量的一拳打在常玄身上。

    “轰!”

    常玄身形纹丝未动,墨子夜却仰面飞了出去。

    墨子夜双目中露出惊愕之色,胳膊上更是一阵发麻。

    他再次被常玄的疯狂震撼到了。

    墨子夜知道常玄有防御极强的金光护罩,可这次常玄并没有动用教主道破的能力。

    不还手接下自己全力一击,甚至把自己反震出去,师兄竟是如此强大!

    “继续!”

    常玄见墨子夜发呆,并没有多言。

    墨子夜也是想展现一下自己努力的成果,闻言一咬牙,对着常玄就是一阵猛攻。

    他不知道多少次的跌倒在地,爬起来后继续蹂身而上。

    渐渐的墨子夜身上的道袍变得破破烂烂,嘴角也露出几分血迹。

    凌寒烟如冰山上的雪莲默默的站在那里,冷漠的俏脸终于被打破,露出匪夷所思的神色。

    她能看出墨子夜修为不高,两人之间实力存在极大的差距。

    这个嘻嘻哈哈的公子哥却展现出了令她耸然动容的一幕。

    每一次被击倒后,他都会重新爬起来。

    他骨子里似乎有一种名为不屈的意志,让他哪怕口吐鲜血,也不肯退却、倒下。

    凌寒烟神识探出,结果一查之下更是令她吃惊不已。

    墨子夜的情况可以说相当的糟糕,浑身都是伤势,这种伤势不至于要命,但以他低微的实力来说,此刻还能站着简直就是奇迹。

    凌寒烟见墨子夜再一次倒下,爬起来后又要冲上去,不由身形一展,来到两人中间,美眸怒视着常玄,冷声道:“住手!你想杀了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