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bx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bxs/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透视神婿》正文 第704章 不自量力_透视神婿_玄幻小说_笔趣云享 笔趣阁
笔趣云享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透视神婿 > 《透视神婿》正文 第704章 不自量力

《透视神婿》正文 第704章 不自量力

 热门推荐:
    翌日,在医科大学附属的医院之中,这里聚集了所有中医系的学生,当然也有一些来看热闹的西医系学生前来。

    张教授和董教授两人淡淡的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好像不是在比试,就是在单纯考核吴小瑞一般,派头十足。

    “啧啧,正是不自量力啊,居然敢跟老张比针灸。”

    “就是啊,现在的小子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太过骄傲过头了,真可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几个老者在后面指着吴小瑞评头论足,言语中满是不屑的语气。

    秦国天脸色很是难看的坐在座位上面,他不知道这几个老头商量了什么事情,但是这比赛的性质好像是不一样了,他也无法掌控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教授也是站起了身子,他不屑的冷哼一声,眯着眼睛看着吴小瑞,怪腔怪调的说道:“小子,想跟我比赛针灸,你还早一百年呢,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要不是你不守信用,你以为我为什么今天来跟你比试针灸?”吴小瑞摇了摇头,毫不留情的讥讽了一句。

    “行了,小子,你们是在比嘴上的功夫吗,如果不是,乖乖的过去比针灸,在这里逞口舌之利,简直是浪费时间,老夫时间多么精贵,你知道吗?”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高声说道。

    吴小瑞却是转过头,一点也不畏惧的瞪了过去,缓缓说道:“我这小子哪里比的过你们,毕竟活了那么久,你们也就锻炼出了这副嘴皮子了。”

    “放肆,你是在说我们只有嘴皮子厉害吗?”又是一个老者站起来,满是愤怒的说道。

    吴小瑞却是瞬间拍拍手,眉毛一挑,说道:“我可没有说,这是你们自己说的。”

    秦国天脸上也不好看,他是系主任,现在毫无存在感的样子,他大手一挥,冷声喝道:“够了,你们是来比试,还是来吵架的?”

    吴小瑞也没有说话了,秦国天的面子他还是给的,虽然一开始闹的不愉快,但是后来这秦国天还是一直都在帮助他。

    “我们中医系有两个针灸铜人,怎么用,你们应该知道了吧。”秦国天想要继续说,却是见到吴小瑞举起了手。

    “那个针灸铜人我不会使用,我觉得这种理论上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现场有没有志愿者,我们可以现场来诊疗针灸。”吴小瑞摸了摸鼻子,略带尴尬的说道。

    可是这话之后,却是让众人都笑了起来,特别是那些老头子,更是一个个闭起了眼睛,一副不想去看吴小瑞的样子。

    “针灸铜人都不知道,我直接怀疑你会不会针灸?”

    “你这话就错了,我看这小子估计连穴位都记不住,经脉更是找不到,更不用说是懂中医针灸了。”几个老头子顿时就嘲讽了吴小瑞一句。

    吴小瑞却是一点也没有不自然的感觉,他轻轻一笑,清了清嗓子,这才朗声说道:“你们是不是傻了,以后你治病也是对着一个毫无知觉的铜人吗?”

    几个老者顿时语塞,只是张教授却是站出来,一副大度的样子说道:“行了,不就是治病吗,有什么不可以的,找两个志愿者来就行了。”

    “我刚好也有准备,我有两个学生,心脏都有些许的问题,情况虽然不相同,但是大致上也差不多,就用针灸医治这两人可否?”秦国天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吴小瑞,之前在办公室里面,吴小瑞明明就是用针灸对铜人出手引得他的重视,现在怎么可能不懂针灸铜人呢,这倒是有些奇怪。

    秦国天对着一个学生点了点头,随即又是转过头对着别人交代了一番。

    不多时,吴小瑞面前便是有着两个脸色苍白的学生,两个男生都是一副瘦弱的样子,看上去好像是营养不良一般。

    吴小瑞眼中紫炎跳动,两个学生身上的经脉和穴位便是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他也是点点头,大概明白了什么。

    两个学生心脉上面的穴位都有些一些堵塞郁结,现在可能因为年轻,只是影响他们不能正常像是普通学生一般跑跳运动,但是到了年纪大一些,各种心血管疾病就会随之而来,现在倒是不算是很严重。

    这样的病因说棘手也棘手,但是对于吴小瑞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这种病因比较常见一些,西医有着一套完整的治疗方案,中医这边倒是的确没有太好的治病之方,很多中医都对这病因束手无策。

    张教授的脸上也是有些难色,他没有去看这些人的病因,但是听说是心脏问题,他就觉得有些难办了。

    “秦国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张教授狠狠地说道。

    “你就是想找两个难以救治的学生,两人针灸没有太大效果的话,那就可以算是平手,你也不用难做人了,这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这些老者显然是站在张教授那边的,纷纷帮着张教授说道。

    秦国天指着张教授和他身边那几个老人,张了张嘴巴,却是说不出一个字,只是他的手在颤抖,显然是被气到了。

    他转过头,捂着脑袋,有些很是抓狂的样子,挠了挠脑袋,他又是回过头,大声说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们真是过分了。”

    “我还是那句话送给你们,你们治不好,不代表别人治不好。”吴小瑞却是隐约有种感觉,秦国天这个主任,好像是有点没有威严啊。

    两个学生中,有一个学生脸上满是不耐烦的样子,见到他们吵起来,他也是高声说道:“西医都有完整的治疗方案,你们中医系只能在这里说什么治不好,我看你们中医系关门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一个学生,怎么敢在我们这些教授面前说这样的话,你是哪个系的学生,报上名来,我去找你的老师说教说教。”张教授指着那个男生,气冲冲的说道。

    “我说的是事实,你们中医就是治不好我们的病,我告诉你,瑞秋教授已经给了我系统的治疗方案,你们。”那个男生顿了顿,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摇晃了一下,“你们不行。”